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乌托邦之壁 第10章 柔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知秋回头,沁人的香气从面前钻入了鼻腔。望着眼前的少女,不由得呆住不动。

                少女留着清爽的短发,睫毛浓密,未施粉黛的朴素脸孔也有着天然的魅力,校服的裙摆随着微风飘荡,那双眼睛如同神灵惠赐的宝石一般闪烁发光。

                楚纤她很漂亮,这并不是知秋呆愣的原因。同时她也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在墙壁之内一同长大,再漂亮知秋也习以为常。只是今天……给知秋的印象并不像是往常那样。

                女孩明显将知秋的愣神当成了别的什么东西,如同调皮抓伤了主人的手腕,而之后舔舔当作补救的宠物猫咪。知秋并不是那么强壮的体质,女孩虽然同样纤细,绷紧的身体之内却依旧藏有丰富的力量。一时间还担心自己是否因为大力的拍击,给男孩拍出了什么好歹。

                情急之下不由得凑近知秋,双手也没有主观意识地抚摸上知秋的身体,探寻着伤口,在坡道上堂而皇之地演绎出极度暧昧的景象。

                其实她并没有使用多大的力气。知秋不至于强壮却也不是鸡仔般的孱弱,身上确实有着昨日的激烈行为所留下的伤口,在女孩的牵动之下拉起了连绵的痛楚,知秋却并不在意这些。

                而真的抚摸到伤口的楚纤则是大惊失色,红润的脸蛋霎时间变得煞白无比,刚要询问知秋为何伤痕累累之时……被少年抢先一步捂住了嘴巴。

                虚假的和平依旧是表面上的主旋律,若不能维持如此,那么他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防御作为也就付诸东流。

                楚纤不是笨女孩,知秋既然有隐瞒的意思,她又岂会看不清楚?

                只是双眼之间的一流传,彼此的心意早已通透清晰。

                少女樱红的唇瓣印在知秋的手掌上,触犯柔软热润,情急所致知秋貌似做了相当冒犯的举动,他的身子贴的很近,感觉就像扑倒在阳光熨晒过后的棉被中,少女身体独有的香气更加刺激,已经沾染到了他的浑身各处。周围的同学脸红耳热地躲开,对于他们的刺激或许太强了。

                楚纤却是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眉宇之间除了些许的惊讶和羞赫,一点一滴充斥的都是对于知秋的绝对信任。

                知秋其实是知道的,身受美貌的少女的如此爱慕,又岂会完全不知晓呢?

                世界万物都变成了液态的形状,少女身体化作的温柔水团轻轻地包裹住了自己,带着他一起沉浸水面的地下。无数闪烁着画面的水团,或金色的,或灰色的,蕴藏着各种情感各种经历,目所能及的记忆中,俱都是少女陪伴自己一起的身影。他随着重力一路轻悠悠地下沉,经过水团记忆装饰的时间洪流,唯有围绕着周边的柔情水团一直都在。

                若能够将知秋认知中的重要事物分割四个板块,楚纤足足能够占据四分之一。

                那么多目光所及的记忆间隙,她其实陪伴着自己,已经成为了无法分割的灵魂整体。

                自己其实从未孤独。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至少会有一个坚定站在自己身边存在。

                一个和两个,一个数量的增长,单纯的数字翻倍,所具有的意义却是天壤之别。

                或许她是能够托付秘密的对象?真相意味着危险。农场的饲养者们无法对一位知情者善罢甘休,如同踏上横跨悬崖的钢丝,踏出了第一步,便真的将自己的性命作为了赌注。

                他自然不想将珍爱之人带进危险里面,事实却是自己一个人无法应对这一切,光是怀揣秘密的孤独感都要将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迫切地想要寻求他人的帮助,却无法真的下狠心将他人给带入残酷的修罗场。

                “你在害怕什么?”楚纤带着柔情说道。

                知秋突然一惊,下意识地抚摸自己的脸庞,认为自己挣扎的内心是以某种表情暴露出来,摸到的只是一张扑克脸而已。

                他隐藏地很好,甚至是激发了体内的演员潜质,他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危险的事情,表面上却依旧平常如昔。

                少女并没有看他的脸,而是笔直地盯着他的眼睛。

                她双手强硬地拖住知秋的脸庞,迫使他无法转移自己的视线,语气之中带有着一丝的严厉:“你又在考虑很多东西了。”

                因为她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啊,很多东西根本无法逃脱她眼睛,她甚至有很多种方法让他根本无从说谎。

                “别再在意那些没有用的固执了!”她严厉地说道,眼神中的担忧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独一份的坚毅,“很多事情……你想不想说是一回事,我想不想知道是另外一回事!我自然想知道!只要是阿秋的事情,就算给我带来麻烦也没有关系啊。”

                “所以告诉我吧。”

                刹那之间巨大的暖意席卷了全身,名为楚纤的少女已经超出了她本身身体的大小,不再是柔软的水团,陡然扩大成了温泉的瀑布,朝着他的头部一路淋将下来。

                她从来不是什么徒有华容的花瓶,她更像自己肢体的延展,随着相处的时间越长,也变成了越为得心应手的存在。美丽的女孩不是要被他捧在手心之中精心呵护的花朵,而是和自己并肩而立的,一同奋战前往的骄傲战士。

                周围响起惊呼,楚纤的行为太过大胆,若是周围的人抱着深感兴趣看戏的心情的话,那么他们自然看到了符合胃口的一场好戏。然而少女对这些眼光浑然不觉,意识到心爱的少年正处在迷惘之中,自然不是再在意那些虚假矜持的时候了。

                她的强大之处从中能够体现一丝一毫。

                作为回应,知秋以强作平静,却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一点颤抖的声调回答:“好。”

                而在远处,再远一点的地方,大腹便便的校长正站在窗边看着外景。

                明明知秋所在位置的视野,在他的眼中仅仅只有一个黑点而已,很多的景象他却依旧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准确说,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知秋的身上。

                “青春……”他听不见什么,但是所有的事情都看见了,跟所有人相同,他也只看见少年少女们贴在一起的暧昧场景。

                “青春,不错啊,好好享受吧。”校长微微睁开眼睛,眼眸中有些许的红光闪过,微笑的表情符合他资深教育者的形象,或许此时应该用注视着自己茁壮生长的牲畜的牧民形象要更加恰当,“毕竟青春只有一次。”

                而其中最有潜力的【高级品】,自然应该格外关注。

                有一点算错了。

                知秋还想着尽可能地伪装自己,殊不知早已被牢牢地锁定了身份。

                他从来就是孤独的,远远不止现在以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