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六百零四章、人面兽心!

            逆鳞 第六百零四章、人面兽心!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六百零四章、人面兽心!

                每个人都收获颇丰,想要一个独立的小空间去享受自己的战利品。

                看到大师兄率先进入静室,屠心看了秦翰和文弱弱一眼,出声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也要歇息了。就不留下来打扰你们了。一会儿我也学大师兄给静室设置禁制,你们俩是准备分开歇息还是住一间屋--------反正我也看不到听不到。你们完全不用照顾我们的感受。”

                “书呆子,你在乱说什么呢?”文弱弱脸色躁红,生气的说道:“以前看你文质彬彬的,没想到现在也学坏了。”

                秦翰嘿嘿傻笑,说道:“就是”

                “这荒郊野外的,居住的又是恶龙巢穴,万一你害怕怎么办?女人总是需要有个男人在旁边依靠嘛。”屠心对着俩人摆了摆手,说道:“不说了,我睡了。”

                说完,也径直进入一间密室,并且学着大师兄的模样设置了屏蔽禁制。

                秦翰偷偷瞥了文弱弱一眼,低声说道:“大师兄和二师兄都睡了-------我们也歇息吧?”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掉。”文弱弱没好气的说道:“你们男人起的那些什么坏心思,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没有什么坏心思,再说-------以前不是---------“

                “不许说以前。”

                “是。不说以前。”

                “我们每人一间,分开居住。”文弱弱说道。

                “好。”秦翰眼里有一些失望。“我住在你隔壁静室,万一有什么事情也能够保护你。”

                “哼,龙穴之中,能有什么事情?不要听屠心那个乌鸦嘴乱说话。”文弱弱冷笑出声。顿了顿,面露忧色,说道:“相马公子每到夜晚便独自离开,从来不与我们宿在一起---------他一个人出去,会不会遭遇什么危险啊?”

                秦翰的表情也凝重起来,看着文弱弱说道:“相马公子确实是一个极好的人,只是我觉得---------”

                “觉得什么?”

                “觉得相马公子好像藏着很多秘密不为外人所知。”

                “怎么?你也怀疑相马公子是龙族?”

                “我没有。”秦翰摇头。“倘若相马公子这样的人也是龙族的话,那龙族--------也实在太伟大了。我只是觉得----------相马公子有很多事情瞒着我们。”

                “谁没有几件不能说与外人听的私事?”文弱弱反驳说道。“希望相马公子平安无事,早些归来。睡觉睡觉,奔波了一整天,我也有些乏了。”

                “睡觉。”秦翰再次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文弱弱进入了一间静室,秦翰走到了隔壁的房间。

                不同的是,他们俩人都没有给静室设置禁制。

                -----------

                -----------

                静室之中,幽暗无光。

                嚓-----------

                吴山计的两根手指头一搓,一颗白色的火球便落在了静室的中心,整个静室立即就亮如白昼。

                吴山记侧耳倾听了一番周围的动静,因为下了禁制的缘由,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外面定然也是听不进里面的声响。

                吴山计这才满意,手掌一扬,地面上的灰尘便一扫而光。吴山计双腿盘坐在地面之上,从怀里摸出了一张薄如蚕翼的古卷。

                那古卷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颜色陈旧发黄,边角还有一些零星破碎的毛边。

                但是,当吴山计将自己的真气灌注其中时,那古卷表皮立即就浮现一抹紫色的光芒,一股邪恶威猛的气息从那古卷之中散发出来,在这静室之中激荡不休。

                《天魔九卷》!

                这卷书是魔族秘技,据说是当年的深渊之主遗留在这神州的三大恶书之一。

                深渊族深知人族强大,想要强攻实在是难如登天。

                深渊之主听从了身边月祭祀的建议,将《天魔九卷》放至人间,任由人族互相争抢修行,千万年来厮杀不休。

                于是,人族内乱,正邪难以相容。

                魔族得到机会,趁机打破封印强渡怒江。

                倘若不是龙族极时出手的话,怕是神州九国早已覆灭,大地之上尽是魔族身影。

                《天魔九卷》、《死人咒》、《鬼谱》,三大恶书早就失传极久。即使有他们的后人出现在神州,也会及时被各大名门正派正义人士给扑灭。

                只是没想到的是,竟然能够在这龙窟之中发现了《天魔九卷》,吴山计的心情---------很激动。

                虽然他对自己的师弟师妹们说过龙族功法不可修行的话,但是,他没有说过魔族的功法也不可以修行----------所以,也不算是自食其言不是?

                吴山计捧着《天魔九卷》爱不释手,用手仔细的抚摸着上面的图形纹理,欣赏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珍而重之的重新将其藏进了怀里。此时不是修炼之时,此地也不是修炼之地。还是等到离开龙窟之后再行翻阅吧。

                吴山计又从怀里摸出一把扇子,那扇子造型奇特,每一根扇柄全部由白骨打造而成,当吴山计将那扇子打开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摊开了自己的手掌。

                当然,没有血肉只有骨头的手掌。

                《如意扇》!

                名为如意,自然是如人心愿。

                生杀予夺,绝不落空。

                这如意扇也是从龙窟里面寻到的宝贝,只是吴山计没有告知自己的师弟师妹而已。

                “弱弱得到了削铁如泥的神农匕和失传万年的《碧血琴心》原谱-------秦翰得到了那把虔诚战锤,虽然不知道那把锤子到底有什么来头,但是,那小子送出去的东西定然不是什么凡品,他的眼睛可是贼得紧呢--------”

                “还有屠心,他说自己没有寻找到什么有用的宝贝,但是他有通天海螺在手,是最容易找到龙族神器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一无所获?而且,看他喜逐颜开的模样也不像是什么都没找到的模样-----------”

                “至于那小子--------他又得到了什么呢?虽然他说自己是头一遭进入这龙窟,但是看他进入这龙窟里面熟悉的模样,一定是以前来过---------他到底想要什么呢?”

                吴山计神情凝重,陷入了深思。

                过了好一阵子,吴山计的手指头轻轻一弹,那头顶的白色光球便消失不见,静室之中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

                -----------

                夜深沉。

                巨大的龙窟仿若一个地下的宫殿,这宫殿里面没有灯光,完全依靠那堆积在峡谷正中间的一座宝山和头顶的一颗巨大明珠来照明。

                静室之内,文弱弱和秦翰睡得正香。

                一缕青色的轻烟从门缝间飘荡进来,朝着文弱弱和秦翰的鼻间飞去。

                文弱弱和秦翰浑然不知,他们自然而然的将那青烟级吸纳进去。秦翰觉得这青烟清香迷人,还伸出舌头来舔了几口。

                又过了好一阵子,静室门外,出现了一道虚幻的身影。

                那道黑影在门口静室门口观察了一阵子,这才镊手镊脚的进入了文弱弱居住的静室之中。

                他站在文弱弱的面前,看着女孩子睡熟的脸端详了片刻。

                然后,他蹲下身体,朝着女孩子腰间的衫带摸了过去。

                嗖---------

                文弱弱系在腰间的衫带被解开,黑影再次伸出手来,朝着文弱弱的胸口摸了过去。

                “啊--------”

                文弱弱突然间睁开眼睛,一巴掌抽在那黑影的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声音响起。

                文弱弱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熟悉的脸颊,怒声喝道:“大师兄,你在干什么?没想到你是这般的衣冠禽兽,枉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好人---------”

                黑影一脸的惊诧,盯着文弱弱问道:“你没有中毒?”

                “我当然没有中毒。”文弱弱紧咬银牙,一脸凶狠的盯着吴山计,说道:“我若是中毒了,怕是现在就让你这禽兽得逞了吧?”

                “是不是让你失望了?”静室门口,再次出现一道虚幻的身影。

                将整个身体笼罩在黑袍之中的李牧羊看着蹲在地上的吴山计,嘴角浮现一抹讥讽的笑意。

                吴山计起身朝着李牧羊看了过来,眼里杀气浓烈,冷声说道:“这都是你搞得鬼?”

                “没想到吧?”李牧羊笑着说道:“你偷偷将一瓶天外飞仙的药粉藏进怀里的时候,我便猜到你今天晚上要有所行动-------再说,哪有不偷腥的野猫呢?当我将神农匕赠送给弱弱的时候,你眼里的贪婪一闪而逝。不过,很可惜,还是被我发现了。”

                “当你听到文弱弱又得到了那《碧血琴心》,眼里的神彩藏也藏不住---------再加上文弱弱身上还有之前我赠送给她的雪狮晶魄,如此多的天才地宝,神兵秘籍,足够神州任何一个修行者动心了。你又不是一个意志多么坚定的人,怎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吴山计脸色平静,直到此时仍然不见有任何惊慌的模样,此人的心理素质果然易与常人。

                他从怀里摸出一张手帕,仔细的擦拭着嘴角被文弱弱抽破的伤口,温声说道:“所以,这是你给我设置的一个圈套?你不停的赠送给文弱弱礼物,当着我的面将雪狮晶魄给她,当着我的面演示神农之匕的锋利并且将神农之匕赠送与她,又让她寻到那《碧血琴心》--------为的就是诱惑我向他们出手?”

                “倘若你没有贪念,不起杀心,这圈套又怎么可能圈得住你?”李牧羊冷笑出声。“不过,你说对了。我做这一切,就是在给你设置圈套。我送给文弱弱和秦翰的礼物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贵重,为的就是不停的给他们加码,不断的增加这诱饵的份量---------”

                “相马公子,你---------”

                “我这么说并没有恶意。”李牧羊的视线转移到文弱弱身上,一脸坦然无惧的和她的眼神对视着。“我只是想帮你们辨别凶奸,将你们身边这个隐藏的毒蛇给引出来。不然的话,你们迟早会被其所害。”

                “你怎么知道我是恶徒呢?”吴山计的嘴角竟然难得的浮现一抹笑意,说道:“我又在什么地方露出破绽被你所察?”

                “你还记得我们头一回见面吗?”

                “记得。”

                “你当时并不知道我的身份,却极其热情的招呼我加入你们的屠龙小队。即便那个时候文弱弱和秦翰对我的行事作风极其排斥,一直想要和我分道而行。但是,因为你的坚持和挽留,我留下来了---------”

                “荒凉山谷,凶险重重,我热情挽留,你不应当心存感激吗?”

                “若是别人,自然会对你的这种行径心存感激,视你为兄弟知已。但是,世间冷暧,我早已尝遍,怎会轻易相信别人?”李牧羊一脸笑意的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个时候,我便知道你心有歹念。”

                “我倒是想要知道,那个时候你看出我有什么歹念了?我都不知晓你是何人,更不知晓你有何能力---------又贪图你的什么呢?”

                “贪图我这个人。”李牧羊出声说道。“屠龙之举,惊险无比。而且,倘若能够屠得巨龙,所得到的回报又是巨大的。谁会愿意轻易拉拢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入伙?”

                “你之所以愿意拉我进入屠龙小队,定然是因为你已经知道我的能力。你和屠心秦翰还有弱弱在关金州汇合,但是他们迟迟没有等到你的到来。等到我们被大军追逐逃进这昆仑墟之时,你又快速的追赶了上来---------世间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怕是在这昆仑墟上,我们已经不是初次见面吧?我们斩杀武裂,铲除数百大武边军的时候,你又躲避在哪个角落偷看呢?”

                “哈哈哈--------”吴山计大笑出声,为李牧羊的推理鼓掌叫好。“聪明。果然是智慧无双之辈。看来当初我还是太着急了,担心他们激怒了你让你逃离,所以追赶的太快太猛。所以被你发现了破绽。你说的不错,我早就到了关金州。只是我去的时候,你们已经和大武边军发生冲突。我心中存疑,所以就在旁边看了一阵。想要知道,这个横空出世的燕相马到底是何方神圣。到底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却和我的屠龙小队厮混到了一起--------你的修为境界深不可测,杀敌之时的心机手段令人惊艳。所以我才急急追了上去,为的就是和你交个朋友。”

                “恐怕不是为了和我做朋友吧?”李牧羊一脸鄙夷的说道:“昆仑墟上危险重重,倘若有一个人来给你们垫背。危险时刻推出去做替死鬼,岂不是一桩美事?”

                吴山计再次鼓掌叫好,赞叹出声,说道:“妙啊,简直是妙不可言。没想到世间竟然有公子这样的妙人,实在是应当浮一大白--------可惜无酒。可惜啊。”

                “果然,我的猜测完全正确。当时我们躲进山洞,却被昆仑雪狮发现所踪。在昆仑雪狮向我狂奔而去的时候,秦翰屠心和弱弱三人拼命的想要拦截雪狮,给我制造脱困之机---------你那一剑明明可以伤雪狮之身,却偏偏缓了一缓,一剑斩空。可有此事?”

                吴山计点了点头,说道:“确有此事。那个时候我已经发现你很难控制,而且,秦翰弱弱极容易受到你的影响,屠心更是视你为偶像。你的存在,对我而言弊大于利。所以,我想着不若借那雪狮的力量将你除掉-------所以,那一剑我斩慢了,也就斩空了。”

                “原本看到那雪狮压顶,你必死无疑。却没想到你的命竟然如此坚硬,不仅仅没有杀死你,反而被你借此机会杀了昆仑雪狮,取了那雪狮晶魄--------”

                听到这边的动静,秦翰也醒来走了过来。

                看到文弱弱衣衫不整,吴山计脸色瘀青,李牧羊一身杀气的挡在静室门口,一脸茫然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怎么都在弱弱的房间?”

                又从李牧羊身边穿了过去,跑过去将文弱弱从地上扶了起来,关心的问道:“弱弱,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师兄他---------”

                “大师兄?”秦翰看看吴山计嘴角的血渍,又看看文弱弱双手抱胸的动作,瞬间就有了不好的联想。这和自己听过的那些强盗趁夜非礼良家妇女一模一样的桥段剧情吗?

                秦翰愤怒之极,脸色憋成了紫红色,指着吴山计嘶吼:“大师兄,我和弱弱视你为兄长,没想到你却是一个人面兽心的无耻败类--------弱弱是-------弱弱是我们的小师妹,你怎么能够对弱弱动手呢?你-------你怎能行出如此卑鄙手段?”

                “不是。”文弱弱摇头,解释着说道:“他不是劫色,他是想要抢夺我们今天寻到的宝贝。”

                “什么?”秦翰觉得自己的大脑反应不过来了。“不是劫色?劫宝也不行啊。万一他拿走了宝贝之后,又贪恋你的美貌顺便劫个色呢---------”

                “三哥,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哪里胡说八道了?大家都说好了,在这龙窟窿之中,谁寻到的宝贝就是谁的,他连自己兄妹的宝贝都抢,他还是个人吗?他不是个,是个野兽。野兽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

                李牧羊轻笑出声,说道:“骂得对,骂得好。你看看,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如此欺辱别人,难道就不怕别人的报复吗?”

                “报复?”吴山计轻轻摇头,说道:“什么是报复?谁来报复?倘若有了神兵利器,武功秘籍,谁又能报复得了我?”

                “言之有理。实力为尊,谁的拳头硬谁就有说话的权利。人啊,确实比其它种族要聪明许多。也不要脸许多。”

                “怎么?你不是人族?”

                “我自然是人族。”

                “恐怕不是吧?”吴山计眼神灼灼的盯着李牧羊,说道:“这龙窟你当真是头一回来?”

                “自然是头一回来。”

                “那这龙窟里面的每一样神器你都了如指掌如数家珍--------不管是那神农匕,还是那什么虔诚战锤-------你又怎么会知道他们的名字和来历?那些可都是不出世的神器,不是普通人随随便便就能够说出口的----------”

                “读书多了,知道懂得的东西也就多一些。你要是有机会,也应该多读书。书里面什么知识都有。”

                “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吴山计冷笑连连。“书呆子读书都读成了呆子,他读的书倒是够多了,为何却不懂这神农匕的来历?还有,我仔细观察过你在龙窟里面的行走路线,你去任何一个目的地都是笔直的,绝对不多走一步弯路----------就好像你早就清楚那件宝贝摆放在什么位置,应该从哪条路走过去最近。”

                “还有,你口口声声说你是头一回进去,结果你出去之时却很顺利的就找到了龙窟大门,从那阵眼之中走了出去----------这也是头一回进来的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你是不是眼瞎啊?”李牧羊苦笑出声,说道:“我们进来的时候发现一个古兽图腾,通过那个古兽图腾我们得以找到阵眼,进入龙窟-------我出去的时候,发现那里仍然有一个古兽图腾。只要是有脑子的人稍一思考,便知道那里便是出口了----------为何到了你眼里却变成了一桩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狡辩。”吴山计眼神凶狠的盯着李牧羊,说道:“据说那头恶龙被西风宋孤独在他体内打入了八根幽冥钉。而世人皆知,幽冥之气每到深夜子时开始发作。你每至深夜便独自外出,从来不与我们一起歇息----------我吴山计不是什么好人,怕是你连人都不是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