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至尊 > 第四十八章 求人拜师

            诸天至尊 第四十八章 求人拜师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bearwagner.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兰阳夫人回到镇妖王府已经是晚上了,她回到府邸后周泽第一件事就是问兰阳夫人虞妃对她说什么了,却被告知虞妃什么都没有和她说!

                周泽更加奇怪,把虞妃和自己接触的事告诉兰阳夫人,当然对于捏虞妃屁股这样的事周泽选择性的掩饰掉。

                “她什么意思?居然要我把这句话带给父亲!”周泽问着兰阳夫人说道,“母亲你对虞妃知道多少?”

                兰阳夫人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她到底为何如此做。虞妃这个人虽然在皇室超然,但为人相当低调,关于她的信息很少。但从今天敢喝斥皇后看,她在楚皇心中的地位极高,这样一个恩宠至极的人,没有道理会和楚皇作对。”

                “也不见得是和楚皇作对!”周泽摇摇头道,“楚皇如此宠爱她,正常人都不至于站在楚皇的对立面,而且她这样毫无掩饰,难道就不怕我们说出去吗?虽然我们和楚皇不对头,但也有风险啊。一曝光,她必死无疑。除非是,曝光出去她不会死。”

                “楚皇的性子,不可能容忍人背叛他!”兰阳夫人说道。

                “那这样就更说不通了。传闻她从小就在皇室,皇室就是她再生父母,没理由敌视皇室啊。”周泽摇摇头道,转而看向兰阳夫人说道,“你觉得要不要告诉父亲。”

                “你父亲有言,皇朝周家之事交给你。”兰阳夫人回答周泽。

                周泽苦笑了一声,就知道不能和虞妃接触,果然把问题抛到他身上了:“算了,我周家对皇室也没有取而代之的心,皇室不招惹我们,我们也暂时不管它。既然如此,皇室有什么消息关我们什么事。”

                兰阳夫人听到这句话苦笑了一声,别人只知道周家功高震主,都觉得周家强势到一定地步会生出不臣之心。但不管是自己的夫君还是儿子,对皇位根本就没兴趣。要不是为了自保,岂会和皇室作对?

                “会不会是楚皇故意派遣虞妃前来试探我周家的心思?”兰阳夫人突然对着周泽说道,“前段时间你父亲太过嚣张了,以一缕剑意直接拆掉一座宫殿,楚皇可能觉得你父亲想要有大动作也说不定。”

                这么一说,周泽觉得倒是有可能。只是楚皇施展出这样的手段来试探,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暂时不管她了!”周泽嘀咕了一声,不过心里却想可以去查探一下这个女人,想到那妖娆到极致的曲线,前凸后翘的身影,周泽觉得自己的心火又生出来了,这是一个看上一眼都会做春.梦的女人,太过撩人了。

                “周灭那个人你要小心!”兰阳夫人说道,“今天你如此侮辱他,他绝对不会放过你。”

                听到这话,周泽心中都忍不住苦笑,心想老娘啊,人家不是不会放过你儿子,今天已经直接下战书要你儿子死了。

                “你不要和周灭起正面冲突,在皇城人多眼杂,因为镇妖军的缘故,不好直接对你出手,但要是给他逮住机会,那你就凶多吉少了。”说到这,兰阳夫人说道,“他很强,你不是他的对手。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

                “他到底有多强?”周泽问道。

                “大楚皇朝千年来第一个冠军侯,你说多强?”兰阳夫人看着周泽说道,“千年前的冠军侯,被誉为千古第一人,最后成就一代至尊强者。”

                周泽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知道冠军侯真正的含义。只是,周灭真的强大到这种地步?

                就在周泽思索着这些的时候,兰阳夫人取出了一封信给周泽,递给周泽说道:“这是你父亲前几日送来的信,要我转交给你。”

                周泽好奇,从自己被九幽崖淘汰之后,自己父亲对自己就一直没有好脸色过,即使平常给母亲带来信件,也从不会提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给他一封信。这让周泽好奇其中到底说了什么,让一直和自己冷战的父亲亲自写信自己。

                周泽接过,刚想拆开,却听到了一阵喧闹声。周泽皱了皱眉头,侧目看过去。见家中一群家将拦着一个老头,不让老头冲进府邸。

                “怎么是他?”周泽意外,没有那个老头居然真的能从天牢出来,而且能追到这里来。很显然,几个家将挡不住他。老头虽然没有动用一丝天地元气,可是单凭手劲,就把这些家将全部推倒在地上。【爱\去\小\说\网 w Ww.ai Qu xS.COm】

                “就你们也想挡住老夫!”冥梵老头嘲笑了一句,刚想冲进来,却见那个讨厌的少年挡在他面前。

                冥梵老头自来熟,看着周泽哼道:“小子,那女娃呢,快让她出来见我,老夫愿意收她为徒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周泽看着冥梵老头,突然笑了起来,在冥梵老头的疑惑中,只见周泽对着一众家将大喊道:“都愣着干什么,去找铁棍,乱棍给我打出去。”

                一句话让冥梵老头暴跳如雷,怒瞪着周泽:“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周泽笑眯眯的看着冥梵老头,“这里是我家,我想要赶走一个人还不行?”

                “就你家这些破番薯,烂萝卜也想赶走老夫?”冥梵老头嗤笑道,“老夫挥挥手,就能让他们全部死无葬身之地。”

                “是吗?”周泽看着冥梵老头说道。

                “你不信!”冥梵老头鄙夷的看了周泽一眼。

                “信!当然信!”周泽 点头道,见冥梵老头露出得意的神态,周泽说道,“可是,也要你敢杀啊。”

                一句话让冥梵老头吞了苍蝇一样,他怒瞪着周泽。

                周泽显然不管他,对着一群家将喊道:“还不动手,打出去。”

                “谁敢?老夫就算不施展一缕天地元气,也能奇异杀你们。”冥梵老头怒道,一句话让一众家将心生敬畏,这个老头的手劲他们领教过,强大的有些过分,当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冥梵老头,你最好站在这里不动,让我的家将用铁棍抽。要不然,我可会派人满天下喊冥梵在这里,我就不信没有人听得到。”周泽笑眯眯的看着冥梵老头。

                从冥梵老头能从天牢,周泽就相信了冥梵老头吹牛的话语了。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强人,天牢都困不住他,多强周泽无法想象。不过,他同样记得冥梵老头说的话,他在躲人,甚至不敢泄露一丝气息。他就是怕自己的气息泄露,所以才躲在天牢,天牢有隔绝他气息的神效。

                既然如此,周泽自然有办法对付他。好,你不是躲人吗?既然你躲人,你敢在这里嚣张,那我就让那些找你的人知道你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怕不怕。

                显然,冥梵老头认怂了,他瞪着眼睛看着周泽怒道:“小子,你有种!”

                说完,见一群家将铁棍抽来,他想也不想用手直接迎上去,没有一丝力量,就凭借着肉身的力量,那铁棍就这样弯掉了,老者却面不变色。

                周泽暗自咋舌,这个老头比起想象中还要强大,周家家将更是见鬼一样,一个聚气境巅峰的家将一个铁棍抽下来何其重,可对方就这样轻易的挡下来,这老头肉身这么强大?

                “来人,去大街上喊,就说冥梵老头在镇妖王府!”周泽对众人吩咐道。

                一句话让冥梵老头色变,瞪了一眼,只能退走镇妖王府。

                兰阳夫人在旁边看着,特别是看到那弯曲的铁棒时,忍不住眼睛一亮问道:“这是谁啊?”

                周泽没有回答兰阳夫人,他如何看不出冥梵老头的强大。只是,他越强大越不能让林惜和他有纠缠。

                开什么玩笑?他这么强大的人都被人追杀的躲进地牢,林惜小胳膊小腿的又算什么?到时候沾染上那些麻烦,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不管这个人多么强大,周泽坚决不想和其有瓜葛。尽管,周泽很惦记他身上的道符篆文。

                “大家看好!不能让他再进来!”周泽对着一众家将吩咐道,“见到他,他要是不走,就对外喊冥梵老头在这里。”

                一众家将点头,而后分散四周,警惕的打量四周,他们都看出这老头的强大,所以更是打起几分精神来。

                冥梵老头出去后躲在一处,凭借着他的听力自然听得到周泽说的话,他知道这就是周泽说给他听的,内心把周泽恨的咬牙切齿,可偏偏没有办法。

                “果然是他的弟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冥梵老头咬着牙齿哼道。

                周泽自然不知道冥梵老头在怒骂他,知道他也会当做不知道。目送兰阳夫人回房后,周这才把目光落在手上的信封上。

                信封是以特殊的手法封印的,这手法周泽自然知道。不过正是因为这,周泽更加好奇,父亲到底有什么要和自己说的,居然以这种手法封住信封。

                要知道,没有正确的手法解开信封,就算实力再强,这封信的文字也不会显现。

                周泽打着印结,手指变幻,点在信封之上,解开这封信。心中无比好奇,自己父亲到底想说什么,居然如此郑重其事。

                ……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