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问尊仙 > 第三百零九章 真相

            问尊仙 第三百零九章 真相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后山,密林中。

                一道身影正在半空中疾行着。

                倏地,这道身影在半空一顿,猛然停了下来,露出了一具身穿朴素白袍的青年。

                而在这青年脸上,陡然浮现出惊愣和呆滞之色,随即在这神色中,又透漏着几分慌张。

                这青年,自然就是脱离兽潮,朝着雨诗那边疾奔的牧语了。

                此刻的牧语,已经陷入了一个da麻烦,因为有一道阴森森的声音,霎时在他脑海中响起﹕

                “速速带老夫出去,否则直接吃了你的元神!”

                ……

                牧语没有任何犹豫的,令那稍稍停顿的身形再次疾奔起来,而且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有余。

                “你是谁?”高速穿梭中,牧语渐渐地冷静了下来,声音沉稳的问道。

                “你现在不必知道老夫的来历,等出了这后山,老夫自会告诉你。”那声音很苍老,仿佛跨越了无尽的岁月,从遥远的时空彼岸传来。

                牧语心头微微一颤,觉得这苍老声音的主人,绝对不是自己所能对付了得,如今之计,只能听他的话,乖乖的朝着后山出口疾行。

                而顺路,牧语也去了趟那座山洞,直接在虚空丢出一道“炸雷”法术,伴着“隆隆”一声巨响,一道娇小的身影瞬息冲了出来。

                “你没事吧?”雨诗抱着一只雪白的小猫,俏脸流露出焦急色,连忙问道。

                牧语微微一笑,心中的不安并没有流露在言行上,揉了揉雨诗的小脑袋,说道﹕“走吧,现在就离开这座后山。”

                “这么快?我感觉连三分之一后山面积都没逛到呢……”雨诗小声嘀咕道。

                牧语平静地说道﹕“后山有变,或许已经惊动了宗门,再不走,可就要被宗门长老逮个正着了。”

                听牧语如此说,雨诗没有在坚持,点了点头,便单手掐出一道剑诀,“咻”地一声,一把绿色宝剑在虚空中暴涨到一丈多长,冲牧语嘻嘻笑道﹕“上来吧,接下来就由我驭剑,你站在一旁好好歇息。”

                牧语点了点头,双脚轻轻地一抬,就飘也似得,落在了面前的这柄绿色宝剑上。

                “咻!”

                倏然,随着雨诗手决一变,两人脚下的绿色宝剑,就化作一道翠绿的光芒,一闪的没入了云空中,眨眼就化作一个绿点,消失在了天际之中。

                ﹡﹡﹡﹡﹡﹡﹡

                雨诗的驭剑术极其的精湛,一路飞的都很平稳,而且速度相比牧语,也是略快一筹。根据牧语的分析,她这手驭剑术,应该是经过改良强化的,远比修仙界所流行的‘驭剑术’神妙的多。

                仿佛觉察到了牧语的心思,雨诗一边操控着飞剑,一边骗着小脑袋,嘻嘻笑道﹕“怎么,眼馋啦?求求我,我教你呀。”

                牧语撇了撇嘴,直接在雨诗的后脑勺上,赏她了一个爆栗。

                “哎呦~~你为什么打我?”雨诗怒叫道。

                “瞧你刚才那得意样,不就是经过改良强化的驭剑术吗?又不是什么仙术,在宗门花点贡献值,或许就能得到了。”牧语淡淡地说道。

                “怎么可能!这可是师傅特意为我改造的,是独一无二的哦,连宗门都没这样的驭剑术!”雨诗不屑地说道。

                牧语听后,眼眸微微一闪,要知道,即便是最普通的一阶火球术,想要在此基础上进行改动强化,都不是一般人能做成的,最起码以牧语现在的境界,连接触都没接触到一丝!

                “看来,崇山真人的本事还真不小啊……”牧语嘴中叨咕了一声。

                “那是当然!师傅的实力不光在众多长老中位列中上,而且对术法的理解与感悟,连掌门都自愧不如!”雨诗挺了挺一对小胸脯,傲娇道﹕“还有还有,师傅的眼光也一向很毒辣,挑选的弟子无不都是人中龙凤,如大师兄,在昆子榜上位列第三,仅次于少掌门和第二名的那个妖孽……”

                “在昆子榜上,你又位列几名?”牧语突兀问道。

                “呃……这个……”雨诗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撅着小嘴,嗫嚅的说道﹕“这个,这个就不重要的啦……”

                牧语好笑的看着她,心中也是蓦然惊动。记得那个青年说过,自己在这‘昆子榜’上,现在排位第二十三名,而这个排名,仅仅与李彦彬一战后,就立马从默默无闻,蹿升到了宗门年轻一辈,前三十的高手………

                要知道,与李彦彬斗法时,牧语没有用任何的法器,单凭肉身力量,就对前者形成了绝对的优势,近乎达到了碾压的地步,然而,即使如此,他的排名也就在二十几名处上下浮动,估计这几天,他的排名应该会往下掉一掉,毕竟除了前十名几乎保持了固定外,其余排位的名次,几乎一天,甚至几个时辰就是一变……

                而杨天龙的名次,却位列第三名,这一点,倒是让牧语感到很意外与惊诧。

                在牧语的脑海中,也不禁回想起了那张阳光俊秀的脸庞,和气度不凡的身影。听雨诗说,大师兄平日里待人很温和,而且一直不显山不露水,或许除了师傅外,谁也无法估摸出,大师兄杨天龙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很快,飞剑就驾临了后山通道处。

                缓缓地降落下来,瞧着近在咫尺的出口,雨诗顿时犯了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牧语皱了皱眉,如果强闯的话,他倒是有六成的把握,成功的脱身,然而这其中,也是存在着暴露身份的风险,毕竟之前两人可是硬闯过一次,这群人不可能没有丝毫的防备……

                突然,牧语神色一动,脑海中蓦然再度响起了那苍老的声音﹕“径直走,老夫有办法。”

                点了点头,牧语拉着雨诗的小手,摆出噤声的动作,随即就大摇大摆的朝着出口走。

                “你干什么?”雨诗吓了一跳,连忙传音道。

                “噤声,一切有我呢。”牧语捏了捏雨诗的手指,传音说道。

                当两人走到出口旁的时候,突兀地,一片薄薄地灰色雾霭浮现而出,清凉的气息瞬息裹住两人的躯体,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几个看守者面前晃动,后者也如瞎了一样,什么也看不见。

                雨诗惊讶的瞧着牧语,发现后者的脸庞上,竟也是流露一丝讶色,当即柳眉倒竖起来,迟疑少许,终究没有问。

                当两人前脚刚刚离开后山,窜入茫茫林海之中时。

                天边,一阵阴风蓦然刮来,不多时就降落在后山入口的那座大门前。

                “后山禁地,来人止步!”一名弟子大叱。

                “喋喋喋……”倏然,一阵尖锐刺耳的笑声响起,一具皮包骨老者,从阴风中显露出其身形,塌陷的眼窝中,那对漆黑的眸子,乌溜溜转动的盯着这几个年轻弟子看,如饥渴的豺狼一样,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你,你是何人?”几人大惊,眼前这怪人,与一具干尸几乎没什么区别,怎么看都不像是正派的修仙者……

                “哼,老夫的名讳,汝等无需知道,赶紧滚开,老夫要进去!”皮包骨老者冷哼一声,浑身透发出一股磅礴的灵压,真的几人气血翻涌,仿佛有一股怪风,吹的他们的身体,“蹬蹬”的朝旁飞退了几步,让开了一条道路。

                “呼!”当皮包骨老者大半身,迈入那座白玉大门时,倏然,一阵阴冷的怪风席卷而来,在几人身上飞旋几下后,就顺着皮包骨老者的天灵盖,钻入了他的体内。

                “这就当作你们这几个后辈的一点孝敬吧……喋喋喋……”阴悚的诡笑声再次响彻漆黑的晚间,留下几个面色苍白,精神萎靡的宗门弟子,皮包骨老者瞬息冲入了白玉大门内,眨眼就是几个纵跃,不见了踪影。

                ﹡﹡﹡﹡﹡﹡﹡

                离开后山后,伴着清凉的晚风,牧语和雨诗前后站在一柄飞剑上。

                少许,牧语低下头来,在雨诗耳边轻声道﹕“好了,我要回去了,你也尽快回府吧。”

                “哦。”雨诗乖巧的点了点头,一双黑眸,充满了淡淡地不舍。

                牧语笑着揉了揉雨诗的小脑袋,随即一个纵跃,祭出飞剑,朝着自己的府邸,“咻”地一声飞去。

                望着牧语越飞越远的背影,直至化作一个小黑点,完全不见时,雨诗才咬了咬娇嫩的唇儿,继续驭剑,破空飞去。

                “哧!”

                降落在府邸大院,牧语的脸色渐渐地阴沉起来,少许,他吐出一口浊气,平淡地说道﹕“前辈,还不出来解释一下吗?”

                “你不怕我?”少许,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的小命就攥在你的手上,你想让我活就让我活,想让我死就让我死……所以,我又为何怕你?”牧语平静道。

                “呵呵,小家伙年纪不大,但胆色却一点不输于枭雄之辈……”一阵笑声响起,随即,牧语的储物袋闪出一件物事,猛然在虚空中放大。

                是炼鬼幡!

                牧语暗惊,虽说自己在炼鬼幡留下的烙印和精血犹在,然而此刻他不论怎么召唤,这炼鬼幡都不听使唤的一侓不理睬他的任何命令。

                缓缓,一道身影自那炼鬼幡里走出。

                “是他!”牧语心中暗叫,但并没有太多的讶然与震惊,因为在先前,那苍老声音的来历,他已经在心中列出了无数个嫌疑人……

                而这苍老声音的主人,便是牧语和雨诗,曾在那座庙宇见到的那个铜人!这老者,仅仅一个气息威压,就让百余只强悍无比的白衣大鬼匍匐在地,这种实力,称其为‘鬼仙’都不为过!

                “晚辈牧语,见过前辈。”牧语压下心中的念头,恭敬的朝着这老者一拜。

                “老夫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的疑惑和不安,不过,老夫可以向你保证,你若能老老实实的,老夫保证不害你一根毫毛,甚至还会送你一桩大造化。”老者淡漠道。

                牧语连忙称是,有了老者这话,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也是缓缓落地,甭管老者说的真假,最起码现在的他,还没有加害自己的想法。

                ……

                气氛沉默了片刻,牧语眼中犹豫敛去,一咬牙,便冲老者拱了拱手,问道﹕“敢问前辈的名讳?”

                “你可以叫老夫邙山老人。”

                “邙山老人?”牧语嘴中叨咕了一声,细细地一想,没有任何的印象。

                瞧着牧语那副神情,邙山老人淡淡地说道﹕“岁月变迁,乾坤挪移,想必知道老夫名讳的人,已经是历史中的人物了吧?”

                “其实,在千年前,老夫也是昆灵宗的长老。”邙山老人轻声道。

                “什么?!”牧语震惊。

                “千年前,老夫从宗门藏经阁里,无意得到了一部鬼修宝典,起初老夫只是把它当作一个参考典籍,海纳百川,融汇各个大道典籍,来证自己的‘道’,然而,老夫仅仅刚看上一眼,就深深地陷入进去,不可自拔了……”邙山老人轻叹,开始娓娓道来。

                原来,在千年前,邙山老人开始痴迷修炼鬼修之道,小成之时,结果突然出了岔子,导致肉体崩解开来,但也因祸得福,炼成了‘不死阎王体’,近乎达到了不死不灭的程度,后山得到宗门的帮助,邙山老人的鬼体境界,越来越高,直至快要大成“不死阎王体”时,时任昆灵宗掌门,却强制命令邙山老人隐居后山,帮助宗门训练和培养一支无敌的鬼灵军团!

                邙山老人不愿,与时任昆灵宗掌门爆发大战,结果被镇宗法宝击伤,几欲大成的不死阎王体,一路跌至小成,并在其体内留下了法宝打出的天地道纹。

                千载风云,一晃即逝,因这可怕的天地道纹的镇压,导致邙山老人一直寸进不得,空有近乎不灭的寿元,却无法打破这桎梏,苦苦地在原地踏步……

                “真的能不死不灭吗?”牧语轻喃,神色流露出了迷茫,如果修炼这部鬼道宝典,就能不死不灭的话,那么自己还修什么仙?哪怕达到天仙层次,也有寿元干枯的时候!

                “这世间,哪有什么不死不灭?强如仙人,都有寿元限制,一样会死!只不过,老夫的寿命要远比同阶修士悠久多罢了,试问,那个结丹,甚至元婴修士,能像老夫这样,活了近两千岁而不死的?在这基础上,说是不死不灭,虽然有些牵强,但也并不无道理……”瞧着牧语神色中的迷茫,邙山老人缓缓地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