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五百九十一章、血洗长白!

            逆鳞 第五百九十一章、血洗长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百九十一章、血洗长白!

                狂鲨长老,狂在何处?

                狂在力量,狂在速度。【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攻势暴风骤雨,仿若闲庭信步。

                这是李牧羊给人留下来的感觉。

                特别是狂鲨长老,他知道自己那一击的力道和速度,他曾经用这种又急又猛的《葫芦杀》斩掉了不少的星空好手。因为那些人根本就跟不上他的节奏。

                可是,对面的这个黑袍少年李牧羊跟上了。

                不仅仅跟上了,而且还应对的游刃有余。就好像在他的眼里,自己刚才的那点儿攻击根本就不是一件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

                一击即分,距离瞬间拉开。

                狂鲨长老看着身体飘荡在空中的黑袍少年,心情异常的复杂,更多的却是兴奋。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堪称星空之下的天才人物。”狂鲨长老看着对面的李牧羊说道。

                “年纪这么大了,修行路上却没有什么长进。蠢物一个。”李牧羊也同样的给予狂鲨长老自己最‘忠诚’的评价。他将自己的右手掩在了黑袍的衣袖里,因为那里被酒箭所伤,正在向外面汩汩流血。只是他的身体异于常人,只要稍微给他一点儿时间,那几道被血箭刺伤的小洞便会自行复原。

                也幸好只有几滴酒箭落在手上,若是数量太多,他的右手整个被斩断的话,就算龙族的身体修复能力再强,也没有起死回生重新将断手接上的能力。

                他没有小觑这个在长老剑派资格极老的长老,他也知道,一个人之所有能够有这样的资历和威望,那是因为他确确实实有与之相匹配的能力。包括他前些日子杀掉的长白钟无言,钟无言有今时今日的地位,虽然和他姓钟有密切的关系。但是,因为姓钟的人受到长白剑派的特殊照顾,剑法心经,天才地宝享用不尽,只要不是姿势太差,惰性太大,终究会比别人长得更远一些。

                不管是任何时代,任何国度,天才都是极其罕见的,他们如天上的明月骄阳,灼灼生辉,却又孤独寂寞。大多数人是那繁星,如何成为夜空中最闪亮的星辰,那就需要你付出比常人更多的辛苦和努力了。

                “哈哈哈--------”狂鲨长老大笑出声,提着那酒葫芦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气之后,打着酒嗝说道:“有意思,你这娃娃还真是有意思------你知不知道,你表现的越是出众,也越是证明了一件事情?”

                “证明你是个蠢物?”

                “证明你是一头龙。”狂鲨长老眼神凶狠的盯着李牧羊,说道:“你的优秀,恰好证明你是一头龙。只有龙族才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只有龙族才拥有这种与生俱来的战斗能力。”

                “你的意思是说,龙族要比人族优秀了?”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我可不能赞同你的观点。只是你比较蠢而已,并不代表其它所有的人类都很愚蠢。”

                “我知道,你想激怒我。”狂鲨长老说道。“你以为这样我会露出更多的破绽。你刚才想要反击,却发现根本就无处下手,是不是?”

                “知道我最佩服你们长白剑派的哪一个方面吗?”

                “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话。”

                “不,这是发自内心的称赞-------我也想像你们一样,努力的尝试过很多次,最终仍然以失败告终。”李牧羊轻轻叹息。“我最佩服你们长白剑派的就是你们的不要脸。什么话都能说,什么事都敢说,没有礼仪廉耻,更不讲什么品行德性,只要是为了活着,为了活的更好,你们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所以,我心里非常的好奇,长白剑派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这样黑暗邪恶没有任何人性存在的组织,又为何能够发展的这么迅速凶猛千百年而不灭?”

                “你得到结论了吗?”

                “后来我想明白了。世人灭魔,魔却不灭。不仅仅不灭,而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好人都死了,坏人自然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坏--------因为谁都清楚,做好人的成本要比做坏人的成本要大上许多。做好人更辛苦,做坏人更肆意。所以,长白剑派便将全天下的好人给笼络进去。给他们庇护,给他们平台,也给他们优胜劣态的淘汰机制。那些最坏又最优秀的人,他们会成为你们长老中的一员。那些不够坏或者不够聪明的人,他们便如一枚枚棋子一般,哪里有需要就会将他们送到那里,生死由命。”

                狂鲨长老想了想,笑着说道:“你分析的很精确。但是,那又如何?你能改变得了什么吗?”

                “和那些人人喊杀的恶魔相比,你们才是真正的魔。”李牧羊沉声说道:“你们是自诩为正义之士的恶魔,是混迹在好人之中的恶棍。”

                “既然如此,为何没有人对我们喊打喊杀?为何没有人将我们长白剑派铲除?”

                “智者懂,愚者不懂。上面的人懂,下面的人不懂。所以,想要对你们动手,必须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并且要顺势而为-------这也是为何我说你们是真正的恶魔的原因。那些被归纳为魔的人,人人喊打喊杀,不管他们有没有做坏事,只需要仗剑将他们杀了就成了。那个时候,见者欢呼,闻者欣喜。所有人都视那些屠魔者为英雄。”

                李牧羊扫了屠龙小队一员,发现他们正被几名长白老者围攻。那几名老者的剑法淋漓,如长江大河,凶狠诡诈,一次次的将他们给逼向险地。

                文弱弱和秦翰应付起来相当的吃力,屠心有《百战天书》的帮忙,倒是和他面对的那个对手打得旗鼓相当。大师兄吴山计以一敌二而不显败势,足见其境界高深修为深厚,比他的师弟师妹要高上一大截。

                李牧羊将周围局势看在眼里,脸上却不动声色,沉声说道:“但是想要将你们铲除不成,你们就是长在肉里的浓疮,骨头里面的钩刺,想要将那浓疮挑破,就需要先割破自己的皮肉。想要将那骨头里面的钩刺拔除,就需要忍受那噬骨之痛苦。所以,大家只能够听之任之,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越来越大,越来越强。最终发展成为这样一个畸形的存在。”

                狂鲨长老眼神阴沉的盯着李牧羊,说道:“看来你对我们长白剑派恨意甚深,因为什么呢?就算有恨,那也应当是我们长白剑派恨你才是。你杀了我们长白着力培养的长白七子,将我们长白剑派的威望名誉踩在脚底-------理应是我们恨你才对。你的恨从何而来?”

                “我的恨来自我的内心,来自我与你们格格不入的观念和德性。”李牧羊冷声说道:“像你们这样的恶魔,才应当人人得而诛之才对。”

                “哈哈哈—--------”狂鲨长老再次狂笑出声。他提起酒葫芦再次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口烈酒,任由那溢出来的酒水顺着大胡子滑落,指着李牧羊说道:“有趣,你这娃娃还真是有趣。一头小龙吵吵嚷嚷的说我长白应当人人而得诛之。怎么?心里不甘?不忿?明明自己没做过什么恶事,却发现全世界的人都想着要杀你诛你?”

                “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所以就想着拉我们长白剑派来做垫背?李牧羊,就算你是一头龙,你也改变不了任何的历史。你仍然是那头可怜的小龙,星空之下,所有强者都想要屠杀的小龙。我们长白剑派也仍然是长白剑派,是整个神州最强大的势力,是人人敬畏或者仰望的存在----------任何人想要动我们长白剑派,都要考虑对他们的反噬后果---------”

                “李牧羊,你改变不了任何事情。”狂鲨长老对着李牧羊嘶吼着。“你的命运就是被人屠杀,你的血是最好的滋补药品,你的肉可以益寿延年,你的骨头会被削成长枪利箭,你的经脉会被制作成世间最好的龙弓,还有你的心啊肝啊都是人人争抢想要的宝贝--------还有你的这双眼睛,我狂鲨现在就订下来。我讨厌你的这双眼睛,我讨厌他仿佛能够看穿一切却又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的模样。”

                “谁说我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别不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去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我敢做。”李牧羊盯着狂鲨长老,一字一顿的说道:“既然你说了那么多狠话,那我也发一个小小的誓言吧。只要我活着,我必将踏平长白山,血洗长白剑派。长白剑客,我见一人杀一人,见一双杀一双。”

                “哈哈哈---------”狂鲨长老再次大笑出声。“那也需要你有命活着才行。”

                说话之时,狂鲨再次挥舞起手里的巨大酒葫芦丢了出去。

                呼----------

                酒葫芦挟裹着万钧之势朝着李牧羊砸了过去。

                李牧羊一拳轰出。

                轰---------

                一头白色的闪电巨龙朝着那酒葫芦冲了过去,龙头撞击在那酒葫芦的壶面之上。

                酒葫芦瞬间膨胀,然后砰地一声爆裂开来。

                咔嚓!

                酒水四溅。

                阻挡了李牧羊的视线。

                嚓!

                天地失色,一道耀眼的红光从天而降。

                《狂鲨剑法》!

                狂鲨长老拔剑了,这才是他真正的杀招。

                如闪电,如狂风。

                如大海之中嗜血鲨鱼,如雷霆之上受惊狂龙。

                那一剑朝着李牧羊的头顶斩了过去。

                红光漫天,剑意纵横。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