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至尊 > 第三章 嘴唇是甜的

            诸天至尊 第三章 嘴唇是甜的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bearwagner.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城门外的事没有如同想象中风暴似的传开,反而异常的平静,仿佛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甚至没有人议论他。

                夜!

                安静如水!

                镇妖王府中,白竹看着紧闭着的大门,她心中很是诧异。两个月前,消失了三年的二公子回来,以往最喜欢花天酒地的二公子却准时的呆在他的房间内,然后看着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发呆,一发呆就是一晚上。

                要不是白天周泽依旧风花雪月,性子不变,白竹都会以为周泽变成傻子了?不是傻子能呆呆的看着一块破石头一晚上?

                房内的周泽站在那里,眼睛灼灼的注视着面前小孩般高的黑石,他出神的盯着黑石,神情平静的如同一潭无波的深水。

                白竹小心翼翼的进来,帮周泽添好了油灯,沏好茶水等,她摄手摄脚的退出去,关门的瞬那偷偷的看了一眼周泽,背影卓尔不群,修长挺拔,在黑夜中悄然无声,是一个能让女人迷离的身影,白竹忍不住脸颊发烫。但又忍不住贪婪了的再看了一眼,发现此刻的周泽又有着不同,之前是给人悄然无声的迷离,现在却仿佛身上有着炽热的神采,连烛光都黯然失色了。

                “咦?”

                白竹惊疑不定,周泽未曾修行,怎么会出现这种宛如元气外泄的神采?难道周泽暗自修行了?不过,从未听说过可以盯着一块石头发呆修行啊!

                悄悄的把门关上,退出房间,白竹在月下不由想到周泽消失的这三年,三年前他莫名其妙的消失,也不知道这三年他做了什么?

                果然,周泽又很傻愣愣的盯着黑石过了一夜。

                “白竹姐,公子不会又在犯傻吧?昨天还是看着石头没睡?”白琴小声的问守夜的白竹。

                见白竹点头,白琴嘀咕的说道:“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取向变成石头了呢!”

                一句话让在喝水的白竹直接喷了出来,心想这小妮子这评价要是让公子知道,屁股不抽肿才怪。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不过,也怪公子整天风花雪月声色犬马,时不时的谈个人生理想,把几个天真娇美的女子熏陶成这模样了。

                “哎呀,差点忘记了。夫人让我们请公子前去大堂,白竹姐快去通知公子,昨天的事好像夫人才知道,正在大发雷霆呢!”白琴小声的提醒道。

                “娘亲在生气?”周泽在房门走出来,含笑的说道,“得!今天看来早饭又没得吃了?走吧,你们几个陪我去挨训吧!”

                白竹望着懒散放浪的周泽,看他样子是根本不把昨天的事当一回事了。想到昨天周泽所做的事,他怎么就能这样的淡定,辱周灭,杀准王侯,这足以让皇朝震动的事。

                周泽在白竹白琴的陪伴下到了大厅,大厅主位上坐着一个中年美妇,身着华服,雍容华贵,这自是镇妖王妃兰阳夫人。在她身后,琴瑟笙竹的另外两女娇柔站在那,身材修长,很是美丽。

                不过,吸引周泽眼神的却是兰阳夫人身边的一个女子,这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容颜如玉,肌肤吹弹可破,没有一点瑕疵,秀直的鼻梁,娇艳的红唇,身材修长,蛮腰纤细,薄薄的紧身长裤将她修长的腿绷紧,腿型完美,眼睛看着就能感觉到其中的诱惑弹性。

                衣衫把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十分诱人。美的醉人心弦,又有空谷幽兰的气息,非常的出尘,非常的宁静,眸子明亮清澈,没有一缕的杂质,站在那里仿佛是天地灵秀的一部分,就这样看上一眼,仿佛天地都因此而安静,这是一个恬静到出尘的女子!

                周泽自然认识她,母亲的养女林惜,如同她的名字一样静女其姝,我见怜惜。只是周泽惊讶,她居然也回到皇城了,她不是在学宫修行吗?

                目光有些贪婪的看了一阵林惜,林惜感觉到这炽热的目光在她胸脯和长腿等处扫过,但她依旧安静的站在那里,无悲无喜宁静的能洗礼人心灵。

                这种空谷幽兰让周泽如此脸皮厚的人都不好意思继续,移开目光扯过旁边的椅子刚想坐下来,就听到兰阳夫人喝斥:“不准坐!站着!”

                见近乎暴走的母亲,周泽耸耸肩,无所谓的站在大厅中央:“母亲,谁惹你生气了,你和我说我分分钟把他脸抽肿。母亲这样的美人,居然也有人舍得惹你生气!”

                “以为你油嘴滑舌夸我就行了?”兰阳夫人虽然口中喝斥,但脸上的怒意却消退了几分,让白竹几女忍不住偷笑,心想夫人也挡不住公子的甜言蜜语。

                “你不是要把脸抽肿吗?快抽啊!”兰阳夫人哼了一声,冷眼逼视周泽。

                “难道惹您生气的是我不成?”周泽很是惊讶,不过见兰阳夫人怒扬起来的眉毛,周泽赶紧讨好的说道,“好吧!我错了,但是抽自己脸就算了吧,嘿嘿,你这么英俊的儿子,脸被打肿还不是丢您的脸,何况你生出来的又不是白痴儿子,怎么能傻的自己打自己呢?是吧!”

                兰阳夫人望着周泽,突然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周泽,我有两个孩子,你和你大哥周凡!但你们两个,却没有一个让我省心和骄傲的。”

                见兰阳夫人悲苦的神态,周泽叹息了一声道:“大哥只是嗜武了一些,但是理应是你的骄傲啊!”

                “周凡那是嗜武吗?他那是傻!身为镇妖王的继承人,却只知道修行,把他父亲,娘亲,整个周家都抛弃,一个人不分日夜的修行,往自己身上自残的插刀子修行,这是一个正常人吗?”兰阳夫人说到这就忍不住怒了。

                周泽沉默,大哥周凡真的太偏执了,眼中只有修行,其他的一切都不管不问,为了修行他痴傻了,像在身上插刀子为修行的太过平常了,他曾经为了修行,投身到众多妖兽之中,让妖兽撕咬他身体,要不是父亲发现的早,他已经死了,他已经修行的入魔了。

                “周凡我不指望了,然后把希望放到你身上。对,你从小就聪明。可是你做了什么?从小到大只会败家,只会声色犬马。”兰阳夫人气道,“有人说你是皇城一害,我为此和多少人红脸过?可是你争气过吗?”

                周泽讪讪的笑道:“你和父亲攒下偌大家产,我要是不败家怎么对得起您们?这点小事,您就不要当回事吧!”

                “住嘴!”兰阳夫人都气炸了,什么叫不败家对不起我们,“好!好!败家我忍了,你声色犬马我也忍了,可身为镇妖王公子,却一丝修为都没有。身为武勋世家公子,你让别人怎么看?”

                见兰阳夫人气的脸都发白了,周泽赶紧让白竹送上一杯茶。

                兰阳夫人喝了茶水,平息了一下情绪说道:“周泽,三年前,你父亲突然派人把你带走。我还以为你有所改变,可是三年后回来,你的改变就是抱着一块大石头,抱的比起抱女人还紧,还不如你夜夜笙歌。”

                “夜夜笙歌不太好吧!”周尘错愕的看着兰阳夫人,自己母亲太前卫了。

                “不好?!哼!说到这三年,你倒是告诉我,这三年你做什么?在你父亲镇守的东边同样声色犬马?”兰阳夫人今天的脾气特别大。

                包括林惜在内,众人这才知道这消失的三年,原来是镇妖王带走了他。

                周泽思绪不由回到三年前,三年前,他父亲在十万大山中挖出了一具尸体,没错就是一具尸体。父亲就派人把他接到了身边,指着那尸体说道:“以后你就跟着他!”

                想到当时的情境,周泽都跳起来骂娘了。这还他妈是不是亲爹啊,把自己丢给一具尸体,开什么鬼玩笑啊。

                不过,说来也诡异,这尸体和周泽关了几天之后,居然苏醒过来。然后,他也不知道和父亲说了什么,反正周泽只知道,一想霸气的父亲在尸体面前,几乎是尸体说什么父亲就答应了什么。然后周泽就被带走了。

                于是,周泽就成为了一具尸体的开山大弟子。想到这,周泽此刻都还未完全反应过来。他妈的,莫名其妙就成为了一个死人的徒弟。

                他把自己带到了一个叫做九幽崖的地方,把自己丢到其中。想到九幽崖,周泽此刻都心中发寒,那里把弱肉强食演绎到极致,杀戮在其中是最常见的事,送入九幽崖的少年无数,可走出来的却不过数千人而已,百不存一!

                想到九幽崖的一幕幕,周泽又不由有些怀念起来:他们应该都活着吧!没有自己在,有不少人应该开心吧。

                “周泽!”兰阳夫人见周泽发呆,她忍不住怒喝道。

                “啊!”周泽反应过来,“母亲大人我在听呢!”

                兰阳夫人从桌子上抓过一封信,直接丢到周泽的身前,怒喝道:“你父亲前日来信,说对你失望至极。这三年,你倒是说说你到底做什么了?”

                听到兰阳夫人的话,周泽苦笑了起来。九幽崖是一处人间地狱,但也是一处无数年轻人向往的圣地。无数的俊才明知道进入其中弱肉强食九死一生,可他们还是涌入进去,因为只要从其中能活着出来,那将会一飞冲天。

                这三年,周泽在其中,做下无数事,引得九幽崖轰动过好几次,一直以来都是父亲的骄傲。可是到最后他还是被淘汰了,因为他做了一件在九幽崖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在别人看来,那是一件可笑至极,也是滔天大罪的事,几乎把九幽崖都搅翻了。

                父亲得知,他如何不气愤?

                见周泽又不言不语,兰阳夫人深吸了一口气道:“再骂你的话我也不想再说了,周泽你好好想想,别人骂你纨绔子,废物你生气不生气?”

                “堂堂镇妖王世子,向云梦公主提亲,被人一句‘我的夫君只能是少年英才’顶回来,你丢脸不丢脸。”

                “身为武勋世家的子弟,你却丝毫没有修为,周家还有没有颜面?”

                “……”

                兰阳夫人不断喝斥周泽,尽管周泽脸皮厚,到最后都忍不住有些发烫了。特别是云梦公主那件事,周泽现在都脸红,数年前自己偶见云梦帝姬,怦然心动,缠着母亲要去提亲。兰阳夫人向来宠她,当真前去提亲,不过提亲的东西被云梦帝姬直接丢出来说“我的夫君只能是少年英才,而不是纨绔废物’。这一度让周泽成为整个皇城的笑柄。

                “母亲,这些老事你就不要提了吧?云梦帝姬不喜欢我就是了,您儿子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的。”周泽讪讪道。

                “有人会喜欢你?”兰阳夫人怒哼道,“有很多人喜欢你,你还用的了骗林惜?当年你做的那件事以为我不知道?也就林惜单纯,会信你这混蛋小子的嘴唇是甜的,被你骗的亲上了!”

                周泽偷偷的看了一眼林惜,一直安静如水站在一旁,美的怦然心动的林惜,此刻也失去了淡然。那张绝美嫩白的脸颊也抹上了一层霞红,瞬间的娇艳,倾国倾城。

                “那是小孩子不懂事嘛!”

                周泽小时候骗林惜到房间,强吻了林惜后,林惜再也不会到他三米之内了。不过,她的嘴真的是甜的。想到这,周泽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林惜,林惜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似水站在那里。这姿态让周泽都不知道林惜对当年的胡闹怎么想的。

                “好!那时候小,你现在还小吗?你昨天做的事,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兰阳夫人怒道,“你大哥痴傻,你纨绔。幸好还有林惜陪我,要不然我早就气死了。什么时候,你也修行修行给我看看,不指望你多强,起码能不被风吹倒!”

                “您对我的要求就只是不被风吹到?”周泽错愕的看着兰阳夫人,这样的要求真的是一个做母亲的期望?

                “要不然你以为你自己有几分本事?”兰阳夫人怒道,“有本事你就做给我看!”

                周泽灿然一笑,刚想说什么,却见家将急冲冲的跑进来,一脸惶恐的喊道:“夫人,安和亲王带人杀到王府了。”

                一句话,数人都色变,兰阳夫人恨恨的瞪了周泽一眼,周泽昨天所做的事终于招来报复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