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至尊 > 第五十九章 神秘师尊(内有惊喜,求月票)

            诸天至尊 第五十九章 神秘师尊(内有惊喜,求月票)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bearwagner.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样才能挖开其中的秘密?”周泽头疼,看着四周森幽古朴的场面,上古苍凉的气息扑面而来,炽热的温度让周泽汗流浃背。目光转向虞妃,虞妃同样被烘烤了一般,俏脸红红的,白里透红,另有一番诱.人感,美的渗人。

                “你刚刚因为什么让魂灵畏惧?”虞妃开口问着周泽,这是她一直奇怪的,见周泽直直的看着她,脸上又忍不住抹上一层绯红,不由想起刚刚掉落时候的旖旎。

                “嗯?”周泽艰难的把目光从这个妖孽身上移开,这个女人真有慑人魂魄的魅惑,任何雄性在她面前都难以自制吧,自己少年敏感的身体更是难以挡住。

                “魂灵的形成必须有特殊环境,我不知道魂灵为什么畏惧你。但能让它畏惧,你肯定和它形成的环境有关联。也就是说,你身上让他畏惧的东西说不定和此处有关!”虞妃回答周泽。

                寂灭和此处有关?周泽微微皱眉,不由想到自己那位师尊,自己那位师尊很诡异,从地底挖出来很少开口,现在除去知道他和九幽崖有些渊源外,其他的一无所知。除去偶尔会指点一下寂灭,其他的他根本就没兴趣。

                老头子是一个神秘的家伙,周泽曾经问过自己父亲知不知道其底细,但镇妖王回答是一无所知。周泽不知道自己父亲有没有保留,但想来就算知道一些什么也不会太多。

                现在虞妃却说,老头子给他的寂灭可能和此处祭坛有关系,如何不让周泽震惊。

                周泽深吸了一口气,盯着中心的诡异的棺柩。终究还是一咬牙,疯狂的驱动着寂灭,寂灭的力量在经脉中疯狂的流转,一道道霸道而森幽的力量通过经脉涌动而出,在周泽的手心处,散发着惊悚的光泽,颤动之间,让人心惊肉跳。

                虞妃看着周泽手心跳动的力量,跳动的频率和浓厚程度让她眼睛微凝。这是什么品级的功法修行出来的?绝对超过玄品功法,难道是地品功法?特别跳动的力量带给她一种诡异的感觉,不仅仅是品级的原因。

                虞妃带着疑惑,却见周泽一掌落在旁边的祭坛石柱上。祭坛石柱的坚硬度自然不会被一个先天境一掌摧毁,但让虞妃吃惊的时,周泽这一掌下去,石柱居然出现一道道裂缝,原本喷涌的火焰瞬间停止。

                “真的和寂灭有关?”周泽心加速跳起来。

                他看着其他还在喷涌火焰的石柱,咬了咬牙齿,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掌掌按下去,每一道石柱都出现了裂缝,原本喷涌出来的火焰消失不见。

                随着喷涌的火焰消失,棺柩开始颤动了起来,这一幕让周泽和虞妃微微后退,直直的看着它。

                当然,虞妃忍不住多看了周泽一眼。周泽果然和此处有关联,居然能让这个祭坛停止运转。也不知道,这棺柩中的东西和他有什么关系。

                棺柩震动的越来越快,随着棺柩的的震动,不管是桂叶还是箭枝都发出光芒,直接镇压在这棺柩之上。可是在这股光芒镇压下,棺柩颤抖的更加恐怖。棺盖在颤抖之中,开始不断的便宜,然后露出了缝隙。

                桂叶涌动出光泽,想要席卷包裹棺柩,落日箭也生生的射入到棺盖之中。但这样还是阻拦不了棺柩的颤动,只见棺盖慢慢的颤动,不断的移开原有的位置。

                “落日箭和桂叶都镇不住?”虞妃吞了吞唾沫,觉得匪夷所思。

                周泽盯着面前的棺柩,他发现落日箭和桂叶的光华涌动覆盖棺柩,棺柩却在吸收这股力量,尽管落日箭和桂叶镇压它,但又像是在滋补它。

                “有没有可能,这落日箭和桂叶是在为这棺柩中的东西提供能量?”周泽突然开口问着虞妃。

                虞妃听到周泽的猜测,绝美的脸上更是有震惊之色。落日神箭和桂叶沦落到为人提供力量的地步,这简直是败家子的行为,当然这个败家子同样是一个恐怖的让人无法想象的败家子。

                只是面前发生的一幕,却又让人不得不有这样的猜测。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因为两者镇压,这棺柩却在疯狂的吸收他们的力量。棺盖越动越偏离,到最后缝隙大的完全可以挤进人了。

                而就是此刻,一只手从棺柩中伸出来。这是一双火红的手,宛如是被烤熟了一般,抓住棺沿缓缓的上移。

                周泽和虞妃都惊悚了,这其中居然真的是一个人?居然有人埋葬在火中!周泽和虞妃绷紧了身体,只觉得毛骨悚然。

                棺柩中的人爬出来了,而这个人一爬出来,周泽眼睛都瞪直了,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怎么可能?”

                周泽死死的盯着前方,宛如见到了鬼一般。觉得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是他。

                虞妃见周泽瞪圆眼睛,整个人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她微微一怔,不由看向棺柩中的人。这个人周泽难道认识不成?

                棺柩中爬出来的是一个老者,全身都被烤熟了一把,都是火红色。一头火红色的头发披散,脸上线条很明俊,尽管是一个老人,但岁月的却未曾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依旧英俊,鼻梁高挺,眉如刀削般,额头有着一个莲花般的印记,但是这个印记闪动了几下,很快就消失了。

                “师尊!”周泽吞了吞唾沫,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棺柩中的老者就是老头子。老头子周泽自然不会认错,特别是之前他额头一闪而过的印记,周泽早已经熟悉,他见过不少次了。

                如果说唯一有区别的是:以前见到的老头子有着一种尸体一样的惨白,而面前的这个人确实火焚烧一样烤熟般的红。一白一红,两种不同的状态,但长相却一模一样。

                周泽使劲的擦了擦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心中忍不住翻起了惊涛巨浪,这是什么鬼?这棺柩之中居然是老头子。开什么玩笑?不是说老头子要他来落日遗址找东西镇压他的命魂吗?现在居然从棺柩中爬出来。

                喜欢装死人睡棺材,这倒是是老头子的风格。当初自己父亲不就是从地底把他挖出来的嘛。

                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周泽依旧觉得难以相信。

                虞妃听着周泽喊着师尊,她也呆滞在原地。开什么玩笑?这个祭坛中的人是他师尊?周泽是烧坏了脑袋吧!

                周泽的声音显然惊动了这个老者,目光射向周泽,一双眸子中有寒星涌动而出般,冰冷毫无生机,周泽被他这一看,整个人都冻结,全身上下连动都动不了。那股冰冷寒彻深入骨髓!

                怎么会这样?

                周泽瞪圆眼睛,面前的老头子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感觉却那样的陌生。他们只是长得一样而已。

                “这不是老头子!”周泽色变,整个人面无血色,既然不是老头子,自己就完全身死他手。

                而就在周泽近乎绝望下,他目光看了一眼石柱,石柱的裂缝让他微微皱眉,上面残留的寂灭力量让他又看了周泽一眼,周泽这才感觉那股冰寒消失,恢复了自由,就是这么一瞬间周泽整个人近乎虚脱。他和虞妃都瘫软在地上,疯狂的呼吸着空气。

                老者目光依旧落在周泽身上,眼中满是疑惑的神态,盯着周泽看了许久,这让周泽神情忐忑。生怕对方一个念头,自己就被他捏死。

                这绝对是一个妖孽,自己不会认为在他手中有逃命的可能。

                他看了周泽许久,周泽感觉自己就是赤身.裸.体站在他面前,身上没有一丝的秘密。而周泽都快发疯的时,老者这才移开了目光,然后手一挥,落日箭和桂叶落在他手中,下一个瞬间就消失在周泽面前。

                出现的诡异,离开的也诡异。和让虞妃和周泽对望了一眼。

                周泽使劲的掐了掐自己,依旧未曾反应过来。这老家伙到底是谁?为什么和老头子长得一模一样?周泽此刻丝毫不认为对方是老头子,两人虽然长相一样,但气质等等完全不同。

                “寂灭!”周泽吞了吞唾沫,想到了关键元素。对方放过自己绝对是因为寂灭的原因,而且能解开这个祭坛,也是寂灭的原因。

                “老头子到底是什么人?寂灭又有什么鬼秘密?”周泽都觉得自己要发疯了。

                “这老者不会是老头子的祖宗之类的人物吧。”周泽猜测一种可能,老头子也喜欢睡棺柩,说不定就是遗传到他祖宗的,越想周泽越觉得可能。当然也越发觉得老头子神秘。

                在九幽崖中,周泽就觉得古怪了。九幽崖有无数弟子,前来的其中不少赫赫有名的势力,很多大势力弟子九幽崖只是一句不够格,就直接把其打回去,这些大势力连话都不敢说。老头子却把自己硬塞进去,九幽崖居然上下没有一句异议。

                这在周泽看来,就很不可思议了,因为他亲眼见证了一个远古世家的弟子被打回去。

                现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显然和老头子有关联。

                不过下一个瞬间,周泽觉得这里不只是和老头子有关联那么简单,因为面前发生的一幕,让周泽直接发疯了,他觉得自己被父亲和老头子一起算计了。

                ……

                写这本书想要传递些什么,想要写出一副宏大的画卷,想要把中国风的东西加入进来让人回味。我想勾勒出上古那副神秘而壮观的世界,想要把上古时期的神话展现一部分,因为正如我自己说的那样,无风不起浪,即使是上古先民幻想出来的东西,我也想要给其一个解释。

                我想要把中国风融入到小说中,把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东西,写出另外一种味道来。

                一直想写一点让人回味的东西,让大家看的舒服同样能拿出去炫耀的东西,我想这本书能做到。在别人问你看什么书的时候,你能大声的回答:我在看犀利的诸天至尊,不像你们,只会看那种毫无营养的书。

                我希望,看我的书你们能用高大上的傲然姿态辗压别人!

                而这,正是我所努力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