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六百零一章、石锤饮血!

            逆鳞 第六百零一章、石锤饮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六百零一章、石锤饮血!

                东南墙角有一巨石,巨石之上放置着一把小小的石锤。

                秦翰一眼看过去觉得那锤子小巧精致,就想将它取来看看。这一试之上,差点儿闪到了腰,竟然没办法将那锤子提起来。

                秦翰不服气,再次鼓足了劲儿尝试。结果仍然失败。

                那小小的锤子就像是经过数万年的生根发芽,和那块青石融成了一体似的。

                秦翰面露凝重之色,沿着那块青石转来转去的走起了圈圈。

                看到秦翰的憨态,文弱弱咯咯娇笑起来,说道:“三哥,你平时不是自恃力大无穷吗?今日怎么连一个小小的石锤都提不起来了?是不是这几日没有吃饱饭所以没有力气啊?”

                “这锤子有古怪。”秦翰一脸窘魄的说道。

                “怕是这锤子没有古怪,是你有古怪吧?”文弱弱取笑着说道。“若是让我这样一个弱女孩子给提起来了,你是不是觉得面上无光啊?”

                说话之时,文弱弱便走过去想要将那石锤给提起来。

                白嫩的小手稍一触碰到石锤,就感觉到一股浑厚磅礴的反弹之力袭来。

                文弱弱毫无防备,竟然身体被击得连连后退。

                她站稳脚步,看着自己被震得发麻的手臂,一脸惊骇的对秦翰说道:“就像是活的一样。”

                一样东西有了生命,它才能够排斥你的接近。

                这把石锤就给人是活物一般的感觉。

                可是,它明明就是一把小小的锤子啊。

                “我也有这种感觉。这东西咬手。”秦翰点头说道。“这到底是什么锤子啊?怎么就这般沉重?”

                “不管它是什么锤子,但是我知道这把锤子定然大有来头。说不得和我的神农匕一样都是上古神器。你也知道,上古时候的那些神器遗失无数,都不知道掉落在了哪里。或许这把锤子也是其中之一,是某位始祖或者创始神用过的。”文弱弱压低声音,小声说道。“我们想办法把它给收了。”

                “听弱弱的。”秦翰点头说道。

                俩人四处搜索,发现锤子旁边有一卷落满灰尘的丹书,丹书上面有一句金色咒语。

                文弱弱和秦翰辨认了好一阵子,仍然没办法将那上面的几个古朴小字给识别出来。

                “这是什么?”秦酣问道。

                “我也不识这种文字。”文弱弱摇头。“看起来就跟图画似的。”

                “要不让书呆子过来看看?书呆子读的书比较多。”

                文弱弱掐了秦翰的胳膊一记,说道:“你怎么不让整个神州的人都知道啊?”

                “那不行。”秦翰拼命的摇头。“他们知道了就没我什么事了。他们会跟我抢。”

                “那不就得了?原来你不傻啊。”文弱弱狠狠地蹬了他一眼。

                秦翰咧嘴笑了起来,说道:“书呆子不会。书呆子是我们自己人。”

                “缺心眼儿。”

                “是是,我缺心眼。所以才需要一个心眼活络的在身边点拨我,免得我被人给欺负了。”秦翰一脸讨好的看着文弱弱,说道。

                “那就去找呗。”

                “我这不是找到了吗?”

                “你是在骂我心思多是个坏女人吧?”“没有没有。我是夸你聪慧,绝对没有说你是坏女人的意思。”

                “你就有。”

                “我没有。我发誓。”

                “还说谎。”

                “我没有说谎,我发誓--------”

                “我血即我命。”一个声音突然间在他们身后响起。

                俩人飞快转身,见到一身黑袍的李牧羊站在他们的身后。

                龙窟黑暗,但是因为李牧羊的肤色太白,容貌又太过耀眼,他站立的位置就像是要把这龙窟给点亮一般的感觉。无论走到那里都有柔光加持,飘逸若仙。

                文弱弱心想,这般绝世出尘美男子,日后也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好人家的女子。

                “相马公子你怎么来了?吓弱弱一跳--------”文弱弱娇声说道。

                “你刚才说什么?”秦翰出声问道。

                “你们俩打情骂俏结束了吗?”李牧羊看着脸色羞红的俩人,出声问道。“结束了的话,我们就做点儿小事。”

                “相马公子懂得这些文字的意思?”文弱弱一脸激动的问道。

                “我血即我命。”李牧羊再次出声说道。

                “不对。”秦翰摇头。他将那卷丹书送到李牧羊的面前,一字一字的点数着,嘴里念念有词:“一个、两个、三个------这上面一共有七个字符。‘我血即我命’只有五个字,配不上。”

                李牧羊一脸的嫌弃,说道:“这是古象形文字,并不是说一个字就表达一个意思,有时候一个字能够表达几句话的意思,也有可能俩个字或者更多的图符才能够表达一个字的意思---------这句话说的就是我血即我命。”

                秦翰一脸的崇拜,说道:“相马公子还懂得上古文字?”

                “略通皮毛。”李牧羊谦虚的说道。

                “就当相马公子猜测的是正确的-------那这句‘我血即我命’所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啊?”秦翰一幅傻黑丑的模样问道。

                “----------”

                什么叫做‘就当相马公子猜测的是正确的’啊?什么叫做猜测啊?显得人家很不专业好不好?

                李牧羊都不愿意和秦翰这样的憨货说话。

                “伸出你的手臂。”李牧羊说道。

                “为什么?”

                “你想不想要这把锤子?‘

                “想。”

                “那就按照我说的来做。”

                于是,秦翰就把自己的手臂伸了出来。

                李牧羊看向文弱弱,说道:“用神农匕首割他一刀。”

                “为什么?”

                文弱弱和秦翰齐声惊呼出声。

                秦翰还闪电般的将自己的手臂给缩了回去。这个时候的反应倒是一点儿也不慢。

                “你要是不割,那我就不管了。”李牧羊一幅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模样。“这把锤子怕是你也得不到了。”

                秦翰犹豫再三,将自己的手臂伸了出来,对文弱弱说道:“那就割吧。”

                “你疯了?神农匕削铁如泥,一刀下去,你的手臂都要被割断了。手没了,你要这把锤子做什么?举都举不起来。”

                “可是---------”秦翰看向李牧羊,说道:“必须要割?”

                “必须要割。”

                “可是--------我没手了啊-------”

                “用其它的东西割也行。”李牧羊说道。“谁让你把手给割断了?‘

                文弱弱这才松了口气,手心凝出一把气刀,在秦翰的手腕上面划开一道口子。

                鲜红的血水涌出,霹雳啪啦的朝着地面滴落。

                “割开了。”秦翰激动的喊道:“现在就能举起锤子了?”

                李牧羊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说道:“我血即我命------意思是说,这把锤子是要喝血的。你快把自己的血水给它喝啊。”

                “喝血?”文弱弱和秦翰再次瞪大眼睛,一幅难以置信的模样。

                “这把锤子还要喝血?”秦翰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那把锤子,然后,那种看怪物一样的眼神回收,重新投放到李牧羊的身上。在他眼里,李牧羊和那把锤子一样都是怪物。“锤子还要喝血?我的血都给他喝了,我自己怎么办?”

                “就是。锤子是死的,怎么可能还要喝血?相马公子可千万不要开玩笑-------”

                “滴血结契的事情你们听说过没有?”李牧羊没好气的说道。“这把锤子需要用鲜血来和它缔结契约-------你只需要给他喝一点点就行了,又不用把所有的血都给它喝。你怕什么?”

                李牧羊看了一眼地面上的一滩血水,说道:“你要是没有那么多的问题和废话,怕是地上的这些血水就足够缔结契约了--------”

                秦翰不敢再浪费,赶紧将自己的手臂伸到了石锤上面。

                当第一滴血水滴落到石锤之上时,石锺的外层立即就闪耀出一层黑色的光华。

                血水滴落的越来越多,那把石锤上面的光华也就越来越亮,一道光柱冲天而起,射到龙窟穹顶又反弹回来。

                光柱将秦翰和那把石锤包裹起来,就像是两者已经结成一体。

                哗啦啦--------

                血水狂涌,落在那石锤之上便立即被那石锤吞噬,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刚开始是血水自然的从秦翰手臂上破裂的口子滴落,等到那石锤苏醒之后,那血水便像是得到了某种指引,又像是那石锤张开了贪婪巨口。

                血水就像是喷泉一般的朝着外面狂涌,被那石锤给吞噬进去。

                秦翰吓坏了,想要将自己的手臂给收回去

                当他想要这么做的时候,却发现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他的手臂只能举在半空,放置在石锤之上,任由它将自己身体里面的血水给抽取干净。

                文弱弱也吓坏了,伸手想要将秦翰从那光柱之中拉扯出来。但是那光柱就像是实质一般,对外力有着天然的抗拒,文弱弱的手刚刚触碰到那光圈就被反弹回去。

                “相马公子------相马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不是说只需要一点点血水就行了吗?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血水?三哥会死的,会被那把锤子给抽干精血和生机-------”

                李牧羊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脸尴尬着说道:“可能是这把锤子饿得太久-------所以这会儿就喝得多一些--------”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