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五百五十三章、少女初吻!

            逆鳞 第五百五十三章、少女初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百五十三章、少女初吻!

                罗琦亲自下厨,李牧羊的四个俏婢在旁边打着下手。【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李思念蹲在地上的一个大木盆边洗菜,满脸怨言的说道:“看到了没有?整天把儿子当成宝,儿子怎么不来帮你洗菜?就我心痛你,舍不得把你给累着。等到你儿子娶了媳妇,怕是你这做娘的都不知道被丢掉那个墙角疙瘩去了--------”

                “我乐意。”罗琦出声说道,她们母女俩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斗嘴生活。“我儿子要是能娶到媳妇,就是把我丢到西子湖去我都乐意。”

                “啧啧啧,看你这心偏的。我怀疑我就不是你亲生的。”

                罗琦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说道:“谁说你不是我亲生的?你要不是我亲生的,我早就把你给饿死了,还整天想着给你做好吃的?-------嘴巴这么毒,整天说这些不着五六的话气我。”

                “我那是忠言逆耳。李牧羊倒是会说些喜庆话讨好你,但是家务活从来都伸手。”李思念把箩卜从水盆里面掏了出来装进筐子里,将一筐子的青菜提起来递给了罗琦,说道:“我也不干了,去跟他们一起坐在客厅里吃糕饼果子去。”

                “不许吃那些,要吃饭了。”

                “我就要吃。”

                “胖死你。”

                “我愿意。”

                ---------

                李岩坐在旁边陪着公孙瑜说话,因为以前是小姐家车夫的原因,致使李岩坐在那里浑身的不自在,屁股只挨着凳子的一个角,公孙瑜每次微笑着和他说话,他的神情紧绷,身体都有种要从椅子上跳起来的感觉。

                公孙瑜便也不再为难李岩,出声说道:“李岩若是有事,就自去忙吧。”

                “我去打水。”李岩终于把心里憋了半天的一个憋脚借口给说了出来,说道:“缸里的水用完了。”

                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客厅。

                公孙瑜无奈,对身边的李牧羊说道:“都是一家人了,你父亲还是太过拘束。”

                李牧羊一脸笑意,说道:“以后便好了。暂时还有些不适应而已。”

                “是啊,公孙姨。”千度笑着说道:“今天是你们一家人团聚的日子,原本我和沧海公输垣这三个外人不应该在这里。只是牧羊有邀而且我们也着实想沾一沾你们的喜气,见证一下你们一家人的团圆饭,也就厚着脸皮留了下来-------”

                “傻孩子,说些什么话呢?”公孙瑜一把握住千度的小手,笑着说道:“事到如今,你还和我们客气什么?大家都是一家人,理应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早几日就想这件事情来着,只是城内不稳,城外更是危机重重,这餐饭也就耽搁了下来-------”

                “是啊。千度殿下可千万别客气,晚上要多吃一点儿,吃少了就是嫌弃我的手艺不好。”罗琦端着一大盆钩子肉出来,一脸笑意的说道。

                千度站起来接,说道:“辛苦伯母了。”

                “你快坐下快坐下,可别让手沾到油。”罗琦连忙阻止千度帮忙。

                “是啊,我们来就成了。”李思念也端着一盆菜出来,说道:“我娘对自己的厨艺可得意了,她才不会觉得自己的手艺不好呢。”

                李牧羊站了起来,要进厨房帮忙端菜。

                林沧海和公输垣也赶紧跟着起身,嘴里喊道我来我来。

                罗琦把他们全都推了回去,说道:“君子远疱厨,一个比一个身份金贵,哪里是干这种活的人呢?”

                李牧羊笑着说道:“母亲,没事的。就让他们帮忙吧。”

                他很喜欢这种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以前在江南城的时候,他和李思念都推着双方去厨房帮忙,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输。

                只是令人伤感的是,也不知道这种生活什么时候就会突然间结束了。【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在李牧羊、林沧海、公输垣等人的帮助下,罗琦做的一道道菜都被端上了桌子。

                李牧羊和陆天语到房间将陆清明给推了出来,陆清明直至现在还神智不清,时睡时醒的,每日还要承受那幽冥寒气的折磨。

                现在的陆清明仍然处于昏睡状态,只是李牧羊觉得,这种时候他应该在场。

                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

                李岩坐在陆清明的身边,帮忙照顾着瘫倒在轮椅上睡觉的陆清明。

                公孙瑜坐在陆清明的另外一边,看到丈夫清瘦腊黄的脸以及因为痛苦而碰撞出来的诸多伤口,眼眶泛红,强忍着没有流出泪水。

                罗琦拍拍公孙瑜的手,轻声说道:“会好的。”

                公孙瑜点了点头,看向李岩说道:“今天是一家人的团圆饭,清明身体不适,就由李大哥说几句吧。”

                李岩又一次脸色赤红,吭哧了半天,说道:“还是牧羊说吧-------牧羊现在是陆氏家主。”

                “就让牧羊说。”罗琦点头附和。

                公孙瑜看向李牧羊,说道:“牧羊,你的父亲一个不擅言谈,一个身体不便,就由你这一家之主说几句话吧。”

                李牧羊扫视众人,笑着说道:“在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就幻想过这一刻的出现。那个时候,我特别想一家人能够坐在一起吃顿饭,喝酒聊天,其乐无穷。没想到这一天当真被我盼来了。”

                “我遭遇了很多不愿意遭遇的事情,这是命运。你们也跟着我一起受苦受累,甚至--------”李牧羊看了一眼昏睡不醒的陆清明,声音哀伤的说道:“随时都有可能失去性命。我会努力,努力的保护你们,努力的让你们不要受到任何伤害。”

                “甚至不惜厚着脸皮将千度沧海这些无辜的人也拖了进来,我希望他们跟我一起来保护你们。因为我知道,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可是,我仍然没有信心------我想到了,我怕我自己做不到。”

                “牧羊-------”公孙瑜看向李牧羊,轻声提醒,说道:“说点儿高兴的。”

                “我是想说点儿高兴的,只是因为一段日子,实在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李牧羊举起了酒杯,说道:“不过,今天晚上是高兴的,因为我们一家人团聚在了一起。所以,就为了今天晚上贺,大家同饮此杯。”

                “同饮。”

                众人都举起了酒杯,一同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

                嚓嚓嚓-------这是靴子踩进了积雪里面的声音。

                风城城内,士兵们正列队戒严,一排排身穿黑盔甲的士兵在城市的街道上走来走去。

                这是大战前的宁静,因为每个人都清楚,那些屠龙大军随时都有可能杀过来。

                李牧羊四处打量着这些士兵的布防,寻找有可能存在的破绽。千度却是踩着穿云靴低头赏雪,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

                嚓嚓嚓--------

                俩人的脚步声音在静夜里响起,然后传得很远很远。

                “你说,我的父皇会来吗?”千度突然间出声问道。

                “什么?”李牧羊转过身来,出声问道。

                “我的父皇,他会率领大军来围剿风城吗?”千度再一次出声说道。

                李牧羊想了想,说道:“一定会的。”

                “那我派人回去拦截------”

                “何必让他陷入两难?我若是他,也会这么做的。”李牧羊出声说道:“为家族计,为军计民心计,他都必须要做出这样的选择。龙族邪恶,人人见而屠之。做为一国之君主,他怎能不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子民不受龙族的祸害呢?”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李牧羊摇头说道。“事实便是如此。神州浩大,这样的谎言已经被传了万年,每个人的脑海里想起龙族,第一反应便是将其屠杀-------即使你的父皇贵为一国之君,也没办法替我逆天改运。”

                “李牧羊,我想过了。你走吧。他们的目标是你,他们也是为了你而来。”千度出声说道:“你现在立即离开,我和沧海替你守城。等到那些星空强者来了,我们就说你走了--------到时候又有父皇和黑炎王帮忙说道,他们应当不会为难我们。”

                李牧羊摇头,说道:“我现在不能走,我若是走了,他们必然会伤害我的父亲家人--------”

                “我答应你,无论如何,我都会守护你的家人,就像是守护我自己的家人一般-------”千度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李牧羊,声音坚定的说道:“只要我活着,他们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李牧羊看着千度那如雪花般晶莹透彻的瞳孔,柔声说道:“这样一来,就会将所有的压力都推到你一个人的身上。我已经欠下你那么多,我不会那么做-------我会在适当的时候离开。但是,前提是,我要让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到,我离开了。”

                “可是我怕晚了。等到你想走的时候,我怕你走不了了--------”

                “不会的。”李牧羊笑着摇头,说道:“你忘记了,我是头龙啊。人人畏惧的恶龙-------”

                “李牧羊---------”

                李牧羊伸出手来,将落在千度发梢间的一片雪花给摘了下来,笑着说道:“放心吧,终会有再见之日。”

                千度神情哀伤,突然间下定了决心,踮起脚尖,在李牧羊的唇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冰凉、柔软,带着桅子花的馨香。

                李牧羊瞳孔睁大,眼神迷醉,这是他从来不曾体会过的触感。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