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三十章 冯离身世

            玄界之门 第一百三十章 冯离身世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石牧心中一震,“唰”的一声拔出了陨铁黑刀。

                “嗷!”

                灰色猿猴低吼了一声,猛然扑了上来,速度极快,几乎幻化成一道灰影,眨眼间便到了石牧身前不远处。

                两只毛茸茸爪子一上一下的抓了过来,一抓小腹,一抓喉咙。

                如镰钩般指甲所化爪影伸缩不定,竟然是一门精妙爪功。

                石牧眼瞳金芒一闪即逝,手腕一抖,两道黑色刀影浮现而出,闪电般斩在了爪影之上。

                “铿铿”两声金铁交击的声音,火星四溅。

                两道刀影似乎斩在了铁柱上一般,不过灰色猿猴的身体再次被击飞。

                石牧脸上微微变色,这灰毛猿猴的手爪坚硬如铁,竟然能空手挡住陨铁黑刀。

                思量间,他脚下一点,整个人****而出,竟后来居上的赶上了灰色猿猴。

                陨铁黑刀一闪幻化出十三道刀芒,将灰色猿猴身形包裹在了刀光之中,下一刻便能将其斩成数段。

                不过就在此刻,石牧眼中浮现出一丝讶色,陨铁黑刀骤然一转,调转了刀身,刀背砍在了猿猴身上。

                一声巨响!

                灰色猿猴仿佛一片落叶般飞了出去,一连撞断了几棵大树,倒在地上。

                此兽一阵呲牙咧嘴,挣扎着想要爬起,突然一只脚踩在了猿猴背上,将其死死压在地上。

                石牧面色冷然的看着身下兀自挣扎的灰猿,随即目光落在陨铁黑刀之上。

                陨铁黑刀这两年间重量又增加了不少,如今已经达到了近七百斤左右,否则也无法三两下击败这只灰猿了。

                石牧手臂一挥,陨铁黑刀化为一道黑光,擦着灰色猿猴肩膀而过。

                一蓬长长的灰毛被削掉,露出了一片挂在身上的蓝色衣角。

                “果然……”

                石牧另一只脚踩在了猿猴手掌之上,灰色毛发翻开,隐隐能看到它的手掌戴了一个露指的黑色钢铁手套。【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突然,灰色猿猴停止了挣扎。口中发出赫赫的叫声,身体筛糠一般颤抖了起来。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这时灰猿抖的越来越厉害,非但如此,身上长长的灰毛纷纷没入体内。露出了下面的皮肤和褴褛的衣衫,手上的锋利爪子也飞快褪去,变成了人手。

                几个呼吸之后,灰色猿猴变成了一名人类男子,趴伏在地上大口喘息。

                此人后背上赫然有一个暗红色的蛮族图腾图案。看起来似猿非猿,轻轻蠕动,仿佛活物一般。

                “蛮族!”

                石牧眉头一皱。

                他脚下一挑,将这个人的身体翻转了过来,但顿时失声出口。

                “冯离”

                其脚下猿猴所化之人,竟然是冯离。

                此刻,他眼中的血色在飞快消退,逐渐恢复清明。

                石牧瞳孔微缩了一下,手臂一动,陨铁黑刀刀背已横在了冯离脖子上。

                片刻之后。冯离眼神一颤,彻底恢复了神智,身体不由的一动。

                “不要动,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石牧手臂一沉。

                冯离眼神一鼓,只觉肩头沉若泰山,犹如如千斤巨石压住一般,肩骨几欲断裂,不过也终于看清了踩在他身上的是石牧,脸色一下苍白无血,同时面露求饶之色来:

                “石兄……手下留情……”

                “留情?”石牧面无表情。手臂却再次一沉。

                “啊”

                冯离再传出一声惨叫。

                “冯兄,想不到你竟是蛮族奸细,现在还有什么话说!”石牧冷冷道,陨铁黑刀微微一偏。只需轻轻一划,便能割破他的喉咙。

                “石兄你要相信我……我可以发誓……你想,如果我真的是蛮族卧底,肯定会小心躲藏……怎么会大晚上到这里……做这种事情……”冯离大口喘息,喉咙旁的冰冷刀刃刺激其脖颈处汗毛倒竖。

                石牧听闻此话,眼中露出一丝思索神色。不过手中铁刀纹丝不动。

                “我身上确实有蛮族的图腾,身体也和寻常人族有些不同……不过这些我都可以解释……”冯离眼见石牧神情有些松动,急忙说道。

                “好,我便给你一个机会。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石牧眉头微皱,铁刀微微抬起一丝。

                冯离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片刻之后,缓缓开口道:“我是人族和蛮族的混血,我的母亲是人族,父亲是蛮族……”

                石牧没有露出太过惊讶的神色,他从刚才的观察里,隐隐也猜到了一些端倪。

                冯离缓缓吐露出了他的身世,他的母亲本是大齐国之人,在一次蛮族入侵时被虏到了蛮族部落,成为了其父亲的一个女奴。

                原本人类在蛮族部落绝无生路,只是后来冯离母亲怀了身孕,这才勉强活了下来,后来虽然生下了带有蛮族血统的冯离,但母子二人仍处处被排挤。

                后来母子二人终于趁机逃出部落,并历经艰险的回到了大齐,其母由于终日郁郁寡欢,终于在数年后撒手人寰。

                冯离述说这些经历,脸上神情挣扎痛苦,提及蛮族时眼中透出刻骨仇恨,绝非伪装出来。

                石牧眼中冷厉之色已经大减,冯离的幼年遭遇和他有几分相似,又远比他悲惨许多,不由得心生怜悯。

                “如此说来,你也可以算是半个人族,那你加入玄武宗又有何图谋?”石牧沉吟了一下,沉声问道。

                “我需要力量!一定要变强,那些蛮族欠家母太多东西,我要让它们血债血偿!”冯离脸色涨红,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那你刚刚为何丧失神智,身体也发生此种异变?”石牧不置可否的又问道。

                “石兄你刚刚也看到了我身上的图腾,这是在我很小的时候便被族中一名祭祀植入的,封印的兽魂不知是什么东西。前些年这个图腾倒是没什么影响,只是两年前忽然产生了变异,每隔数月便会爆发一次,使我化身猿猴怪物,侵蚀神智,并变得嗜血狂躁,需要吞饮鲜血才能平复。”冯离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片刻之后才咬牙回道。

                石牧静静看着冯离,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片刻之后忽的收回了脚,将陨铁黑刀也放下下来。

                冯离心中一松,坐了起来,有些忐忑的看着石牧。

                “就算你说的不假,但我如何才能相信你?”石牧淡淡问道。

                冯离先是一怔,但脸色变化数次后,似乎心中下了某个决定,猛然一跺脚,伸手在脖颈处一拉,扯出一根模样有些古怪的项链,递给了石牧,如此说道:

                “这是我母亲临终所给的某法器,说和我身上图腾也有着莫大联系,要我好生保管,一旦损坏的话,将会使我陷入万劫不复境地。我之前并没有觉得什么,直至两年前……至此我便将此物贴身保管,珍若生命。我自知空口无凭,便将此法器代交石兄保管,以证在下清白。”

                石牧闻言,心中一动,将冯离手中项链接了过来,仔细打量了起来。

                这项链似乎是某种软玉制成,从模样上来看,应该颇有些年月了,上面铭刻着一只似猿非猿的古怪凶兽,赫然和冯离背后的图腾图案十分相似!

                而当石牧放出神识想要侵入其中之时,却犹如触碰到一层禁制,将神念反弹而开,不过在神念接触的一刹那,他仍能隐隐感受到其中似乎蕴含着一股嗜血暴怒之意,想要冲出束缚一般。

                更让他吃惊的是,在其触动此禁制的同时,对面冯离大叫一声,双手抱头的摔倒地上,双目再次充血满是疯狂之意。

                石牧见此,心中大为惊奇,但立刻将神念从项链中徐徐收了归来。

                这时,冯离才大口喘气的恢复了神智,满脸苦笑的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

                “很好,冯兄既舍得将此物交予我,我便姑且信你一次吧。”石牧想了想后,眉头一挑,收刀入鞘。

                “多谢石兄。”冯离站了起来,朝着石牧躬身行了一礼。

                “不用,你若以后有任何异常,我自不会放过你。除此之外,你想做什么事情和我无关,我也没有兴趣理会。”石牧望了望渐渐露白的天空后,面色平静的转身朝着据点方向走去。

                冯离看着石牧的背影远去,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连忙跟了上去。

                ……

                时间过得飞快,三个月的时间一闪即过。

                人族与蛮族的战斗依旧呈胶着状态,双方时而爆发大战,互有胜负。

                鼠巢由于处于后方,并没有受到什么战火波及,除了与日俱增的制符任务外,日子过得还算平静。

                石牧由于镇魂咒的缘故,在洗髓时痛苦大减,竟一气呵成的将脱胎决修炼到了第五层。

                这时,石牧的肉身已强横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力量相比修炼脱胎决前,更提升了接近一倍多,足有六七千斤之巨。

                如今即使一把精钢做成的铁棍,也能被其随手折成麻花,其一记碎石拳击出,更是可以轻易将数丈大小的巨石轰得四分五裂。

                同时其肉身坚韧程度也远非昔日可比,一般刀枪在不用真气情形下,已无法轻易对其造成伤害了。

                此外,石牧因为脱胎诀每增加一层,淬体所需要的魔煞之气就越多,体内的阴寒之力也已经颇具威力,潜力不容小瞧。

                石牧对此自然大喜,可惜脱胎决再往后修炼,需要妖猿精血才行,故而只能暂停后面的修炼了。

                就在石牧因修为大进而大感欣慰的时候,一场意外却悄悄来临。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