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少年王 > 1073 我,退出龙组

            少年王 1073 我,退出龙组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是真的非常激动,也对那几位老人非常失望。

                我想看到陈老垮台,不仅仅是担心他将来会报复我,更担心这个国家会毁在他的手上,这种朴素的爱国主义情怀,应该是每个华夏儿女所共用的。我是绝不相信陈老会改过自新的,我坚定地认为他会卷土重来,到那时候恐怕一切都已晚了,所以现在才会表现这么激动,甚至把那几个老人都给骂了。

                可想而知,在我说出这些话后,猴子他们顿时变了脸色。

                据我所知,他们是其中某位老人的忠实拥趸,回国接受龙组招安也是因为这位老人。现在听我这么说话,肯定不会开心,小阎王直接开口说道:“巍子,不要胡说!”

                我梗着脖子说道:“我说错了吗,难道不是这样吗,还是你们觉得陈老会改?”

                在我的质问之下,现场顿时一片沉默。

                我就知道,我能想到的东西,小阎王和猴子他们当然都能想到,他们不知比我聪明几百倍啊!隔了半晌,小阎王才沉沉地说:“巍子,你说的东西,其实我们都想到了……至于那几位老人,当然也想到了。”

                “那为什么还要放过陈老?”我百思不得其解。

                “和你说了,这是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小阎王叹着气说:“拿下陈老,牵动的东西实在太多!我们国家虽然有几千年的历史,但是建立新的国家也才几十年而已……老实说,仍旧不太稳定,南边、西边、北边,哪边没有独立分子活动的迹象?一旦发生什么变故。不是哪位老人能够承担起的,谁也不想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为了稳定,那就放过陈老?”我的声音高亢起来:“这不是掩耳盗铃吗,不割了陈老这块毒瘤,他迟早会反噬的!如果真的让他称帝成功,几位老人何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简直就是历史的罪人、遗臭万年!”

                这就好像得了癌症,为了维持表面健康不肯去做手术,殊不知这癌细胞迟早会扩散全身的啊。

                小阎王再次叹了口气:“所以,他们才夺了陈老的军权,还让陈老解散所有地下势力。并且监控其的一举一动啊!在这样的情况下,陈老至少好几年缓不过来这口气吧?陈老年纪大了,指不定能活多长时间,也不一定还能闹得起来,没准过几年就挂掉啦!总之,上面既然这么安排,那就一定有他们的道理,咱们这些做手下的,遵照他们的命令执行即可,有些国事还是不要妄议了吧。”

                我的热血顿时往脑门子上撞,再次冲动地说:“需要咱们出力的时候怎么都行,不需要咱们出力的时候就别妄议国事?我们究竟是龙组,还是狗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加入龙组的第一天,我们就曾对着国徽宣誓,我们是这个国家的守护者,我们的职责就是消除一切试图破坏这个国家的人!”

                我的话语在安静的会客室中嗡嗡回响,众人再次一片沉默,谁都没有说话。

                突然之间,我有点后悔了,其实我冲他们嚷嚷有什么用呢,他们也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而已啊。说到爱国、说到职责,难道他们比我差吗,如果他们没有这份觉悟,怎么会远赴东洋去剿灭樱花神,怎么会数年如一日地为龙组工作!

                我还是太年轻了吧,说很多话、做很多事都不考虑后果和大局。

                算了,陈老会不会卷土重来,已经和我没什么关系了,反正我妈已经放出来了,而我爸也坐不了多久的牢。

                或许他们是对的吧,陈老已经交出军权,还解散了地下势力。一举一动也被监视,还能兴什么风、作什么浪?

                我默默地站起身来,将自己的龙组证件掏了出来,伸手递给猴子,平静地说:“孙队长,我申请退出龙组。”

                我的语气淡然、眼神坚定,却在现场激起轩然大波,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我。猴子还想劝我两句,但我摇了摇头,制止他说下去,决然地说:“孙队长,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还有你们……”

                我挨个看向左飞、黄杰和小阎王,他们每一个人都帮过我、照顾过我。

                “谢谢你们对我的认可,并且一直指引着我走向今天。不过我想,我胜任不了这份工作,这几年我实在太累了,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和我的父母团聚,现在我妈已经出来了,我想和她一起回老家,在那里等着我爸出狱。【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会客室中再次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在唉声叹气,看向我时也露出不舍的神情。

                但是他们知道我的决心已定,所以不会再劝我了。

                猴子收下了我的龙组证件。

                “我同意你的申请。”猴子说道:“但是你要记住,一朝是龙组、终生是龙组!即便你退出去了,也要时刻牢记自己的职责!”

                “是。”

                我“啪”的一声,冲猴子敬了一个军礼。

                接下来,左飞和黄杰也分别拉着我说话。我和左飞还算熟了,私下已经交流过很多次;我和黄杰说话的次数不多,他这个人好像也不是很爱说话,但他现在竟然拉着我说个没完。

                “王巍,阿古还想找你喝几杯呢,你怎么就要走了?”黄杰唉声叹气。

                阿古?

                我想起了那个看上去憨憨的、对待感情却特别认真的龙组四队副队长,我们一起在杨家做护卫的时候曾经结下很深的情,只是后来再也没有见过,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不过,他能找我喝酒,说明过得挺好。

                我笑着说:“等以后有机会吧!”

                小阎王没什么话对我说,毕竟我俩一个舅舅、一个外甥,属于亲戚之间最亲密的关系之一,该说的话也早就说完了。他很平静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一定要照顾好我妈。

                现在已经凌晨四点多了,左飞想要留宿我和我妈一晚,但我坚决不肯,就想立刻起身。

                因为我查过了,最早一班回罗城的飞机在早晨七点。我们现在出去,到机场后吃个早饭,再过过安检,就差不多了。左飞吃惊地说:“你这么急干什么,你妈刚刚出来,好歹让她休息一下啊!”

                众人也都劝我,我妈也说休息一下再走,我只好答应了。

                我又查了一下机票,定了下午六点的票。

                最多只呆一天。

                左飞家的二层小别墅虽然不大,但也能够容下我们这么多人,而且还是每人一个房间。我进房间以后,翻来覆去仍睡不着,只好起身抽烟,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景色怔怔发呆。

                也就是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

                我过去开门,发现是左飞。

                我吃惊地说:“左少帅,您没休息?”

                左飞自从做了龙组队长以后,习惯别人喊他左队长,但我还是经常叫他左少帅,主要是被万毒公子和林婉儿带的。左飞笑着说道:“我看你没睡,所以过来看看你。怎么。还在想陈老的事呢?”

                我没说话。

                这件事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我们也改变不了上面的主意。

                左飞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如果你不睡的话,我帮你把损伤的经脉恢复下吧,等你走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

                帝城武道会的时候,左飞帮我疗过一次伤,不过现在我又突破了十多处新的穴道,也就是说又有十多处经脉遭到了破坏,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老毛病”还会再犯。

                我当然愿意。连声对左飞说着谢谢。

                左飞便让我躺下来,将手抚在我的身上,从上次结束的部位开始治疗。那种熟悉的感觉很快就回来了,我身体像被一汪温泉包围,左飞的手按到哪里,哪里就会非常舒服,觉得很温暖、很踏实。

                因为新破的穴道不多,也就十来处而已,左飞搞得也快,也就几个小时,便大功告成了。

                而我,也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大概睡到中午,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光早就大亮。我肚子都快饿扁了,估摸着也到吃饭时间了,洗簌过后就下了楼,发现楼下客厅还是一片混乱,众多女人的叫声、孩子的哭声乱成一团,还是有人在打麻将、有人在斗地主,孩子在地上爬来爬去,真是一出热闹的人间景象。

                更可怕的是,我妈竟然也加入到了其中,和王瑶坐在一桌打麻将,两人还是面对面。

                “大姐,你胡六九条是不是?哈哈,我偏不让你如愿!”

                王瑶喜滋滋地打出一张二条。

                “胡了。”

                我妈把牌推倒,一只脚蹬在椅子上,摆手冲着另外三家说道:“快,给钱!”

                现场顿时一片哀嚎之声。

                至于小阎王和猴子他们,则都统统不见踪影,估计是去工作了吧。

                我已经不是龙组的人,也就不去操那份心了。

                我在楼梯口站了半天,竟然没一个人注意到我。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什么待客之道!

                我轻轻咳了一声,说道:“那个,有饭吃吗?”

                “炸弹!”

                “幺鸡!”

                她们这么说道。

                也就左小飞机灵一点,正玩警车的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惊喜地说:“王巍哥哥醒了!”

                左小飞对我这么热情,让我心里顿时暖洋洋的,对嘛,这才是待客之道,比这些女人可强多了。左小飞站起身来,三两步跳到我的怀里。开心地说:“王巍哥哥,快做饭去,我饿了!”

                我:“……”

                我说家里没有饭啊?

                他说没有!

                我说你这些妈妈不做饭的?

                他说不做,平时就吃外卖,但是今天腻了,不想吃了!

                我无奈地摇摇头,心想左飞这哪是娶了一群老婆,这是娶了一群姑奶奶啊。

                我抱着左小飞,说好,哥哥现在就去做饭。

                在我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刚才还乱糟糟的客厅一瞬间就安静下来,大到这些年轻漂亮的女人,小到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娃娃,全部抬头看向了我。

                我的心里顿时一慌:“怎……怎么了?”

                “我要吃西红柿鸡蛋面。”王瑶最先开口。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开口。

                “我要吃卤肉饭。”

                “我要吃皮蛋瘦肉粥。”

                “我要吃意大利面。”

                “……”

                她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开口,以至于我妈竟然是最后一个说话的:“儿,妈随便吃点就行,你给我包点素三鲜的饺子!”

                我站在厨房门口,觉得浑身发抖。

                我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什么陷阱之中,这一定是预谋好的!

                算了,看在左飞多次帮我的份上,我还是给这群姑奶奶服务一次吧。

                总之,等我以后结了婚,我绝对、绝对不要这样,一定不能像左飞这么苦逼,我要像个大爷一样等着别人来伺候我!

                还好常年在外的漂泊生活,让我造就了一手的好厨艺,应付这点局面不算问题。一个多小时后,一份又一份的午餐被我端了出去。

                “您的西红柿鸡蛋面。”

                “您的卤肉饭。”

                “您的皮蛋瘦肉粥。”

                “……”

                最后,我把素三鲜的饺子端给我妈。

                “妈,您尝尝。”

                我妈尝了一个,同时打出去一个二条。

                “好!”我妈叫道:“我儿子水平真棒,以后家里的饭就交给你了!”

                我:“……”

                我和左小飞蹲在地上。吃着一份铁锅焖面。

                左小飞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我说:“王巍哥哥,你做饭真好吃,要不你别走了,以后就住到我家吧!”

                我头都没抬,直接就拒绝了:“想都别想。”

                孩子,你再可爱也不行,更何况我儿子也挺可爱的。

                吃过饭后,我又负责把所有的锅碗瓢盆洗了。这还不算,我又像个小弟一样,给这个端水,帮那个抱娃,连奶粉都冲上了,我都不敢想象左飞平时在家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怪不得他更爱工作,愿意待在龙组!

                也更坚定了我结婚以后绝对不过这种生活的决心。

                一直忙活到下午三点多,我才小心翼翼地对我妈说:“该出发了。”

                帝城大的很,还经常堵车,现在到机场,再过过安检,也差不多了。

                我妈把牌一推,说好,便站起身。

                众女顿时一片哀嚎,哀求我妈别走,让她多住两天。

                我妈有点犹豫,好像也挺舍不得她们,我低声说道:“妈,你要想把儿子累死的话,尽管答应她们!”

                当妈的到底还是心疼儿子,对我说道:“等你以后结了婚,也免不了要过这样的生活,提前适应一下也行,你说是不是呢?”

                我悲怆地说:“不!”

                在我的坚持下。我妈终于答应跟我走了,一众女人泪眼汪汪地送我们到了门口。

                “以后常来。”她们说道。

                “再也不来了。”我摆着手说。

                到了机场,正好下午五点多,过了安检以后顺利登机。

                等到罗城,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我和我妈又打车回了我们居住的小镇,正好晚上九点。小镇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还是一如既往地寂寥。我们的归来十分平静,没有惊动到任何人。

                我们的房子几年没人住了,院子里的灰都积了老高,房顶上也长了草。

                我和我妈又打扫卫生,忙活到晚上十二点多,终于能住人了,才各自睡下。

                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我和我妈回来的消息还是传开了,老龟领着一群兄弟先来问候,接着是王大头和老歪,还有孙静怡她爸也来了。孙静怡没来,她还在省城念大学,据说已经念到大四了,今年夏天就能毕业。

                回想我从这镇子走出去的时候才念高一,真是弹指一挥间啊……

                家里热热闹闹的,王大头他们当然免不了要问我爸的消息,不过我妈并没多说,只说我爸过段时间会回来的。

                有些事情,已经不方便和他们多说,也是为了他们好。

                家里来了这么多人,午饭肯定要一起吃,我和我妈张罗了一大堆,大家热热闹闹地吃了个饭,这才各自散去。家里又剩我们母子二人了,我妈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说没有什么打算,等着我爸出来就行。

                我妈也没意见,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后,方知平凡和安稳的珍贵,我终于知道我爸当初为什么执意要退隐了。

                从这天起,我们就在小镇上住了下来。

                帝城的事,我没有再管了,也没人给我打电话。我已经退出龙组,工作上的事情肯定不会找我,虽然我并没有卸任帝城的地下龙头,不过那天晚上的舞会以后。他们也没再来找我,估计以为我在忙着什么事吧。

                我就像是一只鸵鸟,把头扎进了沙子里面,假装什么事都没有,也什么都不愿再去想了。

                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很平凡的生活。

                所谓的日出而作,当然是指练功,这么多年的习惯,一时也难以再改变了。

                每天早晨,我会跑到十里外的水库边上练功,常常会回想起自己曾经的经历和生活。

                或许是一颗心真正的平静下来了,也或许是郑午给我的那颗提气丸起到了作用,不久之后,我就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了变化,那股子熟悉的、充盈的力量遍布我的全身。

                我抓住这个机会,一举突破了第四十六处穴道。

                疼是肯定会疼的,不过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更何况左飞不久之前才帮我治好了损伤的经脉,让我可以拥有足够的力量去应付撕心裂肺、死去活来的痛苦。

                突破第四十六处穴道以后,我的实力当然再次有所提升,自我感觉应该能到华夏风云榜的十名左右了。

                现在,我已经不是龙组的人了。如果“千算子”抚琴的人再排风云榜,已经会把我排进去了。不过,现在的我无欲无求,已经不在乎这些东西了,虽然我惦记的人挺多,但我现在一心只想等待我爸出狱,其他暂时什么都不想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个多月。

                这期间里,罗城的、省城的兄弟当然都有来看望我,花少、豺狼、乐乐、李爱国,甚至北方十三狼他们都来过我家。

                他们现在已经彻底洗白。成了罗城或是省城里知名的企业家,人前人后很受尊重,来往的也都是社会名流,经常出现在报纸和新闻中。他们有的结婚了,有的还单着,李爱国甚至是抱着孩子来的,不过他们每一个人都很幸福,脸上时常挂着温暖的笑,在我家里和谈笑风生。

                小阎王当初攻破夜明兵部之后,第一时间就把黑色势力给解散了,现在看来是正确的。

                人嘛,总要走上正轨,还能一辈子做贼?

                季节已经入春,四处草长莺飞、花红柳绿,北方虽然不像南方那么美丽,但也别有一番风景。突破第四十六处穴道以后,我知道自己近日不可能再有所突破了,所以就把力气花在了外功上面,什么打神棍法、王家刀法,以及从各处学来的拳法、腿法,争取让每一项都练到极致。

                到了我这个级别,已经可以自如地暗劲外泄了。虽然没有一清道人的威力那么大,但也能够凝聚暗劲达到攻击的效果。

                打拳的时候,有拳芒在我指间流动;挥棍的时候,也有棍风在四处游走。

                往前一挥,能够射出三四米去,隔着水面都能把鱼杀死;把鱼捞上来,再用炎烧拳将其烤熟了吃,这种体验还是蛮好玩的,不练功是真不知道。

                这天清晨,我又早早地起来,洗涮过后就到餐桌上面吃饭。准备吃完饭后继续到水库边上练功。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大道无常、人间有序;金口良言、铁嘴千算!”

                听到这个声音,我足足愣了半晌。

                我当然熟悉这个声音,但是怎么可能呢,那个江湖老骗子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我是产生幻觉了?

                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来那道沙哑的声音:“唉,任老将军的孙女要倒霉了,某人竟然还不知道,还在家里悠哉悠哉地吃饭,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哟……”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