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五百九十章、长白不白!

            逆鳞 第五百九十章、长白不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百九十章、长白不白!

                “我相信燕相马。”书呆子屠心声音低沉的说道。他眼神阴狠的盯着狂鲨长老,说道:“长白剑派的品性我算是见识过了,长老临阵逃脱,剑客贪生怕死,现在竟然有脸诬陷我的朋友是那什么李牧羊,是一头恶龙-------”

                屠心指着那三名被他们放走的长白剑客,一脸鄙夷的说道:“你们一定忘记了当初自己是怎么样痛哭流涕的求饶惨状吧?你们也一定忘记了自己赌咒发誓说和长白剑派不共戴天的凶狠了吧?现在怎敢到我面前来说话?真是看到你们就恶心。早知道如此,不如当初一剑给斩杀了。免得今日再一次脏了自己的眼睛。”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们几时被你们俘虏过--------”

                “就是,我们长白剑派的每一名剑客都是战斗至最后一刻才停下来-------无言师兄战死,其它几名师兄也同样战死,南宫长老是为了将你们的丑恶嘴脸告诸世人,所以才在你们群而而攻的情况下选择暂时撤退--------”

                “长白剑客宁肯战死,绝不求饶。长白剑客,可杀不可辱。”

                ---------

                屠心气急反笑。

                他指着面前的众多长白剑客,出声骂道:“一群杂碎。”

                文弱弱咯咯娇笑出声,看着屠心说道:“书呆子是我们几人之中最讲究斯文体面的人,和他认识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出语伤人--------今天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和禽兽讲什么斯文体面?他们懂什么斯文体面?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披着人皮的恶狼而已。比那人人得而屠之的恶龙还要凶残百倍。”

                “一群蠢货。”狂鲨长老狂笑出声,指着屠龙小队的几人,说道:“真是愚蠢之极。星空学院,怎么会出了如此愚蠢的学子?当真是给星空丢脸。”

                吴山记脸上的笑容凝固,沉声说道:“你们侮辱我等也就罢了,侮辱星空学院,我们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怎么?你们觉得自己不够愚蠢?”狂鲨长老冷笑连连,说道:“骑驴找驴,与恶龙为伍尚且不自知,还大言不惭的嚷嚷着想要屠龙-------这真是世间最好笑的事情了。恶龙就在你们的身边,就在你们的周围,睁开你们的眼睛看看,看看那个小子的真实面目吧。”

                吴山计侧脸打量李牧羊,眼里有神光闪烁。

                文弱弱看到吴山计眼神存疑,生气的说道:“大师兄,你怎可受那些坏人的蛊惑?他们说的话也能信吗?这些日子以来,咱们接触的那些长白剑客,哪有什么礼仪廉耻?哪还讲究剑客尊严?全都是一群贪生怕死没有骨气的软骨头。你不要忘记了,相马公子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倘若他当真是一头恶龙的话,他只需要想办法将我杀了就成了,哪里还需要把我从那雪狮嘴里救出来?”

                “正是如此。”屠心也附和着说道。“燕相马要是那头恶龙,我屠心的名字倒过来写。”

                秦翰嗡嗡出声,说道:“大师兄-------咱们自然是要信相马公子的。他看起来是个好人。”

                吴山计看着身边三个同时替那燕相马发声的师弟师妹们,苦笑着说道:“万事没有绝对,我也相信相马公子的人品,只是心中疑惑--------为何他们要如此的诋毁相马公子?我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也算是替相马公子洗涮恶名,是不是?”

                “他们就是不想让我们合力,就是想要将我们分开。有什么不好想的?”文弱弱恶狠狠的盯着那狂鲨长老,冷声说道。

                “笑话。真是看了一场天大的笑话。”狂鲨长老和他身边的那群长老相视大笑。他们笑起来,那围拢在四周的数十名长白剑派便同时的跟着笑了起来。“让你们合力如何?不让你们合力如何?倘若我们想要杀人,难道还能让你们跑了不成?只是我不想让星空英名毁于几个不肖学子的手里而已。”

                “你们也不用自己的脑子想想,西风的燕相马怎么会跟着你们一起跑到这昆仑墟?现在是什么时候?是宋崔两家联手夺权的时候,是各家各族巩固手中权力的时候,燕相马是新皇直接统辖的监察司三大监察长史之一,又是他们燕家的重要人物,这样的一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昆仑墟?”

                “还有一件事情你们一定不知道吧?你们联手杀了大武国世子武裂,大武派人前去西风帝都兴师问罪--------结果呢?他们倒是见到了真正的燕相马,但是却不是你们面前这位燕相马。那个燕相马亲自向大武国王使辩解,说是自己近段时日以来从来不曾离开过天都。大武国确认此消息之后,立即派遣了大量高手前往昆仑墟,准备围剿此杀人凶手---------”

                “不仅仅是我长白剑派,大武王族,还有其它各国的高手,皇族,纷纷自发前行,或者由皇室相邀,浩浩荡荡的向昆仑墟攻来------千百高手齐聚昆仑,想来也是让人热血沸腾。这些人的到来,可都是为了那头恶龙,为了那个假扮成燕相马的恶龙---------”

                狂鲨长老眼神凛冽的盯着黑袍少年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你这小龙也忒是狡猾,竟然假扮成人族到处行凶。可是,你也实在是愚蠢,你假冒谁的名讳不好,偏偏借用那燕相马之名-------现在被人揭开,小命怕是也要难保了吧?”

                李牧羊的表情笃定,姿态从容,一脸无畏的看着狂鲨长老,出声问道:“你恨不恨我?”

                “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李牧羊的眼里凶光闪烁,瞳孔血红,脑海之中再次浮现起那被他刻意压抑在深处却又一次又一次浮现出来的惨烈画面。

                那些人欢呼着、叫喊着,长剑一挥,一大块肉便落在了他们的手里。长剑再一刺,大股的血水便狂喷而出,他们围拢过来,张开大嘴贪婪的接着--------

                他们鲜血淋淋,似兽非人。

                “你恨不恨星空学院?”

                “星空学院是世间第一学府,培养精英栋梁无数,我怎么会恨呢?”狂鲨长老沉声说道。

                “倘若我当真是那头恶龙的话,那么,我的命就是星空学院的院长救的--------你只恨我,不恨星空学院,这说不过去吧?”李牧羊冷笑出声。“还是说,你们长白剑派欺软怕硬,只敢拣软柿子捏?”

                “就是。”文弱弱出腔附和。“那头恶龙是我们院长所救,难道你们长白剑派连我们院长也一并恨下?”

                “就算院长救了那头恶龙,说明院长此番行事必有其深意--------他们就算恨,也只敢在心里偷偷的恨,是不敢说出来的--------”屠心冷声说道。

                “你们不能诋毁相马公子----------”秦翰说道。“他不是龙族。”

                “愚蠢之极。”狂鲨长老哈哈大笑,说道:“当真是愚蠢之极。既然说不通,那就连并着你们一起杀了---------不要怪我事先没有提醒,等到千百高手涌上昆仑,发现你们星空学院的学生和那头恶龙行影不离日日厮混在一起,等待你们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狂鲨长老眼神微凛,手里的那个足有百斤的酒葫芦突然间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砸了过去。“怕是没有机会了。你的这条贱命是我的。”

                呼呼呼----------

                那巨大的酒葫芦挟裹着呼呼的风声,朝着李牧羊的脑门上砸了过去。

                这一击若是击中,怕是李牧羊的脑袋就像是大西瓜一般会被它给砸的稀烂不可。

                李牧羊的双脚离地,身体朝着后方飘飞而去。避开那酒葫芦上面蕴涵的无匹劲道,不想力拼。

                狂鲨长老的身体高大威猛,但是速度却极其惊人。

                他的双脚连动,身体腾空飞跃,连续几个飞闪,甚至都不及眨眼的功夫,他便后一步追上了那酒葫芦。

                然后,巨大的大手在那酒葫芦的屁股后面拍了一掌。

                嚓-----------

                酒葫芦里面的酒水受到劲气的催促,化作了万千水箭朝着李牧羊的胸口以及全身扎了过去。

                四面八方,铺天盖地。

                李牧羊的整个身体都被那密密麻麻的水箭所笼罩。

                李牧羊身上的黑袍一抖,然后脱飞而去,变成了一堵黑色的大墙挡在了李牧羊的身前。

                嚓嚓嚓----------

                万箭齐发!

                无数道水箭都飞射在那黑色的大墙之上,黑色大墙仿若铜墙铁壁一边,刀劈不开,剑斩不裂,水箭根本就难以将其攻破。

                嚓嚓----------

                还有水箭朝着周围飞射而去。

                两名长白剑客躲避不及,身体被那水箭射中,惨呼一声,身体从那高空之上跌落下去。

                于此同时,狂鲨长老身边的那数名老者也分别杀向吴山计、屠心、秦翰以及文弱弱等人。

                另有数十名长白剑客拔剑相向,将四周围拢的水泄不通,避免猎物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