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一章 期末考试

            寒门状元 第一八一章 期末考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沈溪仔细盘算一番,要整合城里水路和旱路帮派人马,必须要找个镇得住场子的人,用财力和武力把府城所有地下势力归拢一起,统筹道上事务。

                “六哥,你有没有兴趣当汀州道上的龙头老大?”沈溪突然问了一句。

                宋小城就算为人机灵,也听不懂沈溪这没头没脑的话:“小掌柜,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沈溪笑道:“如果有一天,汀州府的水路和旱路帮派整合到一块儿,总该有个人出来主事,你可有勇气担当?”

                宋小城终于听懂是怎么回事了,紧忙摆手:“小掌柜,您也太抬举我了,我哪里有那本事?这汀州府跑船拉纤卸货的人那么多,光是咱宁化同乡手下就有百十号人,全部加起来几百上千号,如果再算上旱路那些……乖乖,不得了啊。”

                沈溪笑了笑,却没解释。他的确有意把城里势力整合起来,而以现在商会的财力和物力,并非不可能。

                眼下商会没有固定人手,平日所用不过是雇请来的“临时工”,令商会无法发展船运和车马行这两个相对赚钱的行业。若是能把汀州地下势力悉数归置到商会名下,再以商会名义建立船队和车马行,那商会货物的采购和运输就没有阻碍了。

                沈溪即将面对年底学塾组织的期末考试,但这并不影响他筹划整合城中地下势力。

                城里的“水路帮”虽然人多势众,但他们大多是苦力,没有自己的船只,靠的是帮汀江上来往的货船押运、拉纤和卸货赚钱,出多少力赚多少钱,很容易为那些船只的东家和船老大克扣。

                而“旱路帮”多是鸡鸣狗盗之徒,在城里专门靠小偷小摸,又或者帮人打架斗殴以及收取保护费过活。

                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性,就是社会地位低贱,生活没有保障。聚众闹事的时候,容易为官府或者更强大的势力弹压,而他们无权无势,只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这跟商会中那些商铺老板的情况相似……商人社会地位低。成立商会的主要目的,便是抱团为商人在社会上争取话语权。

                若商会可以给这些朝不保夕之人一个保障,由商会养着他们,提供工作给他们做,那情况将截然不同。

                商会有钱。而这些人有人脉和力气,合作起来应该没什么大碍。

                沈溪把思路理清,就对惠娘言明。

                年底惠娘忙着银号的事,对于前几天来捣乱的那伙人,她抱着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心态,心想只要人家不再来闹事,那她就不追究了。可当沈溪说,那伙人依然滞留城中,很可能下一步会动手抢银号的时候,惠娘彻底慌神了。

                “小郎。你可别吓唬姨,目前印刷作坊虽是咱命根,但印刷作坊主要靠的是技术,砸了咱很快就能重建起来。可这银号……一旦出事的话,咱之前那点儿基业可就全毁了。”

                这一年沈溪都在长个子,现在他的身高基本跟惠娘坐着一样。如此一来,只要惠娘坐下,他就能跟惠娘平视,不用再仰头去看惠娘。

                沈溪没有上来就说他那套整合汀州地下势力的长远计划,而是先说他的短期目标。主要是涉及如何打击报复这伙歹徒。

                既然知道这些人在城里,那就有了反击的对象,但不能动用官府的力量,因为尚不清楚这些人是否跟官府有牵连。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暴制暴”,通过请人的方式予以报复。

                这让惠娘左右为难。

                沈溪怂恿:“他们耍横来咱药铺打砸,可有想过王法?咱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趁着他们没动手抢银号之前,让他们知道这汀州府城不是他们可以胡作非为的。”

                惠娘一直把自己当作是“守法良民”,所以对沈溪提出的以恶制恶的方法不怎么热衷。可沈溪说的对方可能抢银号一事令她非常担心……就算她能坐视银号被抢,那些股东也不会答应!

                “那咱去请什么人出面?”惠娘满腹疑问。

                “最好是到城外去找人,而且不能明着找,要暗地里筹备,这样就算出了事,也赖不到咱头上。”

                沈溪提出的方法,就是江湖事江湖了,不通过官府,你来打砸我的店铺,我就找人去把你们给打一顿,就算双方有死伤,那也是江湖之事,官府不会过问。

                惠娘有些踌躇,因为她没有这方面的关系和人脉,事情又不能跟银号其他股东说,最后还是沈溪指点,安排宋小城去城外找。

                宋小城来汀州府城不到一年时间,但他对城里城外的江湖势力摸得门清,有钱好办事,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好说。

                ……

                ……

                腊月二十一,学塾的期末考试正式进行,这次贴经、墨义题仅各十道,但时文却有两篇,一大一小。

                大题的题目为“女与回也孰愈”,小题为“不以规矩”。

                沈溪略一思索,大题出自《论语·公冶长》篇第八章,全文是“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问一以知十;赐也,问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

                孔子最著名的教育方法是循循然善诱人,特别会按次序诱导弟子。这是诱导启发子贡的一段话,让他和最好的学生颜回比较,是否比得上颜回。子贡实事求是地认识自己,说明比不上颜回,而且回答很形象具体,一是“问一知十”、一是“问一知二”,差距很大。【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孔子肯定了他回答的正确,极为赞许。

                这章书在朱熹注解中,除“女”注音“汝”、“愈、胜也”等文字注解外,后面总注解说:“……问其与回孰愈,以观其自知之如何?闻一知十,上知之资,生知之亚也。问一知二,中人以上之资,学而知之之才也。子贡平日以己方回,见其不可企及,故喻之如此。夫子以其自知之明。而又不难于自屈,故既然之,又重许之;此其所以终问性与天道,不特问一知二而已也。”

                沈溪斟酌再三。先用草稿纸把大题的破题写好:“以孰愈问贤者,欲其自省也。”

                沈溪抓住两个要点,就是“孰愈”、“自省”。前者是题中的实词,后者是朱注中的意思,即“观其自知之如何”?“孰愈”是比较子贡与颜渊。“自省”是启发子贡的认识,为什么要启发他等,然后全文就这个范围内展开。

                而小题“不以规矩”出自《孟子·离娄》篇,章句上有这句话,原章云:“孟子曰: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今有仁心、仁问,而民不被其泽,不可法于后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

                《离娄》是孟子充分论述仁政、也就是儒家政治制度对国家的重要性,反其道而行之,甚则身弑国亡,不甚亦身危国削,虽孝子贤孙不能改。一上来用“规矩”作个生动的比喻,而且反复强调这一比喻。这里原文重在说“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而此文题只出“不以规矩”四字,作此题不能连下句一起说,只能在此四字上思维发挥。

                沈溪心中有了个大概。不过并没有动笔,先把大题用草稿纸写完,誊抄到卷子上后才开始继续,他的破题是:“规矩而不以也,惟恃此明与巧矣。”

                破题只有两句,沈溪先抓住“以”与“不以”正反两面。以靠规矩,不以靠什么,只是“明”与“巧”,用一“恃”字,这样一来便有文章可作了。

                整场考试从辰时三刻开始,下午未时三刻结束,前后三个时辰。这场试考完,意味着一个学年的结束,学塾将从明天学生考试成绩出来后正式放年假。

                等沈溪考完试回家,看到宋小城鬼头鬼脑地在药铺门口等着,沈溪上前,宋小城一脸振奋:“小掌柜,我人已经找好了。”

                “哦。”沈溪点了点头,“多少?”

                宋小城想了想,道:“二十来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听说其中有几个……之前当过乱贼。我把价码给他们说了,都愿意干这一票!他们进城前后只要一个时辰,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沈溪眯着眼道:“确定没问题?他们计划好从哪个城门进城?几时动手?出了事谁来承担责任?若是进出城门遭遇盘查当如何?”

                “这个……”

                宋小城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

                “要做事,首先要筹划好,而且你这个出面者绝对不能漏底,真要是被官府追究,这罪责可不轻,到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沈溪声色俱厉地看向宋小城。

                宋小城拍着胸脯:“小掌柜,您这是看不起我……我可不是不讲义气之辈!再者说了,两位夫人对我那么好,我能做那忘恩负义之事?”

                沈溪皱眉:“什么两位夫人对你好,这种话可别在外乱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孙姨还有我娘有什么呢。”

                宋小城嬉皮笑脸,在沈溪引领下来到药铺后门。

                沈溪进去,先列了一张行动清单出来,交给宋小城,让其拿给那些即将进城,准备以暴制暴的打手。

                计划安排得详细周密,沈溪觉得没什么疏漏,稍微放心了些。

                过了大约两个时辰,宋小城找来的这群人趁着日落时分进了城,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汀州府周边的百姓,进城时大多推着木车,木车上装满蔬菜或者柴禾,并没遇到巡检司的人刁难。进城后他们直奔汀江码头,点早已踩好,歹徒藏身在码头附近的一家客栈,目前正在客栈一楼的酒肆喝酒。

                到了地头,这批人拿着棍子冲了进去,见到东西就打砸,当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打人。

                一顿乱棒下去,人仰马翻。

                之前到药铺打砸的那伙人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得满头满脸都是血,偶尔反抗的手脚关节被砸断,其他人抱着头,任凭乱棒打到身上。

                一通狂揍下来,几乎人人带伤,他们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却无法说出来,咬着牙连句求饶的话都没有。

                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前后不到一刻钟,人就撤退了。

                沈溪的计划安排周密,宋小城找来的人趁着关城门那段时间出了城,因为守城的官差等着下班,精神松懈,盘查极为松懈。加上这些人是从不同城门出城,这样就算官府回头追查,也找不到太多线索。

                那群外地人本想趁着年底闹出点儿大动静,经此一事,第二天他们就灰头土脸乘船离开了汀州府城。

                惠娘得知情况后,终于放下心来。

                **************

                PS:第二更!天子求订阅、打赏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