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少年王 > 1030 生死,决斗

            少年王 1030 生死,决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云城主果然来了!

                听到白云城主的声音,我再一次对千算子佩服的五体投地,别看那人其貌不扬、形容猥琐,还真有几分真本事啊,怪不得大家都很信服他的华夏风云榜。转瞬之间,一清道人就奔到门口,将双扇的木门一下拉开,一身白衣的白云城主就在门外。

                白云城主看着收拾利整、手持长剑的一清道人,稍稍愣了一下,接着说道:“你知道我会来?”

                一清道人点了点头白云城主没有再问下去。而是说道:“抱歉,我迟到了。”

                白云城主确实迟到了,从他们约定那天到现在,已过经去整整七天。

                一清道人说:“没关系,来了就好。”

                “在哪?”

                不远处有块空地。”

                “好。”

                两人的交流十分平和,根本不像准备决一生死,而是两个老朋友约了去喝茶、下棋。他们两人也算合作过了,在东海的沙滩上力战东海魔君,一般人有过这样的经历,很容易成为肝胆相照的朋友,但是他们没有,该斗还是要斗。

                战书已经下过,无人能够更改,或许这就是武人的宿命。

                白云城主转过头去,朝着前方不远处的空地走去。这是一片很普通的村庄。类似的空地数不胜数,随便一个都能成为决斗的场所,倒是不用再拘泥于什么山巅了。

                一清道人跟了上去。

                我和刘鑫也跟了上去。

                白云城主和一清道人很快就站在了空地中央,各自相距不到十米远,我和刘鑫站在空地边上,看着准备展开决斗的二人。

                月朗星疏,暗沉的星空之下,站着两个顶尖的夏华强者,一场不算震古烁今但也凤毛麟角的战斗即将开始。

                无风,两人的衣襟却微微摆动。那是他们各自的暗劲外泄,才将贴于身体表面的衣服鼓动起来。

                两人的长剑也各自在手,目光牢牢锁定对方。

                经过三天的修养,不光一清道人的战意达到巅峰,白云城主看上去也恢复的不错,这位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中年大叔,虽然装过疯、吃过屎,却还是很有高手范儿。

                白云城主手持长剑,沉沉地说:“一清道人,你知道的,我老婆和儿子都死了,我自己也因为发动秘术,导致自身寿命大大减少.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毫无留恋,因为和你还有一场决斗,所以才拼死逃了来出.希望你能满足我的愿望,让我死在你的剑下,再也不用苟且偷生。”

                “好,我会尽量满足你的。”一清道人同样沉沉地说:“希望你也不要因此退让,故意输在我的手上!”

                “那肯定是不会的。”

                白云城主目光一闪,持剑朝着一清道人冲了上去。

                不到十米的距离。顷刻即至。

                白云城主和一清道人不是第一次斗了,之前白云城主的妻前被绑架了,白云城主以为是一清道人干的,连夜奔到一清道人家里展开恶战。要不是白嘉俊及时赶到说明情况,一清道人真有可能死在白云城主剑下。

                第二次。不知结果会是怎样?

                两人很快交战在了一起,两支长剑在暗夜中不断撞击,溅出星星点点的许多火花。白云城主的剑法和书法融合在了一起,挥剑就像是在写字,横竖勾点皆是杀招;一清道人仍是轻灵、诡谲的路子。神龙见首不见尾,杀机藏于无形之中。

                看得出来,两人都把自己最好的状态拿了出来,都对这场战斗十分认真、看重虽然白云城主一心求死,可他没有丝毫放水。

                这也是对一清道人最大的尊重但是这样的结果,就是一清道人逐渐落于下风,他本来就不是白云城主的对手,除非出现奇迹,否则怎么可能会赢!

                白云城主的剑,不断刺在一清道人身上。一清道人的肩膀、肋骨,甚至小腿,逐渐变得血迹斑斑起来,但是一清道人仍旧一次又一次地进攻着。

                这是一场生死决斗,不会因为某一方败象明显就停下来,他们]会一直打、一直打,直到其中一方死去为止。这就是所谓的江湖规矩,虽然没有任何的法律效力,可每一个身处江湖的人都默默遵守。

                这样下去的话,输的会是一清道人。死的也会是他们的实力差距在这,不可能会有奇迹出现了。

                一清道人虽然也会寒冰拳和炎烧拳,但他一直都没使用,我猜是因为他知道没用。我突然又点怀念东海魔君了,好奇怪的念头。

                我看不下去了,虽然我和一清道人立场不同。但也不想就这样看他死去。我转头看了一下刘鑫,我们的眼神迅速交汇,并且很快达成一致。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一点默契还是有的。

                我抽出打神棍,刘鑫抽出钢刀。同时朝着白云城主冲了上去!

                虽然一清道人一再告诫我们不许插手他和白云城主之间的决斗,但是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师父死在别人的剑下呢?一清道人救过那么多次我们,现在也换我们来帮他一次吧。

                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第一次斗的时候,其实我和刘鑫就试图帮过忙,但被白云城主两剑削回来了。这次,我的实力有所增进,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击飞了吧,应该可以帮到一清道人一点忙吧?

                但,一清道人并没给我这个机会,他听到我和刘矗的脚步声,就立刻回过头来怒喝:“站住。”

                一清道人的模样太恐怖了,我和刘鑫不敢不听当即站住脚步。

                但也因为如此,一清道人再次挨了一剑,这回他伤得比较重,整个人都直接飞了出来。

                我和刘鑫大叫一声,再次冲了上去,扑到一清道人的身边,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的他,别提心里有多难过了。人的感情是自私的,一清道人或许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棍,但他待我和刘鑫是真心的,我们也就无法割舍下他。

                一清道人却不领我们的情,努力用手推着我们说:“让…让开,决斗还没结束,不要过来碍事!”

                白云城主手持长剑,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显然打算要了一清道人的命。

                我和刘鑫不约而同地挡住一清道人,各自恶狠狠地盯着白云城主。

                一清道人却仍推着我们,大声喝道:“让开,听到没有!”

                刘鑫流着眼泪,说不,师父,不!

                我虽然没哭,但是眼眶也红了,心里像是被刀剜着,我颤着声问:“师父,为什么?”

                我实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在我印象里一清道人也没正人君子,对付夜哭郎君啊、大寨主苗家仁啊,各种阴谋诡计都用上了,怎么狠怎么来,还绑过夜哭郎君的老婆,以前为了进入兵部。也杀了不少人啊,

                他绝对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类型!

                怎么到了白云城主这里,他就变得这么君子了,说决斗就决斗,不肯用一丁点手段我们是坏人、是反派啊,我们就该无所不用其极,干嘛搞得好像正义战士似的?

                一清道人明白我的意思,喃喃地说:“对什人,用什么手段,这是我一贯以来的原则。”

                原来如此。

                夜哭郎君、大寨主苗家仁,包括兵部的那些恶棍,都是坏到极点的人物,所以一清道人下起手来也不留情;但,白云城主是个君子,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所以一清道人愿意用君子的方式来对付他。

                一清道人坏是坏了一点,做事倒挺讲究。

                “让开吧。”一清道人喃喃地说:“横竖都是死,不如死在白云城主手上。

                对一清道人来说,与其到帝城领死,不如死在战场上。也免去对陈老的愧疚了。

                但,我和刘鑫,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受死呢,所以仍旧直挺挺地护在一清道人身前。

                白云城主很快走了过来。

                “让开。”

                白云城主一声力喝,持起长剑对准我们三人我咬着牙。目光灼灼地说:“白云城主,别忘了是谁把你从东海救出来的,你这样忘恩负义真的好吗?”

                如果不是一清道人和猴子联手,白云城主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他怎么连这一点都弄不明白,知恩图报不知道吗,算是什么正人君子!

                他就吃屎在行一点!

                “让开!”

                白云城主根本不管我说了什么,仍旧日重复着这两个字,长剑之上杀气腾腾。

                我和刘鑫当然不会让了,仍旧挺直了胸膛护着一一清道人,大有“要想杀他,就从我们胸膛上踩过去”的意思。

                “不要坏了规矩,我给你们师父下过战书!“白云城主沉沉地说。

                我和刘鑫仍旧不让,誓和一清道人共生死。

                白云城主终于怒了,长剑就要往我和刘鑫的身上刺。然而就在这时,一连串诡异的笑声突然从黑暗中传了过来,这个声音又沙又哑,像是指甲划在黑板上,听上去十分的不舒服。

                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两大高手的决战之地,是谁在笑。

                我们几人纷纷转头,朝着笑声来源处看了过去。

                “谁?!”白云城主大声喝道。

                黑暗中,一个人影渐渐浮现出来,是个微微有些驼背的老头,看上去十分的不起眼,甚至有些猥琐。

                这么黑的天,他竟然还戴着墨镜,左手则拿着一块布幡,上面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铁嘴千算。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