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六百二十章、不曾见过!

            逆鳞 第六百二十章、不曾见过!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六百二十章、不曾见过!

                风停了,雪止了。

                空气突然间安静了。

                原本就冰凉入骨的昆仑墟气温又下降了好些,仿佛每说一句话每一个眼神的碰撞就能够将人给冻成冰雕。

                李牧羊凝视着千度近在咫尺的小脸,精致、清雅、带着一点点青涩之气。假以时日,当她真正长熟之时,定然会颠倒众生。

                这张脸让他觉得如此熟悉又如此的陌生。

                “你知道他们对我做过什么?”李牧羊出声说道。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千度直视着李牧羊的眼睛,心里也是充满了苦涩。她知道,自己说出那句话定然会让李牧羊怀疑和误会。

                她知道李牧羊对他们的仇恨,也知道这些人完全是咎由自取。

                可是,他们终究是人族啊。

                这些人全部是人族精英,是各门各派神州九国的中坚力量。李牧羊使计将他们全部诱骗过来,继而撞断石柱将他们给埋在龙窟,再用补天之石将他们镇压下去,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可是,倘若李牧羊这么做了,就和那些势力结下了永远的仇恨。他将永远遭受那些人的仇恨和屠杀,人龙两族和平共处的愿望就永远都不可能出现。

                千度看着李牧羊的眼神逐渐冰冷,看着他突然间变得防备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心里难过之极,但是她知道,这些话她必须要说出来。

                “风城之战时,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我亲眼见到了一切,我知道他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对付你,折磨你--------”

                “他们吃我的肉,饮我的血,要把我剥皮抽筋,拿走我身体上面的每一片鳞片。难道你觉得我不应当报复他们?”李牧羊的眼里浮现一抹凶光,恶声问道。

                倘若世界上没有仇恨,那么爱的意义又在哪里?

                “你确实应该报复他们。”千度说道。

                “可是,你让我放过他们?让我把他们从那龙窟之中放出来?”

                “是的。”千度点头说道。

                “我不明白。”李牧羊说道:“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为了我,更为了你自己。倘若你将他们全部埋了,以后怎么办?”

                “以后?”李牧羊笑,说道:“他们给过我选择以后的机会了吗?”

                “倘若此事传遍神州九国,就更加坐实了龙族凶狠残暴的传言,那样的话,神州九国以及万万百姓更是对龙族恨之入骨--------更多的人仇恨龙族,更多的强者前来屠龙。九国稚子会以屠龙为长大后的理想,神州修者会以屠龙为破境的目标。那个时候,你又将如何面对?你要逃避一生一世?还是要将神州九国的人族全部杀光?”

                “我放了镇压在龙窟里面的那些人,他们就会对我感恩戴德?他们就会放弃屠龙或者仇恨我的可能性?”

                “有人会,有人不会。”

                “那么,我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

                “为了有朝一日你能够回头。”千度一苦口婆心的劝慰着说道:“牧羊,难道你当真想要一生一世一个人吗?你不想回到以前那种正常人的生活?你不想重新和父母家人一起生活?”

                “我想。我每日每夜都在想。”李牧羊咬牙说道,眼神变得越发的阴厉:“也正是因为我想回到原来的生活,所以越发的对那些想方设法想要屠杀我的人感到痛恨。我做错了什么,要被他们这么对待?我只不过来这昆仑墟走了一圈,你看看---------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尾随而来想要杀我?他们该死。”

                “牧羊,你这样只会将两族之间的仇恨撕裂的越来越大,变成天堑鸿沟---------”

                “我不在乎。”李牧羊说道。“他们杀我,我杀他们。这很公平。”

                “可是---------”

                “千度,倘若你是真心为我好,就不要劝我。”李牧羊眼神注视着面前的巍峨高山,说道:“倘若是我被他们镇压,他们会放过我吗?他们不会,他们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所以,我也不会放过他们。这是他们欠我的。”

                “牧羊---------”

                “我意已决,不用再说。”李牧羊说道。“倘若你来就是让我放他们一马的话,我就当你没有来过,就当--------”

                李牧羊的声音变得低沉,说出这句话几乎用尽他全身的力气。

                “就当你没有来过,就当我们今日不曾见过。”

                “李牧羊---------”

                千度眼眶红润,恶恨恨的喊着李牧羊的名字。

                --------------

                -------------

                咕嘟咕嘟---------

                水池之中,不停的冒起一个又一个细小的泡泡。

                这是龙族沐浴之所,是龙窟之中文弱弱用来洗澡的地方。

                女人好洁净,当文弱弱听说龙窟有沐浴的地方之后,立即请求李牧羊为她指引方向找了过来。

                却没想到危机时刻这水池倒是救了他们一条性命。

                阵眼被毁,龙窟倒塌,文弱弱又不愿意放弃秦翰和屠心独自离开。

                千钧一发的时刻,文弱弱想起了这个池子。

                当时她跃进去的时候,知道这池子深不可测,而且溪水终年累月的朝着龙池汇集,却仍然没能将它灌满,由此可见,这水池是活水,池子下面另有洞天。

                于是,文弱弱立即拖着秦翰屠心两人朝着龙池奔来。三人的身体刚刚跃进水池里面,头顶的石块就轰隆隆的掉落下来。

                轰---------

                一声闷响传来,他们的身体就掉进了水池深处,大块大块的石头朝着水池之中砸去。

                “呼嗤---------”

                文弱弱最先从水池里面冒出脑袋。

                她四处张望,眼前漆黑一片。

                头顶被一块巨型大石压迫,就像是有一座大山坐落在池子的上方似的。

                “三哥--------三哥---------”

                文弱弱喊了几声,又一头钻进了池水里面。

                咕嘟咕嘟-----------

                当文弱弱再次从池水里面冒出脑袋时,手里还抓着已经昏迷过去的秦翰。

                “三哥,三哥--------你快醒醒--------”

                秦翰悠悠睁开眼睛,连续呛出几口浊水后,声音无力的说道:“弱弱,你没事?我们没死?屠心呢?”

                “屠心--------”

                “我没事。”屠心从池水里面钻了出来。“我有通天海螺,它能够帮我避水---------”

                “没事就好。”秦翰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没事就好---------”

                “三哥,我们被困住了。”文弱弱伸手抚摸着头顶的巨石,说道:“龙窟塌了,上面的大山全都压在我们头顶之上,我们必须想办法出去。”

                “牧羊公子好计策啊。”秦翰感叹着说道:“他故意带我们进入这龙窟,故意让我们发现各种各样的神器宝贝,还有故意将那正邪两派近千人引诱至此,为的就是将他们一网打尽----------”

                “是啊。”文弱弱声音悲怆的说道:“龙窟倒塌,怕是那数千人族无论修为深浅,是正是邪,怕是全部都被埋葬了吧。更可悲的是,我们也成了他报复人族的牺牲品--------我们还在替他与人拼命,他却连我们一起卖了。”

                “牧羊公子救过我的命,既然他有需要,我秦翰这条命他拿去便是-------就是委屈了弱弱--------”

                “三哥,何必说这种话?事已至此,我们也就只能同生共死了--------”

                “是啊。能够和弱弱同生共死,我秦翰不屈--------”

                “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你们俩人还在甜甜腻腻打情骂俏?”屠心的声音更是无力。

                他将怀里的通天海累取了出来,海螺外层散发出银色的幽光,让他们三人勉强能够视物。

                “我用通天海螺试试,看看它能不能将这巨石顶起来--------”

                屠心的嘴里念念有词,手里的通天海螺发出呜呜的呼声,然后脱手而飞,朝着高空之上顶了过去。

                轰----------

                通天海螺顶在石壁之上,无论屠心如何催促,那压在上面的巨石仍然纹丝不动。

                “看来不此计不行。”屠心将通天海螺收了回去,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来试试。”秦翰说道。

                他将虔诚战锤从水里面提了起来,嘴里念出那五字真言:我血即我命!

                砰---------

                虔诚战锤散发出金色的光芒,锤身也瞬间胀大了无数倍。

                秦翰手持战锤猛地朝着那头顶之上砸了过去,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

                地动山摇。

                可是,头顶的巨石并没有被劈成两半。

                “重如泰山。”文弱弱一脸绝望的说道。“看来我们只能死在这里了。”

                “既然牧羊公子心中早有计划,那在龙窟塌陷之前,牧羊公子一定提前逃了出去---------”秦翰出声说道,虽然说出来的话就连他自己都难以相信。“牧羊公子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他出去之后,看到我们三人没有出去,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们逃出龙窟。”

                “三哥,牧羊公子当真会回来救我们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