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少年王 > 1111 姐,对不起

            少年王 1111 姐,对不起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玉面书生和马杰在天台上你追我赶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马杰的用意,第一就是想为我争取时间,让我尽快恢复体能,第二就是他不能插手,玉面书生必须交给我来对付。【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他做到了。

                马杰施展超强的遁逃技巧,为我争取到了体能恢复的时间。

                在马杰停止奔跑,我也慢慢站了起来,重新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因为孙静怡的死,我曾经癫狂过一段时间,也差点因此一蹶不振,恨不得和孙静怡一起去死。可是现在,身边站着这么多的同伴,他们都是为我来的,甚至有人已经牺牲,我必须要振作精神击败玉面书生,否则牺牲的人只会更多。

                我的心里仍旧非常难过、悲凉,但我又必须把这股情绪压下去,我的肩上有着更多的责任,我要化悲痛为力量,不仅要为孙静怡报仇,更要拯救现场所有的人。

                我在重新站起来的时候,整个脑子已经得变十分清醒,目标也只剩下眼前的玉面书生,脑海中翻来覆去只有一个信念:将他杀掉!

                凌厉的杀气,从我身上一点点释放出来。

                四周众人纷纷退散,马杰也退到一边去了,给我和玉面书生腾开场地。

                玉面书生也终于明白了马杰的用意,回过头来看向了我,感受到我身上的杀意以后,目光之中闪过一丝不屑,冷冷地说:“你这是在干什么,想扮演一下救世主吗?刚才你打不过我,现在就能打过我了么?我再说一遍,我玉面书生就是再差,也不至于被你一个龙组的副队长任意拿捏!”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废话,手底下见真章吧!”面对玉面书生,我是一句废话都不想多说了,看到他就想起孙静怡在楼下摔得四分五裂的画面,再拖下去我肯定会又陷入癫狂的状态,我必须要趁着自己清醒,将他一鼓作气地杀死!

                是的,杀死,别无二话!

                虽然龙组让我将他生擒,但我现在必须将他杀死。

                我的战意越来越浓、气势越来越盛,整个天台几乎都被我的杀气笼罩!

                动物是最能感知危险气息的存在,那些鸽子再度扑腾腾地飞起,惊得漫天盘旋。

                “也好,反正我要杀死你的,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了,那就别我怪不客气了!”

                一声暴喝之后,玉面书生主动朝我奔了过来,两只手上再度闪出淡淡的红、蓝色光芒。因为之前不久,玉面书生轻轻松松击败了我,还让我躺了半天不能爬起,所以他觉得我也不过如此,这次跟我对战也是充满自信。

                他不知道的是,之前的我之所以被击败了,是因为我一来失去了理智,根本就是乱打一气,二来对他的功夫不了解,所以才会常年猎鹰、被鹰啄了眼。

                但是现在,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玉面书生自信满满,瞬间就来到了我的身前,散发着红蓝色光芒的双手,也狠狠朝我胸口抓了过来。

                之前和玉面书生交过手的众人,每个人都知道玉面书生的厉害,虽然他们知道我也挺厉害的,但还是不由自主地为我捏了把汗。

                包括马杰也是这样,他知道我是龙组派来抓捕玉面书生的,可我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至今仍是个未知数,所以一样很紧张地看着我。

                但是对我来说,无论我有没有这个能力,我都必须要杀掉玉面书生,必须!

                打神棍之前就丢掉了,所以我无棍在手,我同样握紧双拳,狠狠朝着玉面书生硬砸过去。他的双手散发出淡淡的红、蓝光芒,代表着灼热和寒冷两股能量,我的双拳也蒸腾着丝丝白气,同样一个滚烫、一个冰寒!

                既然大家的路数差不多,那就实打实的来吧,看看究竟谁能更胜一筹,究竟鹿死谁手。【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在我们的双拳和双掌撞到一起的瞬间,我爆发出了一声前所未有的尖啸,我满脑子都是孙静怡坠下楼的画面,我一定要把玉面书生杀了,一定!

                两股完全相反的极端力量从我拳中释放出去,精准无误地通过玉面书生的双掌打到他的体内,玉面书生那边也是一样,一热一寒两股能量导入我的体内,我们两人齐齐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呈现出极其痛苦不堪的神色。

                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我记得玉面书生曾经说过,他因为追求孙静怡,大半年没有找过其他女人,导致阴阳神功有点下降。

                这还已经是下降过的,威力就如此的惊人了,如果放在半年前,我还是他的对手吗?

                对于玉面书生来说也是一样,他也没想到我体内蕴含着如此恐怖的力量,竟然完全不惧他的阴阳神功,甚至能够和他互相抵消!

                但是此时此刻,我们两人都来不及想那么多了,我们一心一意地想要干掉对方,因为我们知道如果对方不死,死的一定会是自己。

                砰砰砰砰砰!

                我们彼此又打出了无数拳,每一拳都狠狠打在对方身上,每一拳都饱含着灼热或是冰冷的能量,像是流水一样毫无遮掩、无所顾忌地窜进对方体内。我的体内像是同时装了一座火山和一座冰山,两股全相反的力量在我胸中肆虐、纠缠。

                真的像是冰火两重天一样,折磨的我痛不欲生、死去活来,想来玉面书生也是一样的感受。

                我们二人各自面色痛苦、摇摇欲坠,都是一半的脸通红,像是快要烧着,一半的脸煞白,仿佛快要结冰。

                看样子,我们都快撑不住了,就是不知谁先倒下。

                我们两人肯定都不愿意先于对方倒下,所以都强撑着,使劲往对方身上轰着拳头。我的每一拳都饱含着我所有的愤怒和怨恨,玉面书生也是一样,我们不断地轰着、轰着,也不知到底轰出了多少拳头,到底过去了多长时间,我们渐渐停了下来,谁也没再动弹。

                我们就这样面对面地站着,直勾勾盯着对方,谁也没动。

                我们两人的脸上都是一半火热、一半冰冷,被衣服遮盖住的其他部位也是一样,只是别人看不到罢了。

                随着我们二人的停手,天台之上渐渐安静下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不敢说话、乱动,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我们,有人一脸疑惑,也有人一脸凝重,还有人忧心忡忡。

                那些在天空盘旋的鸽子以为没事了,又纷纷落到天台的地面之上或觅食、或喝水、或悠闲的散步。

                又不知过了多久,站在我对面的玉面书生终于开口说话。

                他的声音很弱、很轻:“你这是什么功?”

                我说:“不告诉你。”

                玉面书生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如果不是我的阴阳神功有所退步,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他一边说,嘴角一边渗出血丝。

                我说:“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你败在了我的手上!”

                这一句话,彻底将玉面书生的精神和意志击垮。

                接着,他便慢慢倒了下去,“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惊得那些悠闲的鸽子再度哗哗飞起。

                直到此时,大家才知道玉面书生败了,众人纷纷围了上来,向我表示着恭喜,颂扬着我的神威,欢声笑语围绕在我四周。【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马杰也走了上来,由衷地说:“王巍,真是不错!”

                我赢了,我打败了玉面书生,我本来该开心不已的,可我一点都笑不出来。

                面对众人的笑脸,我不仅没有觉得愉快,反而悲从中开,猛地扑倒在地,大声嚎哭起来。之前我直强忍着自己的情绪,因为我不想让更多的人为我而牺牲了,现在我终于打败了玉面书生,大家也都安全了,我的一颗心彻底放松下来,因为孙静怡之死而产生的悲痛重新占据我的情绪,让我痛彻心扉、放

                声大哭!

                “我的静姐……离我而去了啊!”

                我哭得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凄凉的哭声响彻整个天台,众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纷纷问我为什么哭,说我已经打败了玉面书生,为何这么伤心?

                而我也没法和他们解释,只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准备到楼下去收殓孙静怡的尸体了。七楼啊,二十多米高,我知道孙静怡一定已经摔得面目全非,可我还是要打起精神来走下楼去,亲手把我的静姐一块块拼起来送回老家,我会跪在孙爸爸的面前忏悔,接着随我的静姐而去!

                我满脑子都是混乱的状态,暗无天日地往前走着,身边众人纷纷扰扰,问我要去哪里,而我完全不理他们,只是意识模糊地不停走着。

                自从走上这条路后,我经历过许许多多的生离死别,甚至也做好了随时失去亲人、朋友的心理准备,可是没有一次能够让我这么难过、这么痛苦。

                众人围绕在我的身边,还在不停地问我这是怎么了,而我还是不理他们,踉踉跄跄地往前走着。快要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恍见前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我的静姐。

                她还是那么好看,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她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是安静甜美的微笑。

                我以为我出现了幻觉,毕竟我的意识都很模糊。

                我使劲摇了摇头,又揉了搡眼。

                孙静怡还站在那里。

                真的是我静姐。

                我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

                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我以前从来不信鬼怪、灵魂之类的东西,可是现在,已经死去的孙静怡重新站在我的面前,也由不得我不信了。孙静怡的灵魂来找我了,她肯定是放不下我,所以来看我最后一眼。

                我流着眼泪扑了过去,大叫了声:“姐!”

                接着,我便张开双臂,紧紧地拥住了孙静怡。

                我以为灵魂是虚无的,没想到竟然是实体的,孙静怡真的被我给抱住了。我也不确定别人能不能看到她,但我也顾不得那些了,我就是紧紧地抱着她,不断地流眼泪不断地叫着姐、不断地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姐…….”我的眼泪汹涌而出:“是我没保护好你!”

                “这不怪你!”孙静怡也紧紧地抱着我,劝我别再哭了。

                众人也都围在我的身前,劝我不要太自责了,之前的事也不怪我,让我不要放在心上。但我哪里能控制住自己痛苦的情绪,我紧紧地抱着孙静怡,流着眼泪说姐,我现在就去下面收殓你的尸体,把你送回老家以后,我就随你一起走了,你可一定要等我啊!

                我这几句话说得肝肠寸断,心痛的几乎要无法呼吸了,但是四周的人听了以后吃惊不已,问我为什么要收殓尸体,去哪收殓尸体?

                孙静怡也奇怪地说:“巍子,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众人七嘴八舌,说我的脑子可能出问题了,被玉面书生的阴阳神功给烧坏了,让孙静怡赶紧带我去医院看看。听着众人的话,我也同样吃惊不已:“你们能看见我静姐吗?”

                四周众人更加莫名其妙,一个个摇头叹气,说我脑子坏得不轻,必须要去医院看一看了。

                孙静怡也摇着我的肩膀说道:“巍子,你别吓唬我啊,你到底是怎么了,我又没死,好好在这站着,你干嘛要给我收殓尸体?”

                孙静怡没死?!

                我的脑子冷不丁地清醒过来,迅速从刚才混乱的状态中走了出来。

                我瞪大眼睛,看看眼前的孙静怡,又看看四周表情各异的人群,还是有点不太敢信。我轻轻摸了摸孙静怡的脸颊,又捏了捏她的胳膊,颤声说道:“姐……你真没死?”

                “是啊,我这不好好活着吗?”

                孙静怡又笑了起来,用手摸了摸我的脸,擦掉我眼角未干的泪痕,轻轻叫了一声:“傻瓜!”

                孙静怡没死,真的没死!

                我的一颗心几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当然又惊又喜,整个脑子也嗡嗡直响。可我实在想不通是怎么回事,我明明亲眼看到玉面书生把她丢下楼的,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

                孙静怡不会功夫啊,一点功夫都不会。

                看着我吃惊的眼神,孙静怡为我解释了一切。她告诉我,她是摔下去了没错,但是有位叫做“六指天眼”的前辈在半空中把她给接住了,最终将她平稳地送到了地面之上。

                这时候,龙王他们也正好赶来,在六指天眼的指点之下,纷纷上来天台帮我的忙。

                只是,他们以为我知道这事,所以每一个人告诉我孙静怡还活着,让我以为自己大白天的见鬼了,抱着孙静怡的“灵魂”哭了半天。

                原来是马杰把孙静怡给救了,我见过他爬高登低的功夫,身上随时绑着一截坚固的钢丝绳,像是蜘蛛侠一样能够飞来飞去。当时他在楼下一一也不一定是在楼下,说不定他在暗处窥探着我和玉面书生。

                总之,他看到孙静怡坠下楼后,便立刻伸出援手把人救了。

                是马杰救了孙静怡,是马杰救了孙静怡!

                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立刻回头去找马杰的影子,但是哪里还有他啊,整个天台上面除了龙王、陈局等人,只有一群悠闲的鸽子走来走去,已经完全看不到马杰的人。

                他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我知道,是因为他的“任务”完成的缘故,他不是个喜欢居功、高调的人,所以在完事之后就迅速离开了。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他已经走了多久,但我还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冲着蔚蓝的天空朗声说道:“六指前辈,谢谢您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又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玉面书生已经被我打成重伤,陈局将他绑了起来,代我送往帝城本来准备杀了他的,但是孙静怡既然没死,也没必要再杀他了,生擒也挺好的,符合龙组交代我的任务。

                我也受了不轻的伤,所以在省城中短暂停留两天,养精蓄锐、休养生息,这期间里当然是孙静怡陪着我了。

                世界上最美好的词莫过于虚惊一场,面对失而复得、“死而复生”的孙静怡,别提我有多开心、多欣喜了,几乎二十四个小时和她腻在一起,我们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聊了聊天。

                从她嘴里,我也知道了一些李娇娇的信息,得知李娇娇现在挺能干的,成了真正的商业女强人,在罗城打下了一片天,还准备来省城发展。

                孙静怡和李娇娇是常常见面的,这次我过来了,孙静怡也给李娇娇打了电话,让她过来见我。但李娇娇拒绝了,她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地傲娇,说除非我亲自到罗城请她,否则她是绝对不会来的。

                得,李大小姐牛逼。

                放到平时,我纵容她一下,请请她也就算了,但是现在不行,我还要回龙组交任务,任雨晴也在等着我。

                所以我也没理会李娇娇,而是和孙静怡呆了两天,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后,就准备离开了。

                孙静怡当然要问我为何这么匆匆忙忙,我仔细考虑了下,还是决定告诉她实话,说我要到帝城和别人去结婚了。

                其实我没打算这么早结婚的,在我那个无耻的计划里,我会和所有的爱人一起结婚。但是现在显然是不行了,都怪那个不要脸的千算子,非说任雨晴不嫁给杨家的人就会有血光之灾,那我能怎么办呢,只好去娶她了。

                我把前因后果给孙静怡讲了一遍,孙静怡听完以后,眼圈瞬间红了,我也惊得不轻,说姐,你要是不想我和被人结婚,那我就不去了!

                孙静怡摇着头,又擦了擦泪,低着头说:“没事,你去吧,你别忘了姐就行,我也一直等着你给我穿上婚纱呢!”

                我再也没法淡定了,紧紧地将孙静怡抱在怀里。

                我告诉她,我会回来的。

                第二天,我便离开了省城,因为这是交任务的最后一天了,还有很多遗憾,只能来日再办。

                马不停蹄地赶到帝城,又赶到龙组。陈局已经把玉面书生送过来了,我只要去李主任那里办理手续就行,因为单独抓到了一个s级的通缉犯,我又多了一个一等功,现在无论是功夫还是功绩,我都有足够的资格胜任队长了,并且不会再有任何的人说我闲话。

                什么走后门啊、靠关系啊,不服的话,你也来夺个比武冠军,再抓个s级的通缉犯?

                当天晚上,授予我队长职位的仪式便在训练馆中召开,各路队长和副队长都到了当然除了杨再兴他已经被关了起来,涉嫌多项罪名。在赵组长的安排下,我顺利成为了龙组五队的队长,属于我的专属证书也做好了,我也对着训练馆中的国徽起誓:终生效忠华夏、为国为民而战!

                仪式完成之后,小阎王和猴子他们,还有万毒公子、林婉儿、阿古等人纷纷向我道贺,只有一队队长赵鲲鹏不太开心,缩在角落吹胡子瞪眼的。

                杨再兴被抓了,五队队长的位子也丢了,别提赵鲲鹏的心里有多难受了。但他再难受也没有办法,一切都是照规矩来的,期间没人徇私舞弊,倒是杨再兴一再找我麻烦,最后也没能阻挡得了我。

                除此之外,赵组长也宣布了另外一件事情,即杨再兴杀害手下成员、破坏队长竞选活动的罪名成立,被处以死刑、立即执行。

                这件事宣布过后,阿古也泪流满面,总算是为林玉瑶报了仇。

                虽然林玉瑶一再对不起他,但他还是惦记着这个曾经给过他爱情的姑娘。只是这次过后,阿古终于能够彻底地放下林玉瑶了,毕竟斯人已去、情难再续,阿古也彻底地死心了。

                还有就是,杨再兴既然死了,龙组六队的队长位子也空出来了,也就是说还得再来一场队长竞选活动,过上几天就会启动。这次不用说了,阿古肯定铁板钉钉,毕竟所有的副队长中,已经没人是他的对手。

                就是林婉儿,也没法再拿林玉瑶做文章了,阿古已经变得百毒不侵、百炼成钢。

                当然,这些事情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至于我,当然要拿着龙组队长的证件,马不停蹄地赶往杨家。

                这一次,我终于能够光明正大、昂首挺胸地到杨家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