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九十二章 无言以对

            寒门状元 第九十二章 无言以对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下午周氏收了铺子回到家里,李氏已经对沈明钧灌输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思想,沈明钧进屋之前目光清明,神情间显得有些犹豫,似乎还在纠结该不该向李氏提出由他或者是周氏经营茶肆,但等他出来时便已经完全是耳提面命,唯唯诺诺了。

                “娘今天就不多留了娘还是到你堂兄那边住,那边的老宅子宽敞。过两天你大哥就要岁考,娘要时常过去督促,你们夫妻不用太忙……等你大哥考完,再带娘去茶肆那边走走看看。”

                沈明钧要护送李氏往沈溪堂伯那边,周氏出门目送李氏走远后折了回来。这次李氏来,倒也没她想象中那么霸道,追根究底还是她跟沈明钧在城里闯出一点名堂,在家里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换作以往,沈明钧在家里排行老幺,无论是李氏还是沈明钧的那些兄嫂都不会给他们夫妇太多说话的机会。

                “娘,看来爹被祖母洗脑了,回头茶肆的掌柜肯定得换人。”

                “没老没少的,什么叫洗脑?”

                周氏没好气地喝斥:“茶肆没了就没了吧,娘还能在药铺这边做事,能饿着你不成?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这几天要好好读书,祖母来了肯定会到学堂请先生考校你的学问,若是被六郎比下去,你这憨货可就没书读了。”

                周氏心里就算再委屈,也不想让小的看到她对婆婆有何不敬,毕竟这个时代孝道深入人心,不孝的人天地不容。

                而且根据《大明律》,父母拥有教育惩戒子女的各项权利,子女有非礼行动,父母均可动用家法惩戒,严重者送交官府处以二年以上徒刑,财产一应由家长支配,子孙如果另立户口私存资财要被判处三年徒刑。

                等沈明钧回来,夫妻二人又在房里商议,沈溪半夜醒来的时候正屋依然点着灯,小俩口应该是没找到妥善的解决办法。

                沈溪大概明白沈明钧的艰难处境,他这便宜老爹平日里最孝顺不过,一边是老娘的谆谆教诲,一边却是媳妇的苦口婆心,这个时候他倒宁愿没有经营茶肆,也省了现在心烦意乱。

                之后两天,李氏果然没有过来打搅。

                在李氏心目中,茶肆即便再重要那也只是营生手段,而沈明文的功名才是家族中兴的希望。

                在沈溪眼里,大伯已经是虚岁三十六的人,儿子都不老小,进城岁考身边还要带个娘,恐怕连跟同窗见面都会觉得掉面子。【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三月二十四,福建学政派来提学官在宁化县学内考核宁化县一干生员,最后以成绩定优劣,这便是秀才必须要经历的岁考。

                这天城里非常热闹,毕竟是城里读书人的一件大事,就连学塾的先生苏云钟也要参加考核。

                不过对于年龄偏大的秀才来说,提学官通常都不会刻意为难,成绩给个二等,在头衔上不升不降基本也就过得去了。

                可对于沈明文这样在老娘督促下必须要考一等保住廪生俸禄的人来说,这考试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这需要在全县几百个新老秀才中出类拔萃才行。

                岁考一共进行两天,三月二十五岁考结束,次日官府便会把考试成绩对外公布。

                这天下午沈溪终于见到有近一年时间没见过的大伯。后世三十多岁的人正年轻,但此时大伯双鬓已经有了白发,眼角也爬上了鱼尾纹,脸上虽精心修理过,但仍显得苍老,跟在李氏身后缄默无语,眼里充斥着无奈和忧愁。

                进到院子,沈明文甚至没对自己的弟弟和弟媳妇打招呼,最后还是李氏交待一声:“这也算自己家里,坐就是。”

                沈明文稍微清理了下嗓子,用浑厚沙哑的声音道:“娘,趁着回村前,孩儿想去拜访同窗。”

                “去吧,去吧,就当给你放半天假,明早之前一定要按时回来。”李氏摆了摆手,对沈明文说话的口吻,就好像在教训没长大的孩子。

                李氏给沈明文放假让他去拜访同窗,是要留下来跟沈明钧商议茶肆的事。

                在老太太心里,长子是家里的脊梁,将来沈家中兴要靠沈明文金榜题名,至于做买卖赚钱这种下九流商贾做的事,她是不想让沈明文接触到的。

                读书人志向高洁,就应该不食人间烟火,远离赚钱养家这些凡夫俗子的事。沈溪想想也觉得这理论太过荒诞不经了些,什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说到底读书人还不是要吃五谷杂粮?

                “……为娘先回乡下一趟,安顿好家里,把你二哥和三哥都带来城里,看看谁适合当这茶肆的掌柜。至于老幺你,还是留在王家那边做工,也算是没亏待你。”李氏最后笑盈盈地把她一直要说的话,当着幺房一家四口的面说出来。

                周氏咬了咬牙,争辩道:“娘,这茶肆到底是相公亲手创立,铺子上下伙计都是相公亲自请来的,如今生意刚有起色,掌柜却说换就换,恐怕那些人不会好好做事。”

                李氏有些不满,她跟儿子说话,照理说儿媳妇是没资格插嘴的,换作以往说不一定会直接掌嘴。但看在小俩口进城不到一年就创下个不错的营生面上,她还是耐着性子道:“不好好做事,留他何用,干脆辞了算了。要说当年沈家在这宁化城里,那可是豪门望族,向来说一不二……”

                也许是李氏老了,总爱提及当年的事情,尤其是她初嫁到沈家时,那时的风光和现在的落魄形成了鲜明对比,说着说着总要抱怨一句长房那边的人不争气,这基本上已经算是老套路了。

                沈溪看情形便知道沈明钧没法保住茶肆了,不过据实而言,这茶肆有没有沈明钧这个掌柜差别还真不大。

                李氏既然把话说出来,就不想让儿子和儿媳妇反驳,她是铁了心要把茶铺收为家族所有,这样算是免除了沈明钧夫妇开小金库将来谈分家的隐患。

                随后李氏便起身准备回沈溪大堂伯家去……虽然沈家落魄了,但老宅子尚保留着,李氏对那里有着非比寻常的情感。沈明钧想跟上搀扶但被拒绝,看来是想让小俩口好好谈谈。等李氏离开,沈明钧和周氏都沉默不言。

                沈溪看这情况便知道夫妻二人心里不痛快,周氏对丈夫听之任之非常不满,沈明钧则觉得愧对妻子还有儿子的一片良苦用心,但又不敢忤逆母亲,所以气闷难当。

                沈溪眼看茶肆是保不住了,那他只能筹划别的生意,之前他想过的刊印说本的事也该提上议事日程了。

                但这次要重新经商没了本钱,可能还要沈明钧从茶肆那边克扣下一些作为经营用度,但以沈明钧对李氏言听计从来看,怕是没那胆量。

                沈溪也陷入了沉默中。

                **************

                PS:第二更送上!

                感谢名单会在下一章送出,天子继续求收藏和推荐票支持!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