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六百一十四章、一窥真容!

            逆鳞 第六百一十四章、一窥真容!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六百一十四章、一窥真容!

                男人黑袍罩面,看不清楚他的面容。【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从那龙窟深处走来,举上从容,潇洒随意。即让人觉得诡异神秘,又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他无视那些人不怀好意的虎视耽耽,更无视那些人别有企图的凶神恶煞。

                他主动朝着他们迎了过去,就像是这龙窟的主人前来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等待万年,终于相逢。

                在他的身后,紧跟着文弱弱、秦翰和屠心。他们三人亦步亦趋的紧随着黑袍男人的脚步,就像是他虔诚的追随者,让黑袍男人更有一种宗教般肃穆庄严的感觉。

                砰--------

                黑袍男人的右脚踩上了一块碧玉,那块成色上好的玉石立即就四分五裂的爆炸开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然后轻轻摇头,说道:“可惜了。”

                “你是什么人?”人群之中,有人出声喝道。

                “你们又是什么人?”文弱弱毫不示弱的反击。

                她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从他们的衣着打扮就可以看出来。

                只是,明明他们招惹的只有长白剑派一家,为何一下子却来了这么多的宗门势力?

                难道当真如大师兄吴山计所说的那般,这些人都是为了屠龙而来-------他们已经认定了相马公子就是那头在风城起死回生逃窜在外的恶龙?

                “我们是谁?哈哈哈,说出来怕把你们给吓着了----------”

                “无名小卒才喜欢说这种废话。要是真正的星空强者,只需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就足够骇人--------”

                “小贱人,你找死吗?”

                “阿弥陀佛。”莲花大师双手合什,口诵佛号。“大家切莫冲动,先把事情说清楚了再动手不迟。不要做无谓的口舌之争。”

                “什么事情要说清楚?怎么样才算是说清楚?”文弱弱冷笑不已。“这龙窟明明是我们先寻着的,所以,我们本应享有这龙窟的所有权-------你们后我们一步摸过来,却要让我们给你们一个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不就是想要杀人夺宝吗?你们的那点儿心思瞒不着姑奶奶我。”

                “就是。”秦翰手握虔诚战锤站在文弱弱身边,说道:“谁想和我们争,我手里的锤子可不答应。”

                屠心眼神阴厉,脸色也是难堪之极。

                什么叫做到嘴的鸭子飞走了?

                比到嘴的鸭子飞走了更让人郁闷的是,那只鸭子被人给抢走了。

                眼前的龙窟就是一只烤得油光嫩滑的鸭子,他们饿了极久正要开动的时候,却有一群人跳出来说这鸭子是他们的,他们要把鸭子拿走。

                这样的结果谁愿意接受?

                再说,这龙窟可比一只鸭子要宝贵多了。他们屠氏原本就是寻龙家族,原本想着将自己寻找到龙窟的消息告知族长也就是自己的父亲,那样自己以后接任族长之位的机会也就更大一些。毕竟,其它的竞争者可还没有人能够找到龙穴----------

                大梦未醒,噩梦来袭。这些莫名其妙闯进来的人到底都是些什么人?

                屠心的心情很糟糕,很气愤。

                可是,眼前的敌人太过强大,也让他有一咱无可奈何的刺痛感。

                “怎么?你们三人想要陪着那个人一起死?你们知不知道那个黑袍蒙面不敢见人的家伙是什么怪物?”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怪物,我们只知道他是相马公子。他是一个大好人。”

                “愚蠢之极,被蒙蔽了犹不自知。”

                “我乐意。要你管?”

                “看我撕烂你这张利嘴---------”

                “来啊。谁怕谁?”

                “弱弱,你退后,让我来。”秦翰跨前一步,手持虔诚战锤挡在了文弱弱的前面。

                哗啦啦---------

                宝山之上一阵骚乱,有不少人想要冲上来和文弱弱秦翰干掉。这俩个人太碍事了,影响他们屠龙大计。

                “将他们宰了。那头恶龙的同党,定然不是什么好人。”

                “就是,定然是受龙族蛊惑,被龙族收买-------或许本身就是恶龙一族--------”

                “这桩小事就交给我们涝山兄弟吧-------”

                ---------

                莲花大师伸手阻止了骚动的人群,本着‘世间无不可渡之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愿望看着文弱弱,轻声说道:“这位女施主,你们是什么人?”

                “姑奶奶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文弱弱。”

                “你可知道黑袍人是何身份?”

                “我说过。西风燕相马--------是我文弱弱的救命恩人。所以,你们想要诋毁或者伤害相马公子,姑奶奶一百个不答应。”

                “他有可能是龙族。”

                “你凭什么说他是龙族?你有什么证据?”

                “就是。拿出你们的证据。无故污人清白,算是什么出家人?”屠心冷笑不已,出声说道。

                莲花大师的视线转移到了黑袍男人的脸上,说道:“你可是那李牧羊?”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那李牧羊,便是那恶龙之族,今日之事便难以了解。倘若你不是那李牧羊,老朽也不愿意看到同袍相残,愿凭一已薄面尽力周旋。化干戈为玉帛。”

                “那大师觉得我是还是不是呢?”

                “要看施主本心了。”

                “本心?”黑袍少年轻笑出声,嘴角浮现一抹迷人的弧线。“谁愿意看你本心?就算是那李牧羊--------他的本心就是一头龙吗?”

                “阿弥陀佛,龙族凶残,变幻莫测,本心如何,却不是我等所知--------”

                “所以,只要是龙族就要将他们给屠杀了?”

                “为了天下苍生,正当如此。”

                “好一个为了天下苍生。好一个让人难以反驳的口号。天下苍生欠你们什么了?整天被你们打着他们的幌子去行各种恶事。”

                “混帐,你是怎么和莲花大师说话的?”

                “莲花大师,让我去教训这小子一回--------”

                “每一字每一句皆是为了那龙族说话,定是那恶龙无疑-------大师,你发布口令,我等合力屠龙---------”

                莲花大师的眼神清澈柔和,笑着说道:“那么,你觉得应当如何?”

                “我不知道。”李牧羊摇头。“人心险恶,人性贪婪,而且这两者永无止境。我又怎么能够窥探到别人的内心呢?”

                “总要让我等验明正身才是。不然的话,为你为我为大家都好。”

                “那么,大师想要怎么个验法呢?”

                “我和那李牧羊也有过一面之缘,可否将头顶的帽子摘了?”

                “我怕冷。”

                “-----------”

                “就是。你让摘我们就要摘啊?你们要是让我脱衣服,我就得脱了?”文弱弱生气的不行。

                “验明正身这种事情,不若交给那恶龙的故人吧。”一个清朗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文弱弱盯着那从人群后面走出来的中年男人,眼神不善。

                “小姑娘,我警告你。你面前那人便是龙族------倘若你是人族的话,最好和他保持距离。”那名锦衣男人出声说道。“不然的话,一会儿动起手来,可就休要怪我们伤及无辜了?还有,倘若你们有心想要和那头恶龙并肩作战的话,那也悉听尊便。不过你们三位可要想清楚了,你们自己今日难逃一死,怕是你们的亲人家族也难逃噩运---------”

                “你又是什么人?”

                “西风,燕伯来。”锦衣男人笑着说道。

                此人正是江南城主燕伯来,他在江南任上认识了一鸣惊人的李牧羊。后来燕家和宋家联合叛变,燕伯来这个可用之人就被调任到天都任要职。更受燕家的指使在风城布下了天罗地网,为的就是将从天都逃离的李牧羊给一网打尽。

                没想到的是,他遍邀高手助阵,又有风城陆勿用的秘密配合,将士数百,军卒万万。却仍然没能将那李牧羊给留下。

                好不容易等到九国联军齐至,无数强者联手将那恶龙给屠杀。却又被那星空学院的太叔永生给坏了好事,以三十二条龙魂来填充那黑龙的躯体,不仅仅让他起死回生,还让他经历人生三苦境,晋级成为荣耀白龙。

                后来燕伯来的任务就变成了寻龙,带着一批精英死士去寻找李牧羊的踪迹,继而进行屠杀。

                以前是为了家族利益去屠杀李牧羊,后来也为了去解恨自己心中之恨。

                这头恶龙实在是太可恨了,自己杀人也就罢了。竟然还栽赃到自己的儿子燕相马身上。燕相马一心一意的护着你,偏袒你,甚至因此被崔家内部的一些人记恨在心,以后前程怕是堪忧。

                这头恶龙倒好,以燕相马之名行走,每杀一人每行一桩恶事都要记在燕相马的头上---------杀了大武国世子武裂,导致大武和西风两国关系紧张,大武国派遣使者找到崔家要燕相马出来赎罪。倘若不是燕相马那段时间恰好在天都城行事,怕是当真难以解释清楚了。

                “燕伯来?”

                “正是燕某。”燕伯来对着众人拱手作揖,大笑出声,说道:“犬子不才,在江南城的时候和那化名李牧羊的恶龙有所冲突,没想到被那恶龙怀恨在心,每杀一人每行一恶皆记在犬子头上-------既然那头恶龙说自已的名字叫做燕相马,刚才这位小姑娘也口口声声的称其为相马公子,看来是我的儿子无疑。来,乖孩儿,听爹的话,将头上帽子摘了让大家一窥真容。”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