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变故与救援

            玄界之门 第三百三十七章 变故与救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突然,钟秀美眸一亮,似乎发现了什么,盯着那个黑色人影,双目晶光闪动。【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这一幕自然被凌蜍看在眼中。

                他转头看了光幕外的那个黑色人影一眼,心中不知为何,颇为不是滋味,口中发出一声冷哼。

                一连击杀七八人后,石牧身形刚刚出现在另一名翼鹤部阵法师身后。

                就在此刻,“咻”的一声,一道灰光从爆炸风暴中飞出,正是那柄灰色怪剑,朝着石牧所在飞射而来。

                怪剑上浮现出一点点绿光,仿佛一个个绿色眼睛一般,散发出一股邪恶的气息。

                石牧身形一晃,躲闪了过去。

                灰色怪剑在半空中迅疾无比一转,如有灵性一般,再次朝着石牧飞来。

                石牧眉头一皱,单手一挥,一道金色剑光飞出,正是金钱剑,拦住了灰色怪剑。

                轰隆隆!

                两柄飞剑在半空中激烈碰撞,不时发出阵阵金铁交击的巨响。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从爆炸中掠出,拦在了石牧身前,正是墨云阳。

                此刻他全身衣衫破碎,不过身体竟然没有受到太大损害的样子,一股股灰气缠绕在身上,皮肤上浮现出一层厚厚的绿色角质层,口中长出了四根长长的犬齿,散发出一阵阵死灵气息。

                “僵尸功!”石牧吃了一惊。

                墨云阳此刻施展的赫然正是冥月教的僵尸功。

                其他阵法师大喜,原本有的人已经想要逃走,眼见此景,顿时松了口气。

                “不要慌,城主大人定可将这刺客拿下。我们集中全力,绝不能让那二人逃出大阵。”一个矮小的翼鹤部阵法师大喝一声。

                此人猛然咬破舌尖,张口喷出一口精血,融入阵法光幕中。

                其他阵法师神情一阵变化,也纷纷坐了下来,一个个如法炮制,喷出一口口精血,融入阵法光幕中。

                原本已经即将消散的光幕,再次缓缓明亮起来。

                大阵之中,钟秀和凌蜍眼看光幕即将恢复原状,脸色一变。

                凌蜍身上青光一闪,瞬间解除了图腾变身,重新化为了人形,一翻手,手中多出一柄血色短枪。

                短枪看起来似乎是被一柄残品兵器,枪柄明显能看出被折断的痕迹,表面隐约可见一道道血光流转,散发出一股异样的气息。

                他深吸一口气,手指在手腕上一划,顿时一道血箭射出,融入短枪之中。

                短枪散发出的血光立刻一亮,并且浮现出一道道血中带黑的细丝,缠绕在枪身之上,不一会便将整个枪身缠满,并且仿佛有生命一般蠕动起来。

                转眼间,一杆血红色短枪便浮现而出,散发出妖异的光芒,仿佛能将周围的一切都吸收进去。

                一旁的钟秀见此,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凌蜍有些忌惮的看着手中的短枪,感受到了钟秀的目光,立刻强自镇定了几分,看向正在逐渐恢复的阵法光幕,眼中寒光一闪。

                “钟姑娘,此番是我错信于人,且看我破开这里,带你脱身!”他长笑一声,握着短枪的手掌一紧,短枪上妖异光芒立刻一亮。

                凌蜍身形一晃,冲到了光幕前,手中短枪光芒大放,急刺而出。

                一道血色枪影从短枪上飞出,枪影绽放出刺目的光芒,上面浮现出一道道血色电芒,嘶嘶乱窜。

                血红枪影刺在尚未完全复原的光幕之上,轻易将其洞穿,不过血色枪影也没有消失,就这么镶嵌在了光幕上。

                钟秀美眸一闪,脸上露出一丝诧异。

                凌蜍大笑一声,神情得意之极。

                阵法之外,墨云阳已经和石牧再次激战在了一起。

                两人都没有用兵刃,赤手空拳相搏。

                石牧施展图腾变身后,身体坚固,力大无穷,原本面对地阶初期已没什么问题,但是墨云阳施展僵尸功后,无论是力量还是身体坚韧都不下于他。

                二人斗的甚是激烈!

                不过在凌蜍祭出血色短枪之时,两人都注意到黑厄大阵的情况,墨云阳脸色一变,便欲抽身而出。

                石牧如何会让他得逞,双臂猛地一振,无数拳影浮现而出,发出刺耳的破空声,雨点般朝着墨云阳砸下,气势惊人。

                墨云阳身形一缓,只得被迫接招。

                在场之人都没有注意,不远处的阵法光幕表面,那个蛇首人身的血色身影眼睛骤然亮了一下,缓缓移动头部,朝着光幕上的血色枪影看去。

                凌蜍大笑的同时,手臂一挥手中短枪。

                刺啦一声!

                刺入阵法光幕的血色枪影也随之往下一划,一下将光幕斩开了一大块,露出一条丈许宽的裂口。

                “钟姑娘,你先走!”凌蜍很有风度的一挥手,示意钟秀先行出去。

                钟秀也没有客气,身形一晃,从裂口飞遁而出。

                凌蜍正要也跟着飞遁出去,刺在光幕上的枪影忽的一闪之下爆裂开来,化为漫天血丝,融入了法阵光幕上那个蛇首人身的血色身影之中。

                原本被划开的光幕轰然合拢,凌蜍收势不足,撞在了光幕之上,被一下弹了回去。

                “怎么可能!”

                凌蜍翻身而起,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已经飞遁出去的钟秀神情也是一变,转身看了过来。

                蛇首身影吸收了血丝,身影立刻清晰了很多,多了几分生气,尤其是两只眼睛仿佛两点血色灯笼一般。

                蛇目中一闪,两道红光从中射出,一闪没入了凌蜍手中的短枪之中。

                血色短枪突然嗡嗡震动了起来,下一刻从中冒出无数血丝,闪电般缠住了凌蜍的身体。

                血丝如有生命的蠕动了起来,刺入了凌蜍的身体。

                凌蜍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张口想要发出大叫,不过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几个呼吸功夫,便化为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

                血色短枪微抖了一下,“啪嗒”一声,凌蜍的干尸掉在了地上。

                吧唧吧唧……

                血色短枪上传出一阵怪叫,仿佛在品尝凌蜍血肉的味道一般。

                在场众人都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俱是一寒。

                眼前这一幕太过诡异,石牧和墨云阳也停止了争斗,各自退开。

                两人互望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惊愕之色。

                石牧心中一松,知道短枪异变并非墨云阳所为。

                看来那血色短枪是个大有来历之物,也不知这凌蜍是怎么得到的,且并未彻底掌控,否则也不至于遭遇反噬了。

                隔着阵法光幕,石牧也能从短枪上察觉到一股血腥,可怖的气息。

                非但如此,这些气息还在逐渐增强,仿佛在慢慢苏醒一般。

                石牧脸色微变,嘴角一动,便要传音给钟秀,两人先离开此地。

                就在此刻,血色短枪陡然一震,散发出的气息猛然暴涨数倍,散发出耀眼无比的血色光芒。

                光芒中,隐约可见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但只是一闪而逝。

                接着,一股巨大冲击波以血色短枪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散发开来,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轰隆隆!

                黑厄大阵的阵法光幕在巨大冲击面前不堪一击,瞬间被击碎。

                冲击波只是一顿,继续朝着周围扩散开来。

                钟秀和残存的那几个翼鹤部阵法师距离光幕最近,一下被冲击波波及,身体仿佛狂风中的落叶,被远远打飞了出去。

                钟秀身为月阶术士,反应比其他人快了许多,在冲击波来临之前,身上亮起一阵白光,凝聚成一个光盾,挡在身前,身体朝着后面倒飞而出。

                不过白色光盾也只坚持了一瞬,便也立刻碎裂开来。

                钟秀身体被一股怒涛般的巨力击中,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朝着后面飞去。

                她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就在此刻,一道黑影一闪,石牧出现在钟秀身后,接住了她的身体。

                同时他闪电般转身,身上黑光大放,背对着冲击而来的气浪。

                石牧脸色一变,身躯大震,仿佛被一座小山狠狠砸了一下,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一般朝着前面飞去。

                直飞出了一二十丈,石牧的身形才停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周围的建筑被冲击气浪波及,纷纷坍塌飞射了出去,花草树木也被连根拔起,以血色短枪为中心,周围出现了一个方圆数十丈大小的空地。

                石牧心有余悸的转身看了一眼。

                那血色短枪释放出这股威力之后,上面血光一闪,竟如有灵性一般,朝着西方飞射而去,一闪便消失了踪影。

                石牧心中一松,身形一动,也正要离开。

                “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他旁边不远处。

                他转首看了过去,发现那东西却是凌蜍的那具干尸。

                石牧目光一亮,落在干尸左手手掌,那里还带着一枚深青色的戒指。

                他挥手发出一股黑气,将戒指卷了过来。

                接着其脚下青光一闪,一个青色长梭浮现而出,托起二人身体,朝着远处飞射而去。

                与灰色怪剑相持不下的金钱剑随之化为一道金光,紧随石牧而去。

                远处,灰影一闪,墨云阳身影一闪而现。

                此刻的他身上多处破损,脸色难看无比。

                因为距离较远,并且施展了僵尸功的缘故,他并未受到什么致命伤。

                望着化为一道青光远去的石牧,他目光中闪过一丝冷芒,自知此刻再去追赶已是不及,单手一招的收回了灰色怪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