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五百四十二章、不像兄弟!

            逆鳞 第五百四十二章、不像兄弟!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百四十二章、不像兄弟!

                李牧羊有两个父亲,两个母亲。【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他的父亲李岩母亲罗琦昏睡不醒,他的父亲陆清明母亲公孙瑜也昏睡不醒。

                李岩和罗琦是因为身体过度疲惫精神过度绷紧导致的病体衰弱,紫阳真人为他们治疗过后索性又给喂了两颗滋补丹药,让他们好好睡上几天恢复一下身体精力,不然刚醒过来得知自己的儿子变成一头龙--------怕是又要晕倒过去。

                何必浪费这功夫?等到他们的身体养好了,大概抵御刺激能力就比较强一些吧?

                陆清明是因为带着李牧羊一路逃离而本身遭受重伤,后来为了救下李牧羊又用自己的身体去承受了宋孤独的一根幽冥钉。就连龙族那巨大的体魄都难以承受的幽冥寒气,到了人的身体里面更是将那痛感给加大加深无数倍--------

                所以,每到午夜子时幽冥之气开始狂#泄而出的时候,他便要承受一番那生不如死的折磨。

                好不容易熬到天明,幽冥之气散去,他也累得精疲力尽,痛得全身抽搐。很快就陷入了昏睡状态。

                李牧羊刚刚看望完罗琦和李岩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李思念提着一筐子野菊走进院子。

                美丽少女快走几步,将手里的花篮举到李牧羊的面前,声音欢快的说道:“风城虽然天气寒冷,黄沙漫天,但是城外的野菊花却开得极艳。你看这些野菊花,红的黄的蓝的紫的,我最喜欢的是白的------是不是比天都的开的更好一些?”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局势险峻至此,女孩子却是一幅欢快雀跃的模样,好像丝毫不为自己的未来担心。

                看到这张如那野花一般娇艳的笑脸,李牧羊心里的忧思也减去了几分,心情变得愉悦起来。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江南的鬼脸樱花。花季到来的时候就看到满树的都是鬼脸,可好玩了。”

                “就你觉得好玩。我可知道很多人不喜欢鬼脸樱。大多数人都喜欢的是钟花樱和垂枝婴-------”

                “钟花樱和垂枝樱确实很美,但是你只能够看到它美,那就美的太过普通了。鬼脸樱不仅长得美,而且形状特殊,让人过目难忘--------我记得小时候做噩梦都能够梦见鬼脸樱。”

                “那你还喜欢?“

                “喜欢。因为它入了梦境,证明我心里是有它的。”李思念一幅天真烂漫的模样,看着李牧羊说道:“就像你之前长的那么丑,但是看着看着就看习惯了,也就不觉得------你有那么丑了。”

                “-------”

                “所以,就算是头龙又怎么样呢?你现在还是我的哥哥李牧羊啊?你还是用之前的语气和我说话,声音也一模一样-----”李思念眼眶里有泪光闪烁,说道:“我这几日一直在想,只要人活着,还有比这更加重要的事情吗?你活着,我也活着。父亲母亲都活着。还有陆叔叔公孙姨,还有天语,他们也都来了,一家人都活着-------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是啊。”李牧羊伸手从花蓝里取了一枝白色的菊花,将它小心翼翼的插在李思念的发梢之间,轻声说道:“没有比活着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李牧羊来到公孙瑜的房间里面时,公孙瑜经过治疗已经苏醒,陆天语正坐在床头伺候着她喝水。

                经历了那么多的变故,又经历了一路的生死逃亡,陆天语看起来比天都的时候要懂事多了。

                看到李牧羊进来,陆天语赶紧站了起来,主动和李牧羊打招呼,说道:“牧羊哥哥-------”

                正在喝水的公孙瑜放下手里的杯子,眼眶红润的看着李牧羊,悲声说道:“牧羊--------”

                李牧羊定定的看着公孙瑜,沉吟片刻,声音坚定的唤道:“母亲-------”

                “牧羊-------”这句话就像是眼泪的阀门火山的出口,公孙瑜听了之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茶杯就号啕大哭起来。“牧羊-------我的孩子-------”

                李牧羊心情也是复杂之极,一步步的走到公孙瑜的身边,蹲下身体握紧她的手,再一次唤道:“母亲-------”

                “牧羊,我的孩子-------”公孙瑜紧紧的将李牧羊给抱在怀里,痛哭不已。

                多年的委屈,多年的心酸,多年的思念,还有多年的怨恨,都在这一瞬间得到了补偿。

                她终于和自己的儿子见面,和自己的亲生儿子相见。

                可是,她没能给予他应有的关爱,没能给予他一个完整的家庭,而且,每个人都身处险境---------

                公孙瑜即是悲伤,又是心痛。还有很多很多的喜悦。

                紧紧的抱着李牧羊的身体,就像是怕自己稍一松懈,李牧羊就再一次离自己远去一般。

                李牧羊第一次被送走,那个时候的她还年轻。她能承受的住任何打击。

                现在的她年纪已经大了,实在没办法再承受这样的生离死别,她怕自己的精神会崩溃。

                陆天语站在旁边,一脸呆滞的看看母亲又看看李牧羊,然后默默的接过母亲手里的茶杯,关上房间门独自走了出去。

                公孙瑜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眼泪,看着李牧羊说道:“牧羊,母亲对不起你,陆家对不起你,我们-------”

                李牧羊轻轻摇头,说道:“母亲,我都知道了。你没有对不起我,陆家也没有对不起我。相反,是我对不起你们。我的身体-------身份你也知道了,倘若不是爷爷及时将我送走的话,整日在天都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呆着,被无数双眼睛给盯着,怕是早就暴露然后被人给杀掉了。”

                “我在江南生活的很好,我在那里也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父亲母亲对我很好,思念也对我很好。在江南生活的那些年------是我觉得最幸福快乐的日子。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能够心安理得的去享受那一切。去享受另外一对父母另外一个家庭对我的呵护和照顾,去享受那个家庭给我的幸福和欢乐。倒是母亲你------你知道所有的事情,你知道自己的儿子被人送到遥远的江南,你每一天都会思念,每一天都要担心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生病,有没有遇到危险-------每一天都是煎熬,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

                “如果说有愧疚的话,是我对你们的愧疚。因为,这么些年,我没办法陪伴在你们身边,让你们能够过得踏实安稳一些-------”

                “牧羊-------”公孙瑜再一次抱住李牧羊失声痛哭,声音哽咽的说道:“我和你父亲一直担心着,我们不知道要怎么向你解释这一切,怎么向你解释------为何要在你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把你给送到遥远的江南。我们以为你知道这一切之后一定会恨我们,恨我们在你身上所做的这些事情------就连我自己也恨我自己,恨你爷爷------恨他把我的儿子给送走,送到一个我根本就照顾不到的地方------牧羊,你能够这么想,我心里真的很高兴,你父亲也一定会很高兴-------”

                “父亲已经知道了。”李牧羊出声安慰着说道:“父亲已经知道我不恨他。而且,他为我所做的一切,就是用我一生都难以报答------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恨他呢?”

                “牧羊------好孩子-------”

                虽然很早就在天都相逢,但这还是母子之间的第一次相认,第一次曝光俩人之间的母子关系。

                公孙瑜的情绪非常激动,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对着李牧羊有着说不完的话。

                李牧羊担心情绪波动太大会影响公孙瑜的身体,所以就暗暗的用了催眠咒,很快的,公孙瑜的意识就变得模糊起来,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李牧羊坐在公孙瑜床头,看着她和分离时相比沧桑许多的面孔,心里有着难以名状的心痛。

                到底是什么让一家人落难至此?

                李牧羊感觉的到,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操纵着他们的命运。

                李牧羊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公孙瑜还紧紧的拉着他的手掌。

                他将公孙瑜的手慢慢的松开,然后用棉被将她的身体盖好,这才开门走了出去。

                “你是我哥哥吗?”陆天语的声音从地下传了过来。

                李牧羊低头,看到陆天语一脸抑郁的坐在门口的石阶之上,看起来心情有些小复杂。

                李牧羊走过去和他并排坐在一起,出声说道:“是的,你以前不就叫我哥哥吗?”

                “不一样。”陆天语摇头说道。“以前我是跟着李思念称呼你哥哥,后来我才知道,李思念一直都是跟着我称呼你叫哥哥-------”

                李牧羊不知道怎么安抚这个小屁孩儿的情绪,思考了好一阵子,才说道:“不管是思念还是你,你们都是我的弟弟妹妹------我们是一家人,我一定会努力照顾好你们的。不会让你们被人欺负。谁都不行。”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胖子陆天语沉沉叹了口气,说道:“我想不明白的是,既然我们是亲兄弟,为什么你长那么好看------我看起来却有些微胖?我觉得我们不像兄弟。”

                “---------”李牧羊很想一脚把他踢到院子左侧的那口被大雪覆盖的深井里面,然后再次地上的那块巨石压上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