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亡而复生 > 25 等你有多苦

            亡而复生 25 等你有多苦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所有人都感到了意外,谁也没有想到,冯梦欣竟在家里藏着。

                冯梦欣走到了冯建彬跟前,她几乎已经泣不成声,她痛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死我妈妈,为什么你要杀死我妈妈!”

                冯建彬头低的很低,他拿烟的手,有一丝颤抖,不过,他随后将烟头丢掉,抬起了头,但眼神不敢与冯梦欣眼神交接,他说:“是你妈妈当初想要杀我的,她先无情的,如果那天你妈妈得逞了,死的人可就是我!是我啊!难道我死了,你就很高兴吗?”

                冯梦欣哭泣的喘息声已没那么重,他的眼神,变成了恨,她说:“你该死!”

                “我该死?”冯建彬整个人不再拘谨,放开了,冷笑一声,靠住沙发,瞪着冯梦欣说,“老子算是白养你了,你敢咒你老子死,好,你真他么的是个好孩子,老子算是彻底看明白了,你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爸爸!”

                冯梦欣笑了,格格的流着泪笑了:“爸爸?爸爸?从我开始记事儿起,就搞不清楚爸爸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小时候一直抱着我的是妈妈,喂我饭的人是妈妈,我半夜发烧,搂着我哭到天明的人是妈妈,我笑,她就笑,我哭,她就哭,我能感受到家的人,是妈妈,是妈妈!”

                冯建彬脸扭一边,摇摇头,却不说话。

                冯梦欣看向了天花板,她眼神变得空洞,似乎在追忆,她平静的说:“妈妈,是个非常瘦的人,她爱剪短发,我问过她,你为什么不留长发,她对我说,因为你爸爸说过,我留短发最迷人,妈妈说,爸爸是个说话十分幽默的人,很会疼人,让我以后长大了,找对象一定要找一个像爸爸那样幽默,而又努力挣钱的人,我问妈妈,为什么爸爸不回家,妈妈说,爸爸在外面挣大钱,挣了大钱,到时候回来就会带我们过上好日子,让我有漂亮的衣服穿,让我去很好的学校学习,放假了可以去好多好多地方玩儿……”

                “但是,爸爸始终没有回来,我有很多次,见妈妈一个人看着窗外发呆,有时候她莫名的流泪,我走过去,她就把眼泪藏起来,赶紧打发我去干别的事,不给我问她为什么哭的机会……”

                “有一天,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我刚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还没下晚自习,妈妈来了,跟老师说要接我回家住,我见她这次是异常的高兴,她跟我说,爸爸在外面挣到大钱了,她说爸爸快回来了,我发现她开始梳妆打扮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打扮自己了,我真的没发现,原来她是那样的美,她笑起来,真的比花都好看……”

                冯梦欣笑了,好像她已回到那天,她说:“那一晚,是妈妈最美的一晚,那一天,是我见妈妈最快乐的一天,妈妈说了好多好多话,我也感到了,好像真正的幸福就要来了……”

                冯梦欣眼神忽然黯然,嘴唇发抖:“但过了好几天,爸爸还是没有回来,妈妈又把我送回了学校,就在我回校上课的第三天,老师告诉我,我的妈妈……死了……”

                冯梦欣看着冯建彬:“妈妈等你等的有多苦,你知道吗,最后你却杀了她。我恨你,我恨你!”

                杨树恒站了起来,说:“冯建彬,等待你的,就是法律对你的制裁!”

                冯建彬狠狠的笑了,说:“警官,你知道为什么听我唠嗑的人不多吗,那是因为,听完我唠嗑的人,基本上,都死了。”

                杨树恒说:“你觉得,你能杀了我,逃走?”

                冯建彬两只手举过头顶,开始做手势,有点像聋哑人的手语,杨树恒心想,这是在故弄玄虚什么鬼东西,正想着,他忽然脑子里开始一阵眩晕,人差点没摔倒。

                老土哈哈笑起来,说:“你抽了彬仔的烟,等于将命已经给了彬仔,你今天还想活着出去!”

                杨树恒走不动,又跌坐了地上。

                冯建彬说:“警官,我看你也是个硬汉,爷们,所以才不让你死的不明不白,我还是有一些道义的,你还有没有要问我的?”

                杨树恒拍拍头,还是晕乎乎,他哼一声,说:“看来我是死定了?那好,那你告诉我,杨娜是不是也是你杀的?”

                冯建彬认真的说:“不,不是我,杨娜的死,与我真的没有关系。”

                “不是你?”杨树恒实在不解。

                冯建彬说:“你还有没有要问的。”

                杨树恒摇摇头。

                冯建彬说:“那好,你没有要问的,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

                杨树恒说:“想问什么?”

                冯建彬问:“你在那个通道里,有没有见到一片血色的枫叶?”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