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二六四章 私会败露

            寒门状元 第二六四章 私会败露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二月底府儒学署的月考结束之后,沈溪更忙了,每天都要背书、看时文、写文章,简直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

                到后面沈溪拿起书本来就发晕,也是过度疲劳所致。

                本来惠娘还想就关于开酒肆的问题单独跟沈溪商议,但她见沈溪每天都很疲乏,就不好意思再多问了。

                三月初二,酒肆开张。

                酒肆选址在开元寺附近一栋二层小楼,地处繁华闹市,店面惠娘没有买下来,是租的,但盘的是商会内一家会员的铺面,租金很便宜。

                店名没有叫“姐妹酒肆”,因为那样稍显寒碜,还是要大气一点才好。也是为寄托惠娘对沈溪进学的期望,酒楼取名叫“状元居”,意思是,来这里的人都可以成状元。

                惠娘请了一个掌柜三个伙计,外加一个厨师和一个帮厨。

                春暖花开,天气尚不太热,惠娘想趁着残冬的最后一点寒冷,在城里推销一下热气腾腾的“火锅”。

                但新鲜事物,接受的人很少。

                就算惠娘用了以前沈溪教给她的那些营销伎俩,还是没有多少百姓愿意买账,开业几天后,生意仍旧很冷清。

                惠娘已经不像最开始做生意时沉不住气,刚开张生意清淡她觉得在情理之中。她相信,只要真材实料,肯定能赢得顾客。

                可谢韵儿毕竟是第一次入股做生意,她把之前积攒下来的几十两银子拿出来,就想在酒肆生意上赚上一笔,给自己攒上笔丰厚的嫁妆,谁知道上来不赚钱反倒亏本,她连为人诊病都有些心不在焉。

                “妹妹,都说了安心就好,以前在县城经营药铺,刚开始时生意就很差,后来到府城来。人生地不熟同样无人光顾。你再看看现在,光是咱这药铺,每天就能进项多少?”惠娘发觉谢韵儿太过敏感,于是出言安慰。

                现在对惠娘来说。几十两银子真不当怎么回事,可这却是谢韵儿苦心积攒经年的积蓄。

                本来惠娘准备自行承担风险,意思就是,有钱一起赚,亏了算她一个的。

                首先周氏便不答应这个“霸王条款”。因为沈家人的怀疑,周氏都动了把存在惠娘那里的银子全数相送的念头,现在花钱投资,亏了算惠娘的她更觉得对不起人,这么没良心的事她肯定不会做。

                谢韵儿也有她自己的坚持,是自己的一分不能少,不是自己的打死都不要。

                惠娘没法子,她已经在想,要不要花钱去请车马帮的弟兄去状元居撑场面?一来是造成客似云来的假象,争取食客多光顾;二则是款待一下车马帮的弟兄。这一年多来车马帮弟兄跟着宋小城为商会打江山,劳苦功高;三却是令状元居表面上看起来“赚钱”,她能名正言顺把银子分给谢韵儿和周氏。

                但这想法,有百利而独一害,别人是开心了,而她自己却要承担巨大的损失。

                沈溪在从宋小城那里得知惠娘的计划后,气得直摇头,这哪里是开酒肆,简直是在开救济院啊。

                既然老娘和谢韵儿一起投资,自然是风险共担。哪里有惠娘一个人承担损失的道理?

                这天晚上,沈溪撑着眼皮,一直熬到后半夜,这才悄悄从家里溜出来。到隔壁惠娘家里商量事情。

                进到房里,惠娘听沈溪一说,不由十分惊讶,她没料到沈溪消息灵通,竟然能知悉她“精妙”的亏钱计划。

                “……姨,你这是做的哪门子生意。我听了都为你着急。不过是火锅店而已,实在生意不好,关门就是,如果这世道无论什么生意都只赚不亏,那岂不是每个人都抢着去做生意了?”

                沈溪以一种埋怨和责备的口吻道。

                惠娘在外是很有主见和气度的,她的大方得体也为商会那些大老爷们儿所折服,可在她听完沈溪的教训后,却认错一样低下头,道:“小郎教训的是,我也是太过急功近利,想早点儿让你谢姨安心……”

                沈溪想起之前见到谢韵儿六神无主滑稽萌钝的模样,不由笑了笑,因为谢韵儿太在意这生意,又执意不肯收惠娘的钱,难怪惠娘要想办法哄谢韵儿开心。

                沈溪笑道:“姨若是求求我的话,我倒是有些好主意,虽然短时间内不太可能使酒肆宾客盈门,但小有盈利应该不难吧。”

                惠娘一听欣然道:“小郎,你快说来听听。”

                沈溪摇摇头:“姨,你还没求我呢。”

                惠娘白了沈溪一眼:“姨一直觉得你是大人,你怎的非要耍小孩子脾气……好了,姨求你,快说。”

                也是惠娘心中着急,她攥着沈溪的手,身子倚了过去,浑然没发觉整个人跟沈溪几乎快贴到一块儿了,但在沈溪趁机握住她纤手的时候,惠娘却是反应过来,忙不迭把手缩了回去。

                惠娘意识到什么,往后退了一步,半晌后抬头打量沈溪一眼,在确定沈溪没什么特别用意后她才放心下来,心里告诫自己:“小郎是姐姐的儿子,他还小,我不能乱想……”

                沈溪提起笔来,写下一个酒肆短期的发展计划。

                准确来说,就是酒肆经营的定位问题,等写好之后,他把计划书交给惠娘,在惠娘细读时,他在旁解释:

                “今年是院试年,府城里相继有县试、府试和院试三场考试,学子众多,客栈爆满,姨不妨从这些学子身上入手,在他们当中发一些优惠券。既然我们取名叫状元居,就该从这些未来状元身上做文章,而读书人恰恰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只要他们吃得好,觉得物有所值,肯定会帮我们宣传,因为他们是读书人,说的话比普通百姓更有效果。”

                惠娘连忙点头。

                沈溪说的这些都很有道理,城里读书人多,这些人需要吃喝,但平常的酒肆一般读书人是光顾不起的,而沈溪的提议,状元居要坚持“薄利多销”的原则。只在成本价上稍微加价,比一般的酒肆更便宜一些,再通过发放防伪优惠券的方式,吸引读书人前来光顾。

                有银号印防伪银票的经验。印几张优惠券出来,实在不难。

                惠娘越看越欢喜,过来轻轻摸着沈溪的头,道:“小郎,姨越来越觉得你是天上神仙转世。姨这辈子都不知如何报答你。”

                沈溪笑了笑,总会有机会的。他心里有些邪念,脸上却要保持天真无邪,转头过去耍赖一般,一头扎到带着惠娘体温的被窝里:“这几天我读书太累了,今天能不能在姨这里睡一觉?好暖和。”

                惠娘上前扯了沈溪一把,道:“小郎,这么晚了还是回家睡……哎呀,你真要在这里睡,就把外衣解下来。穿这么多睡多不舒服?”

                沈溪从暖乎乎的被褥里爬起来,笑看惠娘,此时惠娘就好像贤惠的妻子一样,帮沈溪把他脱下来的衣服挂好,回过头白了他一眼道:“还不快睡?”

                沈溪问道:“姨,你不睡啊?”

                惠娘摇摇头:“我先把你说的金点子整理一下,还有些账目要核对,你早些睡。我帮你看着,听你娘说,你有时候会蹬被子。到时候着凉可不好,等你睡下,我再去隔壁曦儿那里就寝。天亮前我会过来叫你,免得被你娘知晓。”

                沈溪不由一叹。要是能跟惠娘睡在一起多好啊,虽然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但就算抱着惠娘,那也应该是一种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他不由躺了下去,闭上眼。就感觉到一股安实。偶尔睁开眼眯着眼看看,惠娘还在那儿忙碌着,不过他确实疲惫不堪,不多时就沉沉睡了过去。

                等沈溪醒来,天已经蒙蒙亮,这时候惠娘匆忙过来叫他起床:“都怪姨不好,多睡了一会儿,你快些回去,不然真被你娘知道了。”

                沈溪匆忙把衣服套好,从门口出来,推开自家门,院子里安安静静的。他正要穿过前院到中院去,就听周氏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招呼道:“嗯?憨娃儿,鬼鬼祟祟的,我还以为有贼呢。你这是去哪儿了?”

                沈溪回过头,支吾道:“我听到外面有大黄狗叫,开门看看怎么回事。”

                周氏蹙眉:“咱这周围有野狗吗?怎的我没听到叫唤,还在外面?”

                沈溪道:“被我用石头打跑了。”

                周氏黑着脸道:“平日里你还说觉不够睡,原来成天想着出来打狗啊……好了,好了,回头跟你爹说说,让他找人把周围的野狗赶走,耽误你休息可不好。快进去,趁着上学前补一觉。”

                沈溪这才往中院走,刚到月门前就见林黛站在那儿。小妮子眼圈红红的,像是哭过,看着沈溪的目光带着怨怼。

                沈溪没问情由,拉着林黛到了房里,林黛这才撅着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没回来。”

                沈溪道:“别瞎说,我就是天亮出去打狗。”

                “哼。”

                林黛又有些委屈,抹着眼泪,“昨天我梦见娘被坏人抓走,心里害怕睡不着,想过去跟你一起睡,你却不在。我以为你去了茅房,谁知道一晚上你都没回……呜呜,你不知道人家有多害怕……”

                沈溪脸上不由带着歉疚,他没想到林黛会因为做噩梦而过来找他一起睡。却因为他的不在,让小妮子担惊受怕一夜,还哭得眼睛都红肿了。

                沈溪把她揽过来到怀里,轻轻安慰:“好了,黛儿,是我不对,以后我不会自己跑出去。不过这事,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娘……”

                林黛小脸有些倔强,像是不以为然,但最后她还是点头道:“我才没那么傻告诉娘呢,那样娘就知道我晚上找你了。”

                ***********

                PS:天子清早五点半起来码的这一章,写完就赶紧给大家送上。

                因为今天白天要出席一系列活动,可能没时间码字,不过天子保证会有三章给大家送上!看在天子如此勤奋的份儿上,大家来一波订阅和月票支持如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