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二七一章 中秀才,娶媳妇

            寒门状元 第二七一章 中秀才,娶媳妇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院试的考试流程,基本与县试和府试无区别,只是县试和府试属于预备考试,而院试则是大明四级科举院试、乡试、会试、殿试中处于第一级的正式考试。

                因而院试在正规程度上,明显要高过县试和府试,除了考场内外增加人手守备外,同时试卷必须糊名、誊卷,审卷也会更加规范,除了提学刘丙会参与阅卷,还会邀请方圆五百里内有名望的大儒一同前来审卷,确保每张卷子都有不下两人批阅,并给出评语。

                六月十九是院试前最后一天,沈溪上午仍旧被关在书房里读书,直到中午才允许出来透透气。

                林黛跟陆曦儿牵着手,老远望着沈溪,就好像两个小怨妇。从沈溪备考开始,两个小萝莉基本上就没机会跟沈溪玩了,此时她们也只是被允许过来见上沈溪一面,就好像牢房探监一般。

                “行了行了,明天憨娃儿就要考试,别打搅他。黛儿,带曦儿去药铺那边,你孙姨在那边忙活,又没个人打下手,帮忙筛药去!”

                周氏总是不忘支使林黛干活,反倒是陆曦儿每天无所事事,就连她要帮林黛做点儿什么,也会被周氏断然拒绝。在周氏眼里,陆曦儿小姐出身,跟童养媳的林黛是不一样的,她待自己小闺女也没待陆曦儿那么精细。

                沈溪道:“娘,我去看看弟弟妹妹行吗?好几天没见到了。”

                “你弟弟妹妹都在吃奶,你去看他们作甚?你现在的任务是学习,再学习,明白吗?”

                沈溪的弟弟妹妹如今不到一岁,还没断奶,一个奶娘喂起来稍微有些困难,偶尔周氏自己也会喂,用她的话说,自己又不是大户人家的少奶奶,有人帮忙养已经很好了。怎能抽身事外?

                沈溪吐吐舌头,当自己没说,回屋温习功课去了。

                结果没过一会儿,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林黛把门打开,端着个碗进来,放到书桌上。

                沈溪往碗里面看了看,惊讶地问道:“这是什么?”

                林黛撅着嘴道:“这是娘给你的,说是喝了补身子。”

                沈溪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自己多大了,还喝奶?而且还是人奶!也是周氏觉得没什么能给他进补的,干脆用最直接的方法来表示关心。

                沈溪摆摆手道:“你还是拿回去吧……”

                林黛笑道:“娘说一定要看着你喝下,把空碗拿回去。”

                “你还笑……这是娘的心意,为夫不想喝,你喝了吧。”沈溪谆谆善诱。

                林黛做了个鬼脸,一溜烟往门口跑去:“娘给你的,你不喝等着挨打吧。”

                等林黛走了,沈溪继续拿起毛笔写字,不过却不是做功课。而是继续写他的《金瓶梅》,里面就有“只见玉箫问如意儿挤了半瓯子奶,径到书房与西门庆吃药”,沈溪登时觉得自己这年岁写这些东西,容易上虚火,因为身体还没到成熟的年岁,发泄不出来。

                沈溪只好把毛笔放下,拿起书本来,但这些书本早就被他背的滚瓜烂熟,根本读不进去。

                到日落黄昏时。周氏跟惠娘一起过来探望,瞧见桌上的一碗东西,惠娘有些好奇,周氏却厉声喝道:“怎么不喝?”

                沈溪脸上有些尴尬之色:“娘。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是留着给弟弟妹妹吧。”

                惠娘这才恍然里面是什么东西,哑然失笑:“小郎,这怎么说也是你娘的心意。平日里你总埋怨你娘骂你,可她心里可是疼你疼得紧呢。”

                周氏骂骂咧咧:“这小子就是不会领情……妹妹,他不喝。你喝了吧?”

                惠娘面色大窘,却是自然地白了沈溪一眼,这才回眸跟周氏道:“姐姐莫消遣我,这等东西,还是留给孩子的好。【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周氏没怎么介意,见沈溪和周氏都不喝,她自己拿起碗“咕咚咕咚”喝下去,然后放下碗道:“老娘自己身上出来的,再喝回去。混小子,过去吃饭,晚上早点儿休息,明早你爹送你去考场。天不亮就要走,你可别睡过了。”

                沈溪与惠娘一同出门来,正好碰到沈明钧回来。

                沈明钧见到惠娘有些慌张,赶紧避开,惠娘也有意不跟沈明钧靠得太近。

                随着惠娘在商会中声望日隆,外间对于她的一些流言蜚语也多了起来,人怕出名猪怕壮,惠娘若是生做男儿身,就没那么多麻烦,问题她是女人,且是貌美如花的寡妇,她跟沈家关系好,别人传她跟沈明钧如何如何就难以避免。

                这天的晚饭比平日早开了一个时辰,天没黑,沈溪就端起了饭碗,等他吃过后就得进屋睡觉,惠娘则要帮忙把沈溪考试用的笔墨,还有一些来日的吃食、水都准备好,放在考篮里,放完之后还给沈溪看了看,检查是否落下东西。

                “以前你考那两场,娘虽然紧张,但不像这次一样。这几天娘睡不着觉,梦到你考中了秀才,你祖母也来府城贺喜,娘哪个高兴呦,笑着笑着就醒了,醒了后成宿睡不着,想把梦做囫囵了都难。你说老天爷也是的,连个美梦也不让我多做一会儿……”

                沈溪大概能理解老娘的心态,之前两次虽然他以小小年岁过县试和府试,但终究那是预备考试,过了也不会对他的社会地位有所改变,可一旦沈溪考取秀才,那周氏就是秀才的老娘,连做生意见到顾客,说话都能硬气不少。

                沈溪扒拉着饭粒,道:“娘,我会努力让你梦想成真。”

                周氏横了沈溪一眼:“算了,娘不苛求你这次一定过,娘想过了,你能二十岁之前中秀才就很好了,你大伯也是二十六七岁才中秀才,你祖母还不是成天把他捧着供着?你要是中了秀才,娘会省下银子给你去考乡试,让你当举人公,不过在这之前啊,你得先跟黛儿把婚事办了。”

                周氏说话难得有温柔的时候,听到她的话,旁边坐着的林黛的小脸一下子红了。小妮子近来被周氏横挑鼻子竖挑眼,还以为未来婆婆厌弃她了,却没想到突然在这时候提到她跟沈溪的婚事。

                沈溪笑道:“娘,是不是我中了秀才,就能跟黛儿成婚?”

                周氏扒拉着指头算了算,嘀咕道:“这届不中,再过两年,岁数差不多就该到了,你那时候该懂事了,黛儿十五岁,圆房也行,届时生个大胖小子。”想到这儿,她才笑着道,“娘答应你,你中秀才就给你们办婚事。你小子努力一点儿。”

                努力什么?

                中秀才还是生大胖小子?

                沈溪心想,老娘这算来算去也没算到我今年中了会怎样。如果他真的“侥幸”这一届过了,就算他跟林黛完婚,恐怕也无法“圆房”,林黛现已是个含苞待放的少女,可他这粒种子还没发芽呢。

                吃完饭,周氏就赶沈溪回房睡觉。盛夏时节,快到戌时了天还没完全黑透,沈溪刚躺下,周氏不放心就过屋来查看。

                “这窗户都开了也不成啊,憨娃儿依然全身是汗……相公,要不我留下来给他扇风吧?”周氏把扇子拿过来,就要给沈溪扇扇子,准备等沈溪睡着了再走。

                沈明钧道:“还是让黛儿留下给他扇吧,明天你也要早起,去送小郎……”

                周氏点头:“这倒也是,我明早还要早起给他煮点吃食带着。”说着,她把扇子交给林黛,“黛儿,用心扇风,等憨娃儿睡着了你再回房,晚上如果起夜,过来看看小郎身上出汗没,如果出汗的话就给他擦擦,知道吗?”

                沈溪心说老娘的关怀可真是无微不至,安排林黛这个未来儿媳妇代劳,这说明老娘已作好了他长大后撒手的准备。

                等周氏走了,林黛拿着扇子摇晃着,小妮子脸上有点不太高兴道:“你……今年一定要考上秀才。”

                沈溪笑道:“为什么,小娘子,你就这么急着嫁给我?”

                林黛用扇子打了沈溪一下,好像在嗔怪他胡说八道,然后才继续摇晃着扇子道:“娘说,只有你中了秀才才能娶我,如果你今年不中,那就要等两年以后,那时候,娘指不定让你娶谁呢,如果你后年还不中,那时我就十六了……”

                沈溪心想,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婆婆,就有什么样的儿媳啊。

                老娘已经受到祖母李氏的荼毒,现在又开始往林黛身上投毒。以前小妮子不怎么爱说话,现在在他面前,小妮子唠叨起来真像个管家婆,连口吻都跟周氏絮叨时别无二致。

                沈溪打断林黛的话:“好好好,为夫今年一定中秀才,把你娶进门。”

                林黛眉开眼笑:“嗯,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你不中……”小妮子稍微顿了顿,“娘还不许你娶我的话,你就带我私奔吧。”

                听到林黛的话,沈溪登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或者是他平日里对小妮子说的那些故事太不接地气,什么张生崔莺莺,什么倩女幽魂,什么相思化蝶,总是情啊爱的,一段段浪漫而有情调的故事,让小妮子过早接触到一些不属于她这年龄该接触的东西,令她居然有这么大胆的想法。

                不过这也恰恰说明,小妮子正是情窦初开的年岁,而且小妮子把所有对美好爱情的憧憬,都寄托在了他一人身上。

                ************

                PS:第二更!求下免费的推荐票,请大家高抬贵指,点击下给予天子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