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六章 好事成三

            寒门状元 第二一六章 好事成三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周氏怀的居然是双胞胎!

                这令沈明钧始料未及,他一边为还有生儿子的希望而欣喜,另一边则开始担心自己妻子的身体是否经受的住。

                从周氏嫁给他开始,就一直没过什么好日子,周氏本来身子骨就弱,以前在桃花村时天天吃糠咽菜,虽然进城后日子好过了点儿,但沈明钧却把夫妻二人所得工钱基本都上缴给了李氏,他很自责没有好好照顾妻子。

                等惠娘再进到里面后,沈明钧懊恼地坐在井沿上,手抱着头,忏悔不已。

                沈溪走过去安慰:“爹,娘既然已经生下一个,后面就不会太难了。”

                生双胞胎,也是第一个开路先锋最难出来,后面的反而容易多了。果然没过多久,惠娘兴高采烈地出来道:“姐夫,姐姐生了个儿子,母子平安……不对,是母子母女都平安。”

                沈明钧虽然是大老爷们儿,但在经受了这么跌宕起伏的事情后,他忍不住流下了热泪。他赶忙想进屋去看看,那边谢韵儿和稳婆已走到门口,宁儿和红儿手上一人抱着一个,沈明钧手足无措,他不知该接哪个,也不知道哪个是儿子哪个是女儿。

                “恭喜姑爷,贺喜姑爷,龙凤胎,好兆头好兆头。”

                接生婆很会说话,本来接生一个是一份喜钱,现在一次接生两个,还是难产,怎么也要得双份。

                惠娘开心,一点儿都不吝啬,包了个大大的红包递过去,接生婆打开一看,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了:“谢谢夫人,谢谢夫人,龙凤胎,家里肯定将来会出龙凤。”

                惠娘笑道:“多谢你的吉言,我家姐姐命好,大儿子今科府试一榜得案首。如今方才十岁,少年有为。如今又生了龙凤胎,以后家里龙凤呈祥。”

                接生婆赞叹道:“真是好命,好命啊。”

                此时躺在床榻上有气无力的周氏。听到这话,嘴角露出些许欣慰的笑容。惠娘说的话,都是令她无比自豪的。她这怀着龙凤胎的苦也算是过去了,后面能休息一段时间,不用再怕肚子里的孩子营养不够而多吃饭。也不用再挺着个大肚子到处走。

                “娘子……”

                沈明钧凑到床榻前,感激地抓住了周氏的手。

                此时就算谢韵儿站在他身边,他也无心去看上一眼,因为此时他心中,只有那个为他生儿育女,与他朝夕相伴的妻子。虽然周氏不够美丽大方,甚至有些泼辣,但在他眼中却是贤淑无比,不但在外赚钱养家,还为他生儿育女。

                惠娘把接生婆送走。这才回来招呼:“今天真是三喜临门,小郎得了案首,姐姐又生了龙凤胎,以后咱药铺更加热闹了。红儿绿儿,你们两个以后不用做别的,就帮姐姐带孩子。现在没事的,可以先出去等着了。”

                周氏躺在那儿,有丈夫作陪,还有儿子立在旁边,脸上挂满笑容。不过她嘴唇翕动像是要说什么。

                惠娘道:“还不快把孩子抱过来给你婶婶瞧瞧?”

                宁儿和红儿这才把孩子抱到床边,因为都裹着被子,周氏分辨不出哪个是儿子,哪个是女儿。她也不太在意,都是她生下来的,她没丝毫偏心。

                沈明钧咧嘴笑道:“这是沈家的十郎,也是咱沈家的小郎,我这就让人写信回去告诉娘……”

                惠娘道:“瞧姐夫说的,你们家现在有个府案首。将来的秀才公,还用找别人写信?小郎,快去帮忙写封信给你祖母,就说你娘生了龙凤胎,母子三人平安。再把你得案首的好消息也写上。”

                或者是惠娘把周氏当作是最亲的人,周氏生孩子,她比谁都高兴,连沈明钧在场,她也没什么避忌的。倒是谢韵儿那边,在之前惠娘说可以出去时,她就出了门,在院子里等着。

                虽然周氏因为难产身子虚弱,但两个孩子总需要哺乳,一时又没法去请奶娘,只得周氏亲自来。

                惠娘拉着沈溪,让陆曦儿和林黛也跟着她出门,把两个孩子留在周氏身边,只让沈明钧留下作陪。

                等出了门,惠娘还是有些担心:“姐姐这状况,一次要喂两个孩子,奶水怕是……不够。秀儿,之前巷子东头的胡家大婶的头胎娃子不是刚夭折了?把她请过来哺乳……算了,还是我自己去。”

                这年头,天花水痘等传染病盛行,缺医少药的情况下,生个孩子出现夭折的情况很常见,连皇帝的儿子都不能幸免,更别说是平常百姓之子。

                平常女人,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了孩子夭折,一时生不出第二胎,心里别提有多悲苦。若有大户人家请奶娘,对于这些失去孩子的母亲来说,多少是个安慰,既能赚钱帮补家用,还能把孩子当成是自己的孩子,悉心照顾。

                等惠娘去说了,很快人就请了回来。

                这胡方氏倒也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气质,又是知根知底的城里人,由于是大脚走路稳当,这一切都让惠娘感到满意,毕竟奶娘进出总是要抱孩子的,若是小脚的话,摔着碰着可就不好了。

                胡方氏进去接替周氏喂养孩子,沈明钧这才走了出来,他对惠娘和谢韵儿很感激,但又不知道怎么说,虽然两家人关系好,但因惠娘是寡妇,他一直少有机会与惠娘有交流。

                “……姐夫道的哪门子谢,要说谢的,应该是我这个做妹妹的。不过姐夫真的要多感谢谢家妹子,今天她在里面可为姐姐顺产做了不少事。”

                沈明钧又对谢韵儿致谢,只是因为他心里有鬼,连头都不敢抬。

                谢韵儿可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憨厚的汉子,对她有“非分之想”,因为是未出阁的姑娘,她只是略微欠身当作回礼。

                惠娘这才张罗道:“姐姐这几天需要人照顾,不妨就让她留在药铺这边,姐夫若心里记挂,时常过来看看。若姐夫觉得留在这儿不好,那这段时间就别去作坊上工,在家好好照看姐姐。”

                “不可不可。我……我还是去做工把!”

                沈明钧一直把惠娘当成是印刷作坊的东家,现在他觉得受了惠娘很大的恩惠。一定要用辛勤的工作来报答,他却不知其实他一直在为他娘子打工,连他的月钱,也是周氏从分红中拿出一部分来填补的。

                惠娘不勉强。笑着点点头。

                有些事周氏不想对沈明钧坦诚,她也不能明说。

                ……

                ……

                周氏生下龙凤胎,是药铺里这几年最大的喜事。

                家里五个丫鬟,除了小玉不太去抱孩子,其余四人都会经常轮着去抱。丫鬟们也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最喜欢抱弟弟。

                或者丫鬟们觉得,既然沈溪这么有本事,那沈溪的弟弟将来也会有作为,从小跟这个沈家的十郎打好关系,对将来有好处。

                晚饭时,惠娘把特别为周氏准备的月子餐送到后院,让沈明钧喂给周氏吃。

                如此一来,后院暂时成为药铺的禁地,毕竟沈明钧会经常过来,家里的女眷不适宜跟沈明钧靠得太近。

                “你们几个。这几天先搬到楼上去住,楼上还有间空房,收拾一下,加两张床。”惠娘道。

                秀儿大大咧咧道:“奶奶,加两张床也不够啊,俺们五个人呢。”

                惠娘板起脸:“两个人睡一张,还有一个,晚上帮奶娘带孩子,顺带帮你们婶婶端个夜壶递个水什么的,这几天你们叔晚上不会在咱院子过夜。如果你们婶婶和孩子渴了饿了。或者尿布换得不勤快,别说我扣你们的月钱啊。”

                秀儿嘿嘿笑道:“俺们哪里敢怠慢?俺以前也有弟弟妹妹,现在突然又有了,好开心。”

                惠娘笑着点点头。又看着在那闷声吃饭的沈溪:“小郎,你有学问,你弟弟妹妹还都没名字,你给帮忙取一个。”

                沈溪抬头道:“不好吧,爹不是说这些要先问过祖母吗?”

                惠娘白他一眼道:“你爹不是也说了,以前你祖母起名字也是问你大伯。结果你出生的时候你大伯被关在阁楼里,没人给你起名,一直小郎小郎叫着,直到两三岁才有大名。弟弟妹妹是你的,你起名字正好,连宁儿她们的名字也是你取的。”

                沈溪撇撇嘴:“这些事还是问我爹我娘吧,我可做不了主。”说完继续闷头吃饭。

                惠娘叹道:“小郎,你别多想,你娘有了弟弟妹妹,不会少疼你。也是事情太过凑巧,你说正好你中了案首,你娘就生下了龙凤胎。造化弄人,不然的话,今天一家人都该围着你转了。”

                旁边的宁儿问道:“奶奶,那我们今晚上住在哪里?”

                床榻和被褥是现成的,但家里都是妇孺,想把后院的床都搬到楼上去也不容易。惠娘想了想道:“先打地铺挤一挤,又不是寒冬腊月,这都五月天了。特别时期,就先将就一下,明天我让人过来帮你们收拾。”

                转眼到了第二天,药铺正常营业,只是这边柜台上由小玉做主,如果实在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才让谢韵儿出面。

                惠娘上午去了银号,本来说下午会让两个伙计过来帮忙搬搬抬抬,结果没到中午,惠娘就急匆匆回来,脸色很着急。

                “小郎,你可千万别出门,到楼上去。如果有人来找,你们也不可说小郎在家,知道吗?”惠娘慌里慌张叮嘱道。

                沈溪惊讶地问道:“姨,出了什么事了?”

                惠娘叹道:“有些考生听说你得了案首,心里不服,这时候正聚拢在府衙门外,说是要夺了你的案首,还要追究到底。”

                ***********

                PS:第三更!同时也是月票满1170票的加更!天子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