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八二章 豹房一条狗

            寒门状元 第一九八二章 豹房一条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沈溪刚离开刑部衙门不久,洪钟、张纶和张子麟等三法司要员便匆忙而至。

                这些人早就知道沈溪要过来,所以先行回避,他们不太明白沈溪造访的用意,干脆让年老持重的何鉴出来接待,而他们则等沈溪走后再出来问询情况。

                “怎的?他说要把宗卷带回私宅审阅?那不跟以前刘……”

                洪钟的话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不过他的意思很明显,沈溪跟刘瑾愈发相似,居然把公事当作私事来处理。

                何鉴道:“别这么早下定义,到里面说话。”

                一行人进到刑部衙门,半道上大理寺卿张纶道:“却不知沈尚书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不会是想借处置阉党案敛财吧?”

                洪钟回道:“这……应该不至于吧?”

                几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发现茫然之色。

                现在沈溪分明已接替了刘瑾的位置,至于将来是怎么个路数,没人知晓,一切都是猜测。

                何鉴一摆手,几人前后脚进入公事房。

                何鉴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道:“操那心作何?按照沈之厚之前的说法,一切都会以陛下吩咐行事,力争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案子或许到此为止……不过地方上阉党名录尚未成册,或许存在一定变数,不过总归比谢尚书处置案子,要更风平浪静些。”

                洪钟苦笑道:“沈之厚收拢人心的意图非常明显,反倒让人不安。”

                何鉴打量洪钟,诧异地问道:“宣之的意思是说……沈之厚确实想当第二个刘瑾?”

                洪钟摇摇头:“现在不是我想说,是朝中很多人都如此传言,尤其是昨日午朝未能顺利进行,大家都觉得现在唯一能跟陛下建立联系之人,除了宫里太监,就是沈之厚……但偏偏陛下对司礼监的差事未做任何安排,就连吏部尚书……也只是谢阁老暂领,这是要为沈之厚准备位置,等处置完阉党案便拔擢沈之厚上位!”

                何鉴闻言不由皱眉,看了看张子麟等人,这些人暂时都不说话,主要是他们大多牵扯进阉党案,不敢随便发表评论,现在沈溪那边一句话,就可能让他们下狱问罪,而洪钟从一开始就没有列入阉党名录,所以才敢这么直言无忌。

                “不会。”

                何鉴摇摇头,“沈之厚是什么人?他乃是三元及第的状元出身,刘瑾岂能与之相提并论?如今朝中非议的一些事,包括平草原的国策,都是为斗刘瑾不得已而为之,当初于乔那边说得很清楚,一旦刘瑾事败,这些都可以取消,沈之厚怎会做出祸国殃民之事?”

                洪钟道:“唉!也就是何尚书你才对他完全信任……罢了,还是先等看看他如何处置案子吧!”

                “陛下平时在豹房开销不小,刘瑾一倒,接下来谁为陛下敛财?以前刘瑾敛财的方式就是从我们这些官员身上搜刮,沈之厚能开辟出新财路来?如果他无法为陛下维系财源,陛下如何对他保持信任?”

                “这是个难题,只有沈之厚自己才知道如何化解。”

                何鉴板着脸道:“言多必失,这种话宣之以后少提为好,若被于乔听到,指不定又要掀起一场风波!”

                ……

                ……

                谢迁很快便知道沈溪把阉党案卷宗自刑部衙门移到私宅,却无计可施,目前他没心思登门找沈溪商议事情,因为这会让他觉得很丢面子。谢迁一心等沈溪“幡然醒悟”,可现在沈溪在这个问题上绝对不会迁就于他。

                朝廷的秩序,看似已恢复。

                至少朝野上下,除了吏部尚书和司礼监掌印这两个非常关键的位置仍未做安排外,其余各衙门基本已恢复正常。

                谢迁掌握内阁和吏部,暂时手头的权力无人能抗衡,看起来沈溪是阉党垮台后的最大得益人,但其实真正获得权力的却是谢迁。

                就在此时,一个不起眼的人自辽东回到京师,正是出海找寻钟夫人一年多时间才归来的钱宁。

                豹房花厅内,钱宁正被朱厚照问罪。

                钱宁并未从辽东把钟夫人给找回来,但他听说刘瑾被杀,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所以马不停蹄自辽东赶了回来,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如果让新势力顺利崛起,那接替刘瑾的掌权者必将容不下他。

                朱厚照坐在太师椅上,看着伏地磕头的钱宁,怒气冲冲喝斥:“亏你还有脸回来,也不看看自己做了些什么!连点小事都办不好,你回来作何?干脆死在辽东得了!”

                钱宁嚎啕大哭:“陛下,小人惦记您的恩德,每日魂牵梦绕全都是陛下……”

                因受刘瑾影响,钱宁认清楚一件事,不管自己是否做错了,只要在朱厚照跟前用哭诉的方式倾诉衷肠,一定有效,因为这个小皇帝有两大特点,一是念旧,再就是心软。

                果然,在钱宁哭诉中,朱厚照对钱宁的怨责不像之前那么深了。

                主要是因为朱厚照在这一年内有了新欢,对于钟夫人的惦念也就没有之前那么刻骨铭心,已顺利渡过“失恋期”,再想到刘瑾已不在,身边需要一个人帮忙打理吃喝玩乐的事情,钱宁恰恰是个不错的帮手。

                朱厚照心想:“虽然沈先生能力卓著,但朕总不能让沈先生为朕去找寻天下绝色,钱宁做人机灵,以前在朕跟前就做得不错,不比刘瑾差,或许可以委以重任。”

                朱厚照道:“你对朕的忠心,朕能体谅,但你的差事确实没做好,按照规矩朕得砍你脑袋……你且说,如何将功折罪?”

                钱宁一听便知道有戏,他不希望再去辽东那种苦寒之地找人,眼看已入冬,再留在辽东一个冬天,他觉得自己的小命都会葬送在那儿。

                钱宁毕恭毕敬地道:“陛下,小人虽然未将人找回,但却在辽东和北直隶为陛下搜罗几名绝色佳丽,多为二十到三十岁间的妇人,容貌姣好,且体态诱人。”

                “哦?”

                朱厚照眼睛登时瞪圆,神光奕奕。

                因为刘瑾谋反的事情,豹房许久都未添置美人,一来是没有人主持此事,二来是阉党覆灭导致豹房获取女人的渠道陡然变窄,现在钱宁直接给他带回几人,让朱厚照的期待一下子达到。

                “还等什么?”

                朱厚照迫不及待地道,“把人送到朕跟前来,若朕看了满意的话,就饶过你的罪行,让你留在京师中替朕做事。”

                ……

                ……

                钱宁的确会来事。

                辽东地域辽阔,要找到钟夫人就跟大海捞针一样,实在太过艰难,而且沈溪还派有人去辽东故意捣乱,以至于钱宁几次闻听钟夫人的消息,循迹而去,但最终都是铩羽而归,没把人找到不说,还弄得一身伤痕。

                但要说在民间搜罗一些大户人家的妇人,这就不是什么难事了,钱宁到底有钦差的身份,他以锦衣卫千户去辽东,身边带着大批爪牙,地方上的官员都拼命巴结,听说他要挑选美貌妇人敬献给皇帝,地方官府倾力相助,钱宁没怎么费力就找到八名妇人,这还是悉心挑选后的结果。

                换了旁人,定会有私心,把其中最出色的女人留在身边,但钱宁却不同,他是太监义子出身,知道权力的重要性,在为朱厚照办事上,基本是倾尽全力,没有半点儿私心。

                豹房一处偏厅内,朱厚照一身便服,跟随钱宁偷窥八名妇人。

                钱宁知道朱厚照的喜好,小皇帝对于妙龄少女并不感兴趣,唯独对已婚妇人青睐有加,所以他给朱厚照找的女人,没有一个以青春靓丽吸引人,这些妇人身上都带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

                “不错,不错。”

                朱厚照躲在屏风后略微看了一眼,便连连点头。

                钱宁低声道:“陛下,这是小人从数百妇人中精挑细选而得,若陛下喜欢的话,小人还可以从地方上再为陛下选一批出来……”

                朱厚照眯眼打量钱宁,道:“你不是用什么非常规手段把人找来,回头这些女人就会跟钟夫人一样,私自出逃吧?”

                “不敢,不敢。”

                钱宁赶紧为自己辩解,“都是地方士绅孝敬给陛下您的,绝对不会出意外!”

                朱厚照冷冷一笑:“希望如此吧。不过……就算是抢来的也无妨,虽然这些女人气度和神韵无法跟钟夫人相提并论,但你总算是用心了……来,为朕安排一下,朕今日就要临幸这几个女人!”

                钱宁一听,瞠目结舌。

                此时房内除了朱厚照外,就只有小拧子,他不明白皇帝这话是对小拧子说的还是对他说的,钱宁先看了小拧子一眼,再看看朱厚照,但见朱厚照正趴在屏风缝隙前,偷看那些惶恐不安的女子。

                钱宁心里不由纳闷儿:“人都已经给陛下送到豹房来了,陛下也知道这些女人都归属于他,为何还要偷偷摸摸在这里瞧?直接闯进去,甚至喜欢的话,就地解决也是可以的……陛下这是何苦呢?”

                显然钱宁不太明白朱厚照的性格,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才是朱厚照想要得到的。

                而这正是朱厚照对钟夫人所持的态度,抢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奈何如今佳人杳无踪迹,朱厚照便把这种行为习惯放在这些民间女子身上。

                小拧子凑过头,低声道:“钱千户,陛下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件事还得你来安排才是。”

                钱宁知道现在朱厚照跟前最受宠的太监就是小拧子,他一贯精擅巴结上司,当即谄媚地道:“拧公公说的是,小人定会帮公公办妥事情,而最后一切功劳,都归拧公公您所有!”

                小拧子打量钱宁一眼,似乎在说,算你小子识相!

                ……

                ……

                钱宁回来了,重新得到朱厚照重用。

                钱宁回京师所做第一件事,就是安排朱厚照临幸民间女子。

                按照朱厚照的要求,不能对那些民间女子说明他皇帝的身份,而且要这些女子主动些,这对旁人来说或许不那么容易,但钱宁却是市井出身,先是拜太监为义父,又在锦衣卫打拼多年,这些事情对他而言简直是小儿科。

                “……以前刘瑾给陛下敬献女人的手段,还是从我这里学的,只是我因钟夫人的事情没做好才被发配出京,刘瑾方被陛下委以重任,否则什么时候轮到他……”

                钱宁非常自负,不过就算他觉得自己已得到朱厚照的信任,但还是第一时间去见了一个人,准备跟这人保持足够密切的关系。

                此人便是在豹房拥有很高地位的花妃。

                “……钱大人是陛下跟前的红人,从地方回到京师,根本没必要来见妾身,妾身只是陛下身边一个普通女人罢了!”

                花妃不想见钱宁,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很危险。

                在钱宁权势鼎盛的时候,曾经要挟过花妃,甚至想将她占有,在花妃看来这是个极其无耻的小人。

                不过钱宁却好像并不在乎花妃对自己的厌恶,笑呵呵道:“小人去了一趟辽东,为娘娘带了些礼物回来,请娘娘笑纳。”

                说完,钱宁亲自把木匣献上,由花妃身边的婢女呈送过去。

                花妃打开檀香木制成的箱子,见到里面的东西后,好奇地问道:“这里面都是何物?”

                钱宁道:“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既有地方上的土特产,还有金银首饰和珠宝玉器……都是小人对娘娘的孝敬,不成敬意。”

                花妃冷声道:“钱千户拿数百年的野山参作为普通礼物,还用金银玉器作孝敬,出手可真大方……都道钱千户是被发配到辽东去做苦差,但为何妾身看来,你是去刮地皮的?”

                “呵呵。”

                钱宁被花妃冷嘲热讽,仍旧笑呵呵道,“娘娘言笑了,小人在外不能时时慕天颜,又不能见到娘娘,真是最大的悲哀……流落在外,小人无时无刻不想回到豹房来,今日回来后第一时间便把对娘娘的心意送来。”

                花妃眼中的贪婪一闪而过,显然不想把礼物退还给钱宁。

                平时花妃为了得到朱厚照的宠爱,不但不收朱厚照赏赐的钱财,甚至自掏腰包为朱厚照张罗“节目”,以至于花妃平时生活节俭,吃用都是能省则省,对于金钱极度渴望。

                “陛下安排你做什么事?”花妃问了一句。

                钱宁道:“小人从地方上带回一些女人,陛下正在临幸。”

                “哦。”

                花妃点头道,“陛下临幸女人,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样的女人豹房少了么?你有不懂的地方,直接问陛下身边的常侍太监便可,妾身帮不上你什么忙。”

                钱宁摇摇头:“娘娘当然能帮上忙,只要娘娘平时多加照顾小的,小的便能掌握陛下的心思,否则小的做错事可能都不知……”

                “这次回来,小人希望能得到娘娘您的眷顾,从此后小的便是您身边一条狗,一切都听娘娘吩咐行事!”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