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至尊 > 第九章 败家子

            诸天至尊 第九章 败家子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bearwagner.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冠军侯府!

                宽阔的大厅躺满众多受伤武者,为首的安和亲王四肢还有猩红血液不断的渗透出来。原本安静的大厅哀叫呻吟声一片,周灭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厅躺着的一众人,冠军侯府的一个家将颤颤巍巍为周灭等人介绍事情的经过。

                “你说镇妖王那位痴迷声色犬马的二公子,一念入先天了?”开口说话的是周灭身边身着蟒袍的男子,这个人的身份要是放在外界,定然会让人震惊,因为这个人居然是虎王,曾经镇守过血蝎岩的王侯,他和安和亲王不同,这是一个真正经历过血战洗礼的人物。只是没有想到,虎王居然和周灭走得这么近。

                “是的!他不只是一念入先天了,而且整整出现八重天!”周灭府中家将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胡扯!这不可能,那个纨绔子弟都能一念入先天,你当先天境是狗屎吗?”虎王怒斥道。

                家将被喝斥,脸上露出畏惧:“这点在场的人都能坐镇,他确实是一念入先天。”

                见虎王扬起眉头又要喝斥,周灭突然笑了起来:“倒是小看了我这位泽弟,没有想到消失三年,带给我这样一个大惊喜。”

                “呃……”虎王见周泽的态度,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也觉得他真能步入先天境,还是八重天?”

                “这么多人的眼睛不会说谎!”周灭回了虎王一句,转而看向家将说道,“我那位好弟弟说这些都是送给我的礼物?”

                “是!”家将身体在颤抖,可却不得不说出来。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

                “好礼物!”周灭又笑了起来,他长相英俊,笑起来那么明朗,要是有女子见到,定然又会痴迷爱恋了。

                “他还说什么?”周灭继续问道。

                家将想了想,很小心翼翼的说道:“他说:他不会告诉别人侯爷您割断安和亲王手筋脚筋的事。”

                一句话让虎王没有忍住,一掌拍在身前的桌子上,桌子瞬间四分五裂,暴怒吼道:“他镇妖王府真的肆无忌惮了吗?”

                周灭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他阴沉着脸,死死的盯着安和亲王,此刻的安和亲王嘴角还有狗屎,难闻的气味弥漫着大厅。家将见周灭如此,更是颤颤巍巍。

                “这样也好,胆敢伤皇室贵裔,我就不信一个镇妖王府的世子,能承受皇室的怒火。”虎王突然嗤笑道,镇妖王都不敢做的事,他一个王侯世子居然敢做,真当没有人治得了他吗?

                “你没听到吗?安和亲王的手筋脚筋是我挑断的!”周灭转头平静的看了一眼虎王,他这一句话让怒火中烧的他眼睛瞪大,暴虐瞬间冻结,不可置信的看着周灭,同样如此表情的有那位家将和刚刚苏醒过来的安和亲王,原本哀叫的他,也因为这一句话死一般的平静。

                这居然是周灭说出来的话!

                “传令下去,就说安和亲王修行元气暴动,我无奈断其四肢。”

                周灭的话如同惊雷一样在众人心中响起,谁都没有想到,周灭居然真的把责任担了。开什么玩笑?周泽说你割断安和亲王的手脚筋,你就真的说是自己?你怎么这么听他的话了。

                “冠军侯!”虎王想要说什么,却被周灭挥手阻拦了。

                周灭阴沉着脸,这一次闹剧他没有想到败的这么彻底。他自然不想承担这个责任,只不过他不得不承担?安和亲王是他丢出去的棋子,棋子被人吃了,谁又能说他的不是?闹到楚皇那里又有什么用?

                那一夜楚皇对一位准侯爷被周泽所杀表现的平静来看,周灭就清楚,楚皇对镇妖王何其忌惮。周灭也明白一件事,楚皇绝不会轻易对镇妖王出手,同样镇妖王也不会轻易挑衅楚皇。

                他和周泽所做的事,那就只能是他和周泽自己处理。他要是敢让皇室因此而动了周泽,那镇妖王岂能放过他?

                皇室有理由动周泽?难道镇妖王就没理由动他吗?安和亲王可是他的棋子!想到自己曾经的那位义父,周灭忍不住心生寒意,那是一个让人何等惊惧的恐怖存在。

                “周灭!”安和亲王听到周灭的话,他眼睛血红,怒吼间,口中又有污物喷出来,这让周灭皱了皱眉头,厌恶对着家将吩咐道,“抬下去,另外帮下把口洗干净!”

                “是!”家将顿时派了无数人,不管安和亲王的怒吼,把他们都给搬走。

                在大厅的人被清理之后,虎王望着面色又恢复平静的周灭,他都觉得有些恍惚了起来。冠军侯居然在周泽的交锋中败了两次了。

                没错!第一次被人扇了一个耳光,第二次更是让周灭自己吞下了苦果。

                冠军侯是什么人?被誉为大楚皇朝年轻一辈第一人,雄才武略从未一败,一直以来都是以辗压的姿态摧毁了他的一切敌人,可此次却连续在一个纨绔子弟手中吃瘪了。

                “我的这位泽弟真的让我有兴趣了!”周灭突然笑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话让虎王的心跳了跳,他知道每一次周灭如此都将折磨的他的敌人生不如死,从未例外过。

                “他毕竟是镇妖王世子!”虎王提醒了一句道。

                “正是因为他是镇妖王世子,所有我才有兴趣,楚皇才有兴趣!”周灭回了一句。

                虎王心顿时明悟,楚皇和镇妖王相互顾忌,谁也不会率先针对对方,所以小辈的闹剧他们自然不会插手。

                “那就陪他玩一玩吧!”周灭说这句话时,身体正好隐入到大厅阴暗处,身体模糊起来,但虎王却心生寒意。

                大楚皇朝年轻一辈第一人是如何做到的?那是因为在他身下,躺着无数俊才的尸骨。震山王那位惊采绝艳,被誉为皇城一杰的世子,不就是因为被他玩死的吗,炎暴侯那位有望把家族绝学修行到巅峰的天才孙子,传言也是死在他手里面。

                他对谁有兴趣,那谁就会死,这是跟随周灭的亲信都知道的事实。

                周泽,一个声色犬马,紫醉金迷在肉池酒林中的纨绔子。

                周灭,一个身经百战,雄才武略杀的无穷妖兽畏惧的冠军侯。

                高下立判,胜负已分了!

                ……

                镇妖王府!

                兰阳夫人灼灼的盯着周泽,林惜安然的站在一旁,静然的如同一朵洁白出尘的莲花,不过那双清澈似水的美眸同样落在周泽身上。

                “你是先天境?”兰阳夫人还是觉得有些恍惚,不相信面前的事实。

                “今天早上,母亲大人怒骂我是没有丝毫修为的败家子,恨铁不成钢的怒要我修一个聚气境给您看看。我觉得母亲大人说的十分有理,所以我就随便修一个先天境给您瞧瞧,您不会怪我不是聚气境而是先天境吧?”周泽很认真的看着兰阳夫人,一本正经,仿佛是一个自我检讨的乖孩子。

                兰阳夫人脸色发烫,想到一大早把周泽提出来狠狠的教训一顿,怒斥他有本事修个聚气境来试试,这话现在还在她耳朵里回荡,周泽一念入先天,这让她有些尴尬了。

                “当然不会!”兰阳夫人脸色绯红的笑了几声。

                “哎呀!这我就放心了,生怕母亲大人又觉得我不乖,毕竟我修行到的不是聚气境!”周泽大松了一口气道。

                兰阳夫人嘴角抽搐了几下,恨不得抽死周泽这混小子,你就不能不提早上的事情吗?

                “你这三年到底做什么了?”兰阳夫人转移话题询问周泽。

                “三年啊,我没做啥啊,就是听从母亲大人的教诲,看看怎么样才能步入聚气境!”周泽回答道。

                “周泽你给我闭嘴!”兰阳夫人终于忍不住发飙了,“你这混小子能不一句一个聚气境吗?”

                “好的!”周泽点头道,“母亲大人要我不说,我自然不会说的。”

                兰阳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问周泽说道:“说吧,这三年你到底做什么了?你们父子都不说,哼,最近你父亲来一封信,说对你做的那件事很失望,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父亲很失望?”

                “在回答母亲问题之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周泽有些惶恐担忧之色。

                “说!”兰阳夫人点点头。

                “我步入先天境而不是聚气境,母亲大人真的不生气吧?”

                兰阳夫人落荒而逃了,她脸都青了,不是说过不谈聚气境吗,不谈的吗?这还让自己怎么教训他啊啊啊!!

                看着兰阳夫人终于走了,周泽这才松了一口气,回来几个月,时不时的被兰阳夫人拖出来教训一顿,她仿佛教训上瘾了。周泽倒是不在乎她教训,只不过兰阳夫人啧啧不休起来,真的有些啰嗦啊。

                打发走兰阳夫人,周泽原本以为林惜也会随着兰阳夫人一起离开,倒是没有想到林惜会站在那里,美眸静然的注视着他。

                周泽意外,从自己骗过林惜几次后,她还是第一次单独和自己在一个空间中。周泽有些受宠若惊,忍不住开口询问道:“怎么了?”

                林惜没有开口回答,站在那里,双腿修长笔直,肌肤如凝脂,那双清澈美眸依旧注视着周泽。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