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第五章 惊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碧蓝的海面如同一条不住起伏的美丽地毯,白色浪花是点缀这条地毯的斑斑纹理,当木船驶进时,细碎的浪头就在船头“绣”出点点白花,在同样如洗的天空映照下,似乎整个世界都辉映在一片蔚蓝之中。

                阳光照在身上显得暖洋洋的,只是溅起的海水拍打人脸,就显得异常冰冷。

                天气好的时候,地中海的风景是很迷人的,行船也是件十分惬意的事,虽然对渔夫们来说在地中海上打渔不算是个最好的营生,可在商人们眼里,地中海却是上帝赐予不可多得的恩物。

                如今的所谓远航更多的依旧是延循着古老的航向,沿着海岸边小心翼翼的航行,和阿拉贡或是卡斯蒂利亚的那些冒险家不同,地中海上的旅行者们总是小心翼翼,不肯让自己把脚步往大洋更深的地方多迈出一步。

                海岸线的崎岖多变为旅行者们提供了足够多的避风港,让他们总是可以在天气恶劣时候找到个安全些的港湾,或者是找到个能喝上热汤的村庄,这也是让在地中海上旅行的人们满意的地方。

                所以对很多水手们来说,到遥远危险的非洲和神秘莫测的大西洋上去冒险,就多少有些太疯狂了。

                乔尼尼娴熟的操纵着他心爱的渔船,虽然这条船并不适合远行,看在那几个金币份上,他也并不在意多跑一段路。

                那个叫坤托的商人话不多,上船之后就找了个还算舒服的地方坐下来,用一块毯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再戴上那顶宽檐帽,只露出一张脸就开始打盹。

                乔尼尼时不时的会打量一眼这个人,不过他更多的时间是和丁慕“较劲”。

                刚开始的时候,见到丁慕,乔尼尼险些放弃这笔很不错生意。

                在乔尼尼眼里,丁慕显然已经变成他命运中那个头顶双角,背插黑翅,尖鼻立耳的魔鬼了,如果不是看着他一身修士打扮,乔尼尼差点从船板上扣下几块盐旮沓砸过去。

                就算是这样,在出海之前乔尼尼还是特地跑到码头上找一个卖圣像和赎罪符的家伙,花大价钱买了几个小玩意戴在身上。

                所以一路上乔尼尼的一双眼睛总是围着丁慕转个不停,好像他随时都会做法把自己这条可怜的小船掀翻似的。

                丁慕却并不在意乔尼尼总是投过来那好似望着“真爱”才有的火辣眼神,他在琢磨以后怎么办。

                丁慕自然没想过真的要一直当这个坤托的仆人,而且他多少有些怀疑修道院长和坤托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个秘密可能牵扯到什么人和事他不知道,可很显然修道院长让他顶替莫迪洛的名字出去旅行,这多少有些不正常。

                如果自己真是个叫亚历山大·朱利安特·贡布雷的希腊少年,也许不但不会对修道院长的那套说辞起疑,甚至还要感激涕零一番,可实际上丁慕不但没有所谓亲人可以寻找,更不是按人们猜测的那样,是个还不懂事的孩子,所以他很快就闻到了其中某种阴谋的味道。

                只是这是个既难得又安全的离开圣赛巴隆的机会,所以丁慕才决定抓住这个良机。

                不过出海两天,除了乔尼尼总是用那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他之外,一切都还算顺利。

                因为没了伙计,丁慕成了乔尼尼的临时帮手,这两天中在他学着如何给那张直帆打活扣的同时,渐渐的也清楚了如今西西里岛上的局势。

                现在的意大利,正是贵族割据相互征伐的混乱时代,而西西里岛,则是所谓“两西西里王国并存”的时期。

                让丁慕这种自小就接受了大一统思维熏陶的有为好青年感到不解的,是一个远在地中海另一边,听上去就八竿子打不着的国王不但继承了这座地中海上最大岛屿的王位,而且还主动把这个地方分成了两个部分让自己的儿子们分别继承。

                当然这些都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如今的西西里国王是阿拉贡的费迪南,而巴勒莫则是这个几乎就没见过自己国王的王国首府和主教区所在。

                想到主教区,丁慕偷偷摸了摸口袋,那里面装着修道院长给巴勒莫主教的信。

                “给我点水,”坐在后面的坤托忽然开口,他双眼盯着丁慕看了下,然后又把湿漉漉的帽子往头顶压了压“快点。”

                丁慕从船板下的木格里拿出陶泥水壶递过去,当他的手与坤托无意相碰时,对方手上瞬间一紧,水壶被突然拿走。

                “我们到哪了?”坤托把水壶还给丁慕,忽然又问。

                “很快就到可莱切,”乔尼尼向海岸上张望了一阵“如果风向不变,也许我们还可以赶上在可莱切吃上顿热乎的晚饭。”

                “那就到时候叫我。”坤托说着抻了抻毯子,又用帽子把头脸完全盖住,似是又睡了过去。

                看他一动不动的样子,丁慕却总有种只要稍微有点意外,这人就会突然跳起来的感觉。

                虽然不经常出远门,乔尼尼对路线还是熟悉的,当不远处的海岸线快要笼罩在黑暗中,海上也开始变得风高浪疾时,乔尼尼的船驶进了一座略微凹进的港湾,看着岸上越来越近的渔村灯光,乔尼尼裂开嘴巴吹了个轻佻口哨:“我们到地方了,可莱切村,这地方有我们需要的一切,烤鱼,啤酒还有暖和的床,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在这舒服的睡一觉,要知道从明天开始我们要赶很远的路呢。”

                始终没开口的坤托看着渐渐靠近的渔村点点头,说了句“这地方不错”,就把身边的包袱抓在手里,站到了船头。

                这时候天色已经差不多完全暗下来,坤托的背影在远处渔村灯火的衬托下显得有些模糊不清,看着他的背景,乔尼尼的眼睛忽然睁大,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

                随后他向丁慕挥挥手,继续大大咧咧的说:“快点来帮我一把,我们还要赶着吃晚饭呢。”

                可莱切村不止有烤鱼啤酒和温暖的床,乔尼尼在这里显然是个名人,见到他有人就亲热的打招呼,当两个身材丰满的女人见到乔尼尼立刻发出喜悦大叫后,丁慕就明白他吹那个口哨的含义了。

                “你在这很受欢迎,”坤托打量着四周,乔尼尼把他们带到了渔村一间看上去还过得去的小旅店,在这里他受到了更热情的接待,不过坤托显然不想凑那个热闹,而是选了靠角落的一张桌子,和丁慕一起默默的吃着晚饭,直到乔尼尼手里满嘴酒气的回来“看来这儿的你都认识。”

                乔尼尼抹掉嘴角的碎肉呵呵笑着:“我以前曾经在这里呆过段时间,那时候我还年轻,刚从家里跑出来,你知道年轻人都喜欢到处惹是生非。”

                坤托点点头似乎表示理解,然后就不再说话。

                “我让人给你们安排个住的地方,不过只能两个人挤在一起,”说到这,乔尼尼回头看看柜台的方向,那里正有个丰满的女人向他抛媚眼,于是他脸上露出了个暧昧的笑容“晚上我不回来了,明天一早我会来叫你们,祝你们睡个好觉。”

                说完咧嘴一笑呲出满口黄牙,挤过人群,向那个如同一头汁液充沛的奶牛般的女人走去。

                坤托两人则跟着旅店的老板穿过条狭窄的走道,进了个紧靠里面的房间。

                房间很简陋,除了一张床和一把看上去还算结实的椅子什么都没有。

                坤托把包袱往床上一扔和衣躺下,很快就传来了阵阵闷响鼾声。

                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可疲劳让丁慕也觉得眼皮发重,很快就沉沉睡去。

                睡梦中,丁慕忽然觉得呼吸急促,他猛然睁开眼,立刻看到坤托近在眼前的脸,而他的嘴巴正被坤托用手掩住!

                丁慕大吃一惊,刚想反抗,却感到脖子骤然一冷。

                一柄锋利的短剑正抵在他的咽喉下!

                “嘘……”

                坤托竖起短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与此同时,丁慕听到了几不可闻“咯吱咯吱”撬动门栓的声音。

                “不要出声,”坤托在丁慕耳边低声吩咐,又指指门口的方向,见丁慕不在挣扎,坤托先微微松手,然后慢慢放开他“去藏好,有人来了。”

                丁慕轻轻点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他明白这不是好兆头。

                在这个随时会被疾病或战争夺去性命的动荡年代,旅行者被谋杀是很平常的事情。

                坤托在黑夜中向前摸索,他的短剑藏在宽大的袍子里,看不到一点反光。

                这让丁慕再次肯定这个人绝不是个普通商人,至少他很会藏匿行踪。

                房门轻轻一动,随即伴着砰然大响被人从外面用力踢开!

                两条人影猛闯而入!

                黑暗中丁慕看不清坤托的动作,只见到突然从门旁冒出的身影和飞快闪动的一抹光亮。

                一个闯入者发出痛苦惨叫,短剑从他肋下戳入,刺进了他的内脏。

                那人的喊声还在继续,坤托已经抛下他扑向另一个人。

                他手里短剑划着弧光砍向对方脖子,那人本能的抬起手臂挡在眼前。

                出人意料,短剑砍在对方手臂上却只砍破了衣袖。

                坤托一愣,对方已经举起手,用剑柄狠狠砸在坤托肩膀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丁慕甚至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已经摔倒在地,翻滚扭打起来。

                躲在后面的丁慕隐约看到之前被坤托刺倒的那人用剑拄着地,挣扎着试图爬起来。

                虽然怀疑坤托有什么阴谋,可现在这个时候却不容他多想。

                他抓起了手边的椅子高高举起,在落下的瞬间,丁慕与那人抬起的目光相遇。

                看着即便是在黑夜里也能察觉到的恐惧眼神,丁慕手顿了一下,随后狠狠砸了下去!

                黑暗中充斥鼻端的血腥味让丁慕全身颤抖,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亲手结束一个人的性命。

                肩膀忽然被紧紧抓住,丁慕本能的举起椅子,却被攥住了手腕。

                “当心点,小家伙。”

                坤托低声呵斥,在他脚边的地上,敌人已经一动不动,随着坤托点燃鱼油灯,丁慕才发现那人脖子上扯开了个很大的口子,血水正不住的往外喷涌。

                坤托从地上捡起那两人使用的短剑,他的脸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那是两柄呈狭长三角形的刺杀短刃,在接近盾式护手的部位剑刃被刻意磨出两排凹槽,在灯光下,闪着冰冷光芒的短剑看上去令人生畏,可这都不如坤托脸上的神色令人担心。

                坤托见到这两柄短剑先有些惊讶,随即就变得紧张。

                “怎么可能。”

                他蹲下来搜两人身上的东西,当翻开之后那人的袖子,发现那人手臂上绑着副结实坚硬的牛皮护腕,之前他就是一剑砍在这护腕上的。

                当他从两人随身的口袋里翻出一个装满金基尼的钱袋时,坤托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跟着我。”

                他抓起包裹背在身上,向丁慕招招手,提着油灯走出房间。

                丁慕稍一犹豫就从地上抓起另一柄短剑,跟了上去。

                走廊里静悄悄的,好像整个旅店里的人都还在睡觉,根本没有察觉刚刚发生的厮杀。

                丁慕紧攥着短剑,心脏剧烈跳动,异乎寻常的安静让他紧张不安。

                忽然,刚走到楼梯前的坤托脚下一停,就在这时,走廊对面的窗子外突然坠下一条人影!

                那个人影悬在窗外左右摇晃,在月光的照射下,丁慕清楚的看到他歪着的脖子上一条绳子通向上面。

                月光照到那人脸上,丁慕才认出是之前和乔尼尼相互眉来眼去的女人!

                就在这时,他前面的坤托忽然转身,伴着剑光一闪,丁慕立刻陷入了黑暗之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